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寫信馬拉松.給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

衛道中學的學生參與2016年寫信馬拉松,在課堂上寫信聲援全球的人權受侵害個案。 ©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一起為人類重要價值並肩作戰

 

親愛的教育工作者

 

參加寫信馬拉松教師計畫的老師,通常都對這個世界有一些信念。不論相信的是人權、是教育、還是人權教育,即使我們面對的老師看起來各有不同,跨越台灣各縣市和學科、擁有全然不同的背景與觀點,每次和教育工作者接觸,都可以感受到眼神接觸或是字裡行間裡透出的靈光。這時候我就會想到「星火燎原」這個成語,或許這形容了不只是教師計畫的初衷,也形容了整個寫信馬拉松全球運動。

 

有時候我回頭看教師計畫的發展過程,覺得它就像是一個有機體,在老師們和我們一起努力的澆灌之下,長成一個有眼睛、鼻子、和手腳的孩子,去年我們創下的行動次數是314,999次,佔全球6.8%,想想台灣和全球人口的比例,我想我們可以說,的確透過寫信馬拉松,我們成為重要的人權輸出國,發出重要的訊息,告訴國際社群:這個東亞的島嶼,在乎、並且勇於為人類重要價值發聲。

 

「發聲」是我們一再述說和推廣的,發聲不一定會被聽見,但許多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發聲卻無比重要,沉默不是美德,國際特赦組織的全球倡議運動人權捍衛者,就是在透過各式各樣勇敢故事,喚起我們心中原始的正義感,激發我們「為正義說句話」的念頭。

 

今年寫信馬拉松的主題是人權捍衛者,他們不是特別容易引發同情的一群人,反而剛好是許多台灣人覺得「多事」、「自找麻煩」的類屬。我想向大家分享今年夏天我去倫敦參加了總部工作坊的經驗,有位講師請大家想一想:「什麼樣的人,讓你能過著現在這樣的生活?什麼樣的人,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你?」回溯到自己出生之前,其實已經有很多人為我們現在擁有的權利站出來發聲了。

 

透過聲援人權捍衛者,我們其實就正在聲援他們捍衛人類重要價值的信念。雖然很多地方離台灣非常遙遠,可能我們一生都不會去一次,但我們支持當地的人權捍衛者,就是捍衛那裡的人們與他們的下一代,以及捍衛我們身為人類共有的一些信念和價值。我也邀請您,參考教師手冊中的「人權捍衛者」教案,激發學生一起思考誰是台灣的人權捍衛者,並且邀請他們一起成為人權捍衛者,勇敢站在自由、人權這一邊。

 

作為一個長期投身NGO領域的工作者,我經常覺得台灣社會的善念很多,基於善良動機的思辨和行動卻往往太少。寫信馬拉松教師計畫正好補足了這個部分,善念、思辨和行動都可以在提筆寫一封信的過程中完成,在我們心中,老師們就像是「觸媒」,帶來此時此刻,以及跨越此地與彼地的改變。

 

10月通常是倡議團隊漸漸開始忙碌的季節,國際特赦組織全球人權教育總監Barbara Weber恰好到訪台灣,她聽取寫信馬拉松教師計畫簡報後,特別提到她是相信演化(evolution)甚於革命(revolution)的人,而她覺得寫信馬拉松教師計畫正是這樣的計畫。改變是漸進的、奇蹟不靠英雄、好消息從未一蹴可幾,但許多許多改變的確正在你的教室發生。

 

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曾經說:「人權教育不只是學校裡的一堂課或是每日一主題,人權教育是一個裝備的過程,給人們工具讓他們得以活出安全和尊嚴。」

 

謝謝你們加入今年的行列,接棒開跑,一起為人類重要價值並肩作戰。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倡議經理 楊雅祺

2017.11.01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