【菲律賓】「馬拉韋衝突」留下死亡和毀滅的痕跡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今年5月至10月的馬拉韋(Marawi)衝突中,一群激進份子與自稱是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的武裝團體結盟,菲律賓軍方便與這群激進份子交戰,然而民答那峨島的居民為此付出了沉重代價:數十人死亡,而他們的家園和財產都遭到嚴重破壞。

 

根據9月在民答那峨島Lanao del Sur省所進行的調查和研究,《「馬拉韋衝突」:發生在菲律賓的死亡與毀滅》是第一份針對該衝突而撰寫的詳細人權報告。這份報告記錄了,與伊斯蘭國結盟的激進分子如何殘暴地對待那裡的基督徒,包括至少25起法外處決、大量綁架人質及大肆掠奪民眾財產。

 

與此同時,菲律賓武裝部隊拘留並酷刑逃跑的平民,也涉及搶劫人民財物。他們大肆轟炸馬拉韋市內激進份子控制的地區,甚至炸毀了整個街區,導致平民死亡。這表示有必要介入調查菲律賓軍方是否遵守了國際人道法。

 

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變總監Tirana Hassan表示:「這是菲律賓軍方數十年來最激烈的一次軍事行動,馬拉韋的平民百姓因此吃了不少苦。5月戰鬥開始時許多人因逃難而流離失所,現在有數千人正漸漸返回馬拉韋,然而這座城市受到徹底破壞,平民遭到激進份子屠殺,而軍隊和激進份子雙方皆犯下了暴行。」

「與伊斯蘭國有關的激進份子,他們對馬拉韋市長達數月的血腥圍城,導致平民傷亡慘重。尤其是基督徒,他們經常受到殘忍的攻擊,包括恐怖的法外處決。」──Tirana Hassan,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變總監

「與伊斯蘭國有關的激進份子,他們對馬拉韋市長達數月的血腥圍城,導致平民傷亡慘重。尤其是基督徒,他們經常受到殘忍的攻擊,包括恐怖的法外處決。」

 

 

針對平民的恐怖統治

 

馬拉韋市位於菲律賓南方的民答那峨島。© Amnesty International. Basemap data: OCHA, PSA, NAMRIA.

 

國際特赦組織訪談了48名倖存者和目擊者,其中許多人描述道在馬拉韋市,與伊斯蘭國有關的激進份子經常攻擊平民、執行法外處決。

 

多名目擊者表示,在10起個別事件中,至少 25名平民遭激進分子槍殺或割喉。大部分人因身為基督徒而遇害,還有一些人是因為試圖逃離至安全的地方而被殺害。屠殺平民是一項戰爭罪。

 

5月23日早上,40多歲的Adam人在Amai Pakpak 醫院的停車場,在那裡他看到3名激進份子劫持了醫院的救護車,並殺害救護車司機:

 

「我看見他們攔下救護車。他們要[司機]講出清真言 [展現穆斯林信仰的一句話],但司機說不出來,所以他們就對他開槍了……然後他們也來找我,要我背出清真言[而我照做了],所以他們留我活命。」

「我看見他們攔下救護車。他們要[司機]講出清真言 [展現穆斯林信仰的一句話],但司機說不出來,所以他們就對他開槍了……然後他們也來找我,要我背出清真言[而我照做了],所以他們留我活命。」──Adam,一名40來歲的男性

衝突爆發後,6名身為基督徒的油漆工躲在雇主家裡5天,不久後他們試圖逃走。途中他們遭到激進份子追擊,最後他們以運河為掩護前往Lanao湖。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其中兩人,有一名表示:

 

「當我正要[游泳]過湖時,我看到伊斯蘭國[戰士]靠近……我們本來有6人要一起過湖,但我有3位朋友被射中了……我們看到有人在開槍,他一身黑衣,留著鬍子和長髮。」

 

倖存者和目擊者還告訴國際特赦組織,激進份子如何俘虜大量平民作為人質。激進份子強迫他們進行勞動,甚至把他們當作人肉盾牌。至少一名人質被當場處決,許多人受到肢體虐待。

「[他們俘虜我們]之後,他們把我們當作人質帶去一棟大樓……在那裡得聽從他們的命令,被當作奴隸一般使喚。我們必須煮飯、準備食物……如果[我們]不服從命令,他們就會打我們。有一次他們甚至在我的頭附近開了一槍。」──一名20幾歲的建築工人

一名20幾歲的建築工人和其他數十名基督徒一起被扣作人質數星期,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他們俘虜我們]之後,他們把我們當作人質帶去一棟大樓……在那裡得聽從他們的命令,被當作奴隸一般使喚。我們必須煮飯、準備食物……如果[我們]不服從命令,他們就會打我們。有一次他們甚至在我的頭附近開了一槍。」

 

這名人質後來被轉移到其他兩個據點,那裡甚至有更多人質。有一棟大型建築物容納了超過100名人質,那個據點之後遭到空襲,造成10人死亡。

 

