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一名女子對抗殼牌石油,誰會贏?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殼牌石油必須為在奈及利亞造成的人權侵犯出庭承擔後果

 
Esther Kionel挑戰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殼牌(Shell),為爭取正義奮力最後一戰。她已經追訴了殼牌石油超過20年,指控這家企業共謀導致她丈夫遭到殺害。
 
殼牌在奈及利亞政府的幫助下,數十年來汙染了尼日河三角洲(Niger Delta),對當地社區造成極大破壞。對此,Ogoni族人於1990年代展開抗議運動,政府安全部隊則把握每一次機會鎮壓這些抗議。殼牌縱然清楚發生了嚴重的人權侵犯,仍敦促政府處理這些抗議。
 
這場鎮壓最終導致1995年一場虛假的審判,隨後將Ogoni運動的領袖們以及Esther的丈夫Barinem Kiobel博士處以絞刑。
 
Ogoni九人之後為人所知,他們的死引發了國際激憤。國際特赦組織召集大批支持者首先向奈及利亞政府寄去大批請願書,為這些人的自由請願,隨後寄去了充滿憤怒的信件。然而最終,則是Esther在洗清丈夫名譽的路上,忍受一次又一次的艱困。
 
在這場如經典中大衛對上歌利亞的訴訟中,Esther最終會知道她和殼牌石油今年六月在荷蘭的訴訟結果。她22年尋求正義的奮鬥是否能夠結束?
想到我的丈夫被殺害仍讓我感到心痛,我必須為他以及我的族人尋求正義。──Esther Kiobel,2016
 

殼牌石油在奈及利亞的關鍵數據

  • 1990年代殼牌石油於奈及利亞的年度利潤:22-24億美元。
  • 殼牌石油每天製造1百萬桶原油,等於奈及利亞1995年全年度一半的原油產量。
  • 1996年殼牌石油出產的石油與自然氣,20%源於奈及利亞。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告訴殼牌石油,你支持Esther

 
奈及利亞的Esther Kiobel對抗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殼牌石油(Shell),這是她為丈夫之死爭取正義的最後一次奮戰。她已經尋求正義22年了,她控訴殼牌合謀參與了她丈夫於1995年的處決。
 
殼牌對石油的需求已經破壞了曾經豐饒的尼日河三角洲,只留給當地社區數十年汙染導致的貧困。漏油汙染了農地和河流、毒害水源,人們性命因此受到威脅。1990年代,殼牌敦促當時奈及利亞軍政府處理環境抗議,明知可能帶來的後果。軍隊展開殘酷的鎮壓,殺害和酷刑人們,最終在1995年一場虛假審判後絞死9名奈及利亞男性,其中一名是Esther的丈夫──Barinem Kiobel博士。
 
失去丈夫讓Esther的世界崩解了,她害怕性命受威脅,因此帶著孩子逃離奈及利亞。她從未停止奮鬥,為了洗清丈夫的汙名。
 
這個月,Esther將在荷蘭法庭和殼牌正面迎戰,如同大衛決戰歌利亞一樣。殼牌盡了一切努力讓這場訴訟不受到大眾關注,但Esther不會因他們而感到渺小。我們也不應該因他們感到渺小。
 
 

 

一切的原點

 
1964年Esther Ita出生於故鄉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當時哈科特港正逐漸成為奈及利亞油業中心。殼牌在1956年發現該區蘊藏石油,2年後在Ogoni族人的土地上也發現石油。
 
當開始在尼日河三角洲上開採時,Esther搬到拉哥斯(Lagos)附近,遠離殼牌在家鄉追求石油暴利所導致的嚴重破壞。當時的破壞引發作家兼行動者Ken Saro-Wiwa於1990年展開一系列「Ogoni族人生存運動(Movemen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Ogoni People, MOSOP)」。漏油汙染了土地和水源,非法奪去了當地人的生計。殼牌石油則無視這一切繼續開採,和商業夥伴奈及利亞政府一起打壓正在興起的抗議。
「有時當我去村裡拜訪我的小姑時,我會去看看農場…你可以看到水裡飄著油。」──Esther Kiobel
 
1990年代初期,Esther回到哈科特港,和一名她阿姨認養的男孩Barinem Kiobel結婚。Barinem Kiobel曾在英國攻讀博士如今是一名觀光專家,他曾多次進進出出奈及利亞。在一趟哈科特港郊外的旅行第一次親眼看到Ogoni族人土地所遭受的汙染。「有時當我去村裡拜訪我的小姑時,我會去看看農場…你可以看到水裡飄著油。」她也回憶曾看過天然氣起火的模樣。
 
一直到了1993年,Ogoni的反抗運動終於集結足夠的動力,1月時500,000名族人中有300,000和平走上街頭,抗議殼牌石油。他們的倡議促使殼牌關閉在Ogoni土地上的油坑,殼牌則稱關廠是出於安全因素考量。
 
奈及利亞東南部河流州Ogoni土地,首府哈科特港位於豐饒的尼日河三角洲東方© Amnesty International
 
Barinem Kiobel巡視殼牌設備,1992 © Private
 
 

