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杜特蒂掌權一週年 血腥且毫無法治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表示,杜特蒂擔任菲律賓總統一年以來,他及其內閣主導了各式人權侵犯,不僅恫嚇、監禁批評者,且塑造出一種毫無法治的氛圍。
 
身居高位的杜特蒂極力贊同使用暴力,導致在政府的反毒行動中發生了數千件法外處決,人數甚至比1972至1981年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總統恐怖統治時所殺害的人數還要多。
 
國際特赦組織東南亞及太平洋區域總監James Gomez表示:「杜特蒂上台時誓言終結菲律賓的犯罪活動,卻導致數千人遭警方或警方指使的人殺害。這些警察不受法律控制,而是聽命於總統,而這個總統還極度輕蔑人權以及捍衛人權的人。」
 
「杜特蒂的暴力掃蕩並沒有終止犯罪活動,或解決毒品相關問題,而僅僅將菲律賓變得更加危險、削弱法治,還使自己惡名昭彰,身為菲律賓總統的他應為數千名國民死亡負責。」
 
今年2月,國際特赦組織發布了一份證據確鑿的調查報告,記錄菲律賓警方如何變得簡直像個犯罪企業。他們殺害那些被懷疑吸食或販賣毒品的人,其中大部分為窮人,或付錢讓其他人去謀殺他們,同時竊取受害者的財產、栽贓證據、逃避究責。
 
國際特赦組織憂心地指出,官方並沒有對普遍發生的法外處決進行足以採信的調查,即便法外處決的狀況可能已構成危害人類罪。而菲律賓司法部長對國際特赦組織報告的回應令人不寒而慄,他表示那些被殺的人「不能算是人類」。
 
今年5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UN Human Rights Council)在普遍定期審議(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中審查了菲律賓的人權紀錄,同時也有超過40個國家對菲律賓的狀況表示擔憂,不僅法外處決事件增長,該國政府還計畫對毒品相關的罪行重啟死刑,其已違反菲律賓在國際法下應盡的義務。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菲律賓政府應邀請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正式拜訪菲律賓,並希望人權理事會能對菲律賓的「毒品戰爭」展開由聯合國領導的調查。
 
對窮人的戰爭
 
杜特蒂所謂的毒品戰爭將矛頭尖銳地指向最貧困的人們。在菲律賓的貧民窟,血跡斑斑的屍體被隨意棄置街上,有時還被掛上寫著「毒販」的牌子,把他們妖魔化,暗示他們是咎由自取。
 
警察私底下收受金錢,殺害地方官員所列出名單上的人。警察也會付錢給殺手讓他們代勞自己的骯髒工作。
 
杜特蒂不僅沒有追究警方的責任,甚至承諾會保護他們。最近他表示不會容許任何士兵或警察因「打擊毒品工業」而入獄。在一個備受關注的案子中,
Albuera鎮的市長Rolando Espinosa Sr.及他的獄友在羈押期間遭到槍殺,然而警方受到的控告從謀殺罪降為殺人罪,如此一來便無法反映這項罪行的嚴重性。
 
James Gomez表示:「杜特蒂政府在每個階段都拒絕究責。當局既沒有展開任何令人足以採信的調查,也沒有與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合作。國際刑事法庭的檢察官可能會下令對菲律賓的大規模殺人進行初步調查。有鑑於有罪免責的情形氾濫,這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死刑
 
杜特蒂政府顯然蔑視國際人權法,試圖重新引進死刑以對付與毒品相關的罪行。由於菲律賓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任擇議定書的締約國,重啟死刑將是違法之舉。因毒品相關罪行執行處決同樣違反國際法。
 
James Gomez表示:「今年菲律賓主持了東協高峰會,原本它應該鼓勵其他成員國廢除死刑這項殘酷又不可逆的懲罰,然而杜特蒂卻正領導這個地區走向錯誤的方向,此將以人們的生命作為代價,導致嚴重的後果。菲律賓參議院應該拒絕讓國家倒退,徹底放棄這項死刑法案。」
 
 
人權捍衛者受到威脅
 
去年杜特蒂總統屢次揚言要「殺了」人權行動者。2017年5月他在總統府發表聲明,威脅要將批評國家人權紀錄的人權倡議者「砍頭」。最強力批評杜特蒂的人是參議員Leila de Lima,然而她已受到警方拘留。
 
James Gomez表示:「沒有法治的危險狀態恐在全國蔓延。當人權與法治被晾在一旁,警察就會變得脫序而肆無忌憚,受苦的仍是一般民眾。安全單位有責任遵守國際法及國際標準。一旦警察沒有遵守這些,他們與自己原本應該對抗的人其實也毫無差別。」
 
戒嚴
 
政府致命的反毒行動也使自己無暇分神處理國內其他問題。2015年7月23日,由於安全單位受到在Marawi市橫行的武裝團體伏擊,杜特蒂宣布南方的民答那峨島進入60天的戒嚴。根據國際法,緊急措施的實施範圍和時間應該受到限制,且不可作為忽視人權的藉口。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