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Amnesty演講筆記:香港,你選哪條路?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秘書長於2017年9月1日台北,舉辦#OneAmnesty系列演講,與台灣民眾分享她的香港運動經驗與觀察。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投入人權運動的歷程

初次接觸是在中學時期,朋友邀請去協助一個勞工團體的工作坊,擔任勞工間交流的翻譯。在工作的過程,發現了很多過去從沒想過的議題,也初次了解到勞工在工作環境與待遇所遇到的狀況,開啟了後續參與社會運動的序幕。從中學時期起開始擔任志工,由於大學主修電影製作,因此在大學時期也幫助一些勞工團體拍攝影片。大學畢業後的並不是馬上投入社會運動工作,而是先進入電影產業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才進入NGO工作。

 

 

職場與社會運動中的性別歧視

在電影產業工作時,職場有許多歧視性的潛規則,例如女性不能靠近拍攝機器,即便有工作需求也不被允許。工作時,工作人員以男性為多數,女性有時在工作場域裡還會遭遇性騷擾。社運圈中同樣會遇到性別歧視或性騷擾的狀況,我曾在泰國的亞洲婦女勞工連線工作,當時參與關於職業安全的活動時,由於是參與團體中唯一的婦女勞工團體,差點被剝奪了上台發言的權利,極力爭取之下才得回發言權。參與反世貿運動時與來自韓國的組織合作,也會面臨文化差異,如女性需在餐桌上服務大家的期待,這是我比較無法接受的文化。

 

遇到這樣的事件,一定要說出來,大家要公開的去面對,然後找到一個方向去解決。

我自己在任何時候都是女性主義者,因此,在任何場景或機會下,我都會嘗試去發言,如果我發現他是以性別角度去分析問題時,我一定要去提出來,那是作為女性主義者必須要有的東西。」
 

——區美寶,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秘書長

很多時候社會運動裡面的人,不一定能用多元性別的角度去看待事情,他們可能會缺乏女性的角度、同志的角度、或是跨性別人士的角度。而這些議題應該要不斷的提出來,讓群體用比較寬容的態度去接受、討論,這樣當那些議題被提出的時候,才不會過度防衛,而是以比較包容的態度去面對。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志工於2017年9月1日#OneAmnesty系列演講現場與民眾互動。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香港司法體制的狀況

香港的司法體制在法院的獨立性,或程序的透明度來說,相較於亞洲其他國家,還算是比較好的,但是仍需要藉由許多工作去捍衛它。

在捍衛的角色上,國際特赦組織就進行了相當多的工作,除了倡議工作,也包括在聯合國以及政府間交流當中,所扮演的角色。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定期繳交報告給聯合國,並派員前往日內瓦倡議及遊說,專員直接向聯合國專家解釋香港的狀況,能獲得較立體的評價與建議。在捍衛法治的工作上,的確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雖然不是完全樂觀,但即便會面臨許多困難,不是因此就無法成功。

 

 

香港人權現況

香港回歸後,法治對人權的支持力越來越弱。人權有很多面向,例如香港市民期望的公平參政權利,並不如預期中的進步:1997年時,中英雙方達成協議,答應讓香港民眾有漸進式的選舉權,但以目前的狀況去解讀,政治參與上的人權狀況並沒有很理想。

 

然而在其他面向上,就無法一面倒的去衡量。像是在東北發展計劃的議題上,13位反對發展計劃的年輕行動者被收監。以往很多人的權益可能被剝削卻無法說出來,現在則開始有人把這類民生問題提出來,讓大眾知道,意識上有所提升。由此,我們不可以說香港人權完全沒有進步,就此決定現在的人權情況。

 

因此,如果身為人權捍衛者,應該學習用多元的角度去分析每一個地方。對於一些自己比較進步的地方,可以與其他國家的朋友分享,而自己的不足之處,可以請其他國家的朋友分享經驗。

 

 

面對中國因素,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人權工作

關於香港分會從事人權工作的人身安全,我們有風險評估,會去預測在某些工作之下,可能遇到什麼樣的危機。香港算是比較有法治約束的地方,不至於突然間發生被失蹤的事件,然而還是需要持續關注整體人權狀況的發展。另外在籌募方面,受到中國的影響,尋找資源的確不是那麼簡單。許多人想提供支持,但擔心會被中國政府知道,並對自己經商、求學或其他方面產生影響,造成募款工作的阻礙。