難者遭到拘留和虐待

 

有時候菲律賓軍人並不信任從激進份子控制地區逃出來的民眾,於是拘留他們,甚至對他們施以酷刑或其他不人道待遇。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8名曾受菲律賓武裝部隊酷刑的受害者。其中7名是信仰基督教的建築工人,由於害怕逃走會被激進份子抓住或殺害,他們一度被困在馬拉韋市中。

 

其中1名建築工人年約40,他第一次逃離馬拉韋市時被激進份子射中,他也相信自己3名同事就是在那次攻擊中遭到射殺。第二次嘗試,他和同伴們過橋逃離激進份子控制的地區時,遇見了菲律賓海軍並受到拘留。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我們當時還以為自己安全了。但之後他們的指揮官來了,他們說我們是伊斯蘭國的人……他們毆打我們……我被又踢又打……我的夥伴秀出他的身分證,但是那些軍人說他是伊斯蘭國的狙擊手……他們用一支步槍毆打我……他們用電線綁住我們的手腳。我哭喊著,但他們不肯聽。他們很生氣,因為他們有13個人被殺了。 」

 

菲律賓武裝部隊還拘留了另一名逃離馬拉韋市的平民。他整個身體遭到嚴重毆打,甚至被淋過滾燙的液體,他的雙手與背部也被步槍槍托打碎了。巨大的疼痛最終讓他昏了過去,之後他被轉交給紅十字會。

 

困於戰火

 

雖然大多數人在衝突爆發的第一週便逃出了馬拉韋市,仍有數百甚至數千人受困於這場如進行中的戰鬥。5月29日聯合國表示有2,300人仍留在城中,不過由於許多人後來設法陸續逃離,8月底人數降到300人以下。

 

許多長期困在馬拉韋的人是工人,他們活在恐懼之中,面臨的危險包括被激進份子發現,或被炸彈、子彈擊中。據稱許多人因政府空襲而亡,但人數未知。

 

「空襲和砲戰讓我們根本無法入睡……38天來我們靠喝雨水維生……我試著要逃跑,但炸彈就掉在我們大樓附近……當我們終於能逃離時,我們看見屍體在街上腐爛……當我們抵達橋時……軍隊將我們救了起來,然後把我們交給警察。」──一對來自Iligan市的夫妻,他們被困在馬拉韋市

一對來自Iligan市的夫妻被困在馬拉韋市超過5個月,他們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空襲和砲戰讓我們根本無法入睡……38天來我們靠喝雨水維生……我試著要逃跑,但炸彈就掉在我們大樓附近……當我們終於能逃離時,我們看見屍體在街上腐爛……當我們抵達橋時……軍隊將我們救了起來,然後把我們交給警察。」

 

由於進入馬拉韋市受到管制,國際特赦組織無法確認菲律賓武裝部隊的炮擊和空襲行動,是否違背了他們應遵守的國際人道法義務。面臨激進份子的威脅,菲律賓軍方破壞基礎建設、造成平民傷亡等行為是否符合比例原則,且為軍事上的必須行動,尚須進一步的獨立調查以確認。

 

Tirana Hassan表示:「對於應為酷刑和其他人權侵犯負責的人,菲律賓當局必須將他們繩之以法,並確保受害者能獲得適當賠償。政府也必須立即展開有效率且公正的調查,確認軍方轟炸一般平民社區的行動,是否符合國際人道法的比例原則。」

 

對於安全部隊劫掠平民一事,菲律賓政府對這樣的擔憂似乎也有所回應,正在進行調查及起訴中。當局接下來也應確實履行它補償受害者的承諾。

 

2017年10月1日的衛星圖顯示,5月23日爆發衝突後,馬拉韋市幾乎整個東區與部分西區遭到破壞。© CNES 2017, Distribution AIRBUS DS.

 

 

背景資料
 

2017年5月23號,菲律賓政府軍與和伊斯蘭國結盟的激進份子在馬拉韋市爆發衝突。馬拉韋市人口約有20萬人,位於菲律賓南方的民答那峨穆斯林自治區。

 

這些激進份子包括毛特組織(Maute group)與阿布沙耶夫組織(Abu Sayyaf group),他們迅速佔領了馬拉韋市大部分區域,使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宣佈在民答那峨整座島上實施戒嚴,並暫停執行人身保護令。

 

一個月內,這場衝突就迫使了36萬人離開馬拉韋市與其鄰近地區。然而,數百甚至數千人依然困在在被包圍的馬拉韋市中長達數週或數月,不是被當作人質就是被困在雙方交火的戰場中。


這場衝突持續了5個月,導致許多人流離失所、失去性命,大量基礎建設也受到破壞。

 

根據官方數據,這場衝突中共有920名激進份子、165名士兵及47名平民死亡,而從與伊斯蘭國結盟的激進份子手中救出的人質超過1,780人。然而,由於衝突期間政府限制進入馬拉韋市,尚無其他獨立調查可證實這些數據。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