 

很多事不應該是預測到什麼樣的結果,才決定去進行。社會運動會產生的效果通常不是可以完全控制與預期的,因此任何時候就是盡力。

例如盡力去了解事件中的問題、探究人們如何被影響,在人權論述中他們的權利在哪裡,然後儘量將訊息傳達出去,讓其他人可以支援或支持。只要持續努力,一定會見到結果。

重要的是,我看到的不只是我是不是一個中國人,或者是香港是不是一個國家的一部分,我覺得更加重要的是,我作為一個香港的行動者,我有沒有機會去跟中國的行動者有一個連結、團結?

以及當有事情發生的時候,我有沒有去給他們一些支持?或者是當我們有事情發生時,他們會不會給我們一些支持? 我覺得在基層的一些團結或一些連結,是非常重要的。

我不能忘了我有一個更大的願景,我的願景就是要成就一個全世界的人權運動,所以我不一定會馬上覺得,要把我所有的精力拿去解決這一個問題,而忘了我們在做的是人權的運動。

 

 

如何捍衛人權價值

我們有一個具體的想法。剛剛我們說到13個因為抗議東北發展計劃而坐牢的,還有三個包括黃之鋒、周永康,還有羅冠聰,加起來16個人,我們希望可以呼籲大家寫信給他們,我覺得很多時候你看到人權捍衛者,他們很是勇敢,但是這個勇敢能不能持續,大家的支持是很重要的。在我們的經驗裡,其他國家的人權捍衛者在一些情況下坐了牢,或是處於一些特殊的處境,我們都會發布,請支持者寫信,不一定是寫給政府,很多時候我們也會呼籲寫信給那些人的家屬,或者寫給他們,希望他們可以得到支持,然後他們可以堅持下去。

 

我們現在說的不單單是說他們坐牢的情況,我們是在說香港。我們不希望香港再壞下去,這些人的堅持是非常重要的,否則政府用了政府最懂的方法,就是他不僅是為了抓人,而是抓了人之後告訴大家如果你做了某件事,你可能得到某種結果。這個當然會讓大家覺得害怕。但是事實上如果很多人支持的話,政府會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不受歡迎的,它還是有政治成本要考量,例如國際上的名聲,或者是國際的外交影響。另外就是,對於自己支持的事,要做多角度的研究與分析,多聽不同的發言,這樣才能更立體的去了解。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OneAmnesty系列演講現場分享人權教育與其他相關文宣品。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人權教育工作

我們會有同事或志工進入校園做人權講座,並製作人權教育的出版物。我們不只是跟學生有互動,也會做公眾的人權教育活動,例如每年舉辦人權紀錄片電影節,主題都不一樣,今年是人權捍衛者。我們都會選一些最新的紀錄片在電影院播放,有一些會在社區裡播放。另外我們有人權新聞獎,每年都會選一些做的好的人權新聞,這個獎已經做了二十多年。都是我們人權教育的工作,佔了我們工作量的60%到80%,是我們很重要的工作。

 

我們希望我們可以隨時協助年輕人追求目標的人權教育的準備,如果有人想到當一個人權捍衛者時,我們希望能幫助他知道我們說的人權內容與人權標準在哪裡。像在香港,很多時候我們會講到言論自由,要知道言論自由的基礎在哪裡,你就要回去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裡第19條,你要有這些準備和資料去給大家,然後大家要可以了解內容,以及當要運用時,主要的特點在哪裡。我們希望能把這些東西給不同年齡層的市民。

 

 

投身NGO工作的職涯建議

NGO工作與在政府部門或私人企業部門工作所需的能力其實差異不大。我是唸電影製作出身,訓練的是組織與連結的能力,至今仍然受用。

年輕人可以把自己對職業發展的想像空間放大,現在唸的科目可能與未來的職業沒有太大的直接關係,但是在學校學到的東西還是會有作用。

不一定是完全能在工作上運用,但還是可以思考自己是否能往此方向發展。

 

至於在NGO工作的秘訣?跟其他部門並沒有什麼不同,就是要認真工作,有一些普通的工作守則都要去遵守。另外也要認真玩樂,任何的工作都需要藉由放鬆去得到新的想法,以獲得正面的力量去處理工作。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