可疑行動鎮壓反對聲浪

 
雖然Ogoni區域只佔產油的尼日河三角洲一小部分,Ogoni抗議仍產生廣泛的影響。直到現在,「Ogoni族人生存運動」表達不滿的聲量仍吸引了國際關注,警告了奈及利亞新的軍事領導人阿巴查(Sani Abacha)以及殼牌石油。殼牌石油在奈及利亞的石油與天然氣儲量佔其全球儲量五分之一,因此他們必須保護這筆資產。而當政府的財政完全仰賴石油時,其利益之所在就是保護殼牌利益之所在,因為殼牌是奈及利亞最大的公司。
 
殼牌確保他們讓政府明白在奈及利亞賠錢他們十分不開心。殼牌在1993年一封寫給當地政府首長的信中提到,當地社群的干擾已經讓石油產量降到900萬桶。在另一封信中,殼牌要求「任何政府可以提供的協助,最小化這些干擾。」1994年1月,政府設立特別軍事部隊,由Paul Okuntimo將軍掌管。該部隊領導針對Ogoni社區的鎮壓行動,逮捕、酷刑、狙殺人們,強暴婦女與女孩。
 
殼牌也有自己的安全部隊,規律地和奈及利亞安全局合作。殼牌石油沒有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全力汙衊「Ogoni族人生存運動」和Ken Saro-Wiwa,否認他們所指控的環境汙染(這些汙染稍後由聯合國報告證實),並將這些人貼上暴力問題製造者的標籤。一份保密的殼牌備忘錄揭露,該公司在Okuntim在Ogoni土地一次鎮壓行動後,付給Okuntimo和他轄下的警察單位一筆30,000奈拉(約合1,364美元)的「酬金」。
 
我丈夫說:「我不能和你們這些人合作一起傷害Ken。」──Esther Kiobel
 
1994年4月30日,在軍隊展開Ogoni村莊展開殘忍的攻擊後,當時殼牌石油奈及利亞分公司的董事長Brian Anderson與總統阿巴查首度會面。他所擔心的事情顯然只關乎財務。Anderson在一份會議筆記中寫道:「我提出關於Ogoni族和Ken Saro-Wiwa的問題,並指出殼牌已經將近一年沒有在該區域運作了。」他特別強調殼牌會「繼續投資,只要我們覺得政治情勢穩定、做生意所需要的經濟條件足夠吸引人的話。」
 
隨後不到一個月內,Ken Saro-Wiwa和其他14名男性,包括Esther的丈夫──Barinem Kiobel博士──便遭到逮捕,指控他們參與殺害4名批評「Ogoni族人生存運動」的Ogoni領袖。然而完全沒有可信證據支持這項指控。
 
那時,Barinem是河流州(Rivers State)政府商業、工業及觀光委員會的委員。Barinem並非「Ogoni族人生存運動」成員,他為何會和Ken Saro-Wiwa及其支持者共同被鎖定成為目標,至今仍不清楚。但在他遭到逮捕之前,Barinem非常了解其他人對Ogoni土地的擔憂,在他遭到逮捕後,他仍請願要求軍隊自該區域撤離。
 
Esther說Barinem拒絕和政府合作對付Ken之後便失去政府支持。「我的丈夫說,『抱歉,首先我是一名基督徒,第二,我是Ogoni的孩子。我不能和你們這些人合作一起傷害Ken。』他這樣對他們說。我相信從那之後他便成為他們的敵人。」
 
1994年3月Ogoni在奈及利亞的抗議日© Tim Lambon / Greenpeace
 
軍隊指揮官Paul Okuntimo中校,剪報攝於1995年 © Private
 
殼牌石油油管,Ogoni區域,奈及利亞,1994年3月© Tim Lambon / Greenpeace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利用奈及利亞政府對付自己的人民,他們也這樣做了,也繼續在這樣做。」Esther Kiobel如此評論殼牌石油。
Esther Kiobel站在殼牌荷蘭海牙總部外,2017年2月© Amnesty International
 

遭到攻擊與拘留

 
Barinem被逮捕後,Esther立刻受到影響。她失去外燴的工作,她說:「所有人看到我都覺得我是殺人犯的妻子。」她有四個孩子,沒有了她和Barinem的收入,生活變得艱難。她說她感到「再也沒有希望,因為我的丈夫是養家餬口的人。」她擔心他再也沒辦法像過往一樣幫助他人,但她不向絕望屈服。「即使我十分悲傷,我還是要振作起來。」她說:「我要前進並奮鬥,因為他沒有別人只有我了。」
 
Barinem遭捕後的數周,Esther必須拿出莫大的勇氣,當她去監獄探望Barinem時,當時剛被提拔為中校的Paul Okuntimo負責看守他。Paul Okuntimo帶她到另一間房間要求和她發生性關係。「當我推開他時,我猜他很生氣,就賞了我一巴掌。他的手很大,那簡直像噴火一樣。我回了他一巴掌。」Okuntimo十分憤怒。「他開始和我爭鬥,讓我半裸著,叫了軍隊。」她說,「軍隊拖著我,留下了這些傷痕…他們把我像動物一樣綑綁起來。」接著他們把Esther丟進一輛休旅車裡,載她到不知名的地方拘留了兩周。不知為何,Barinem發現了這一切。他從監獄裡寫了一封信出來要求立刻釋放她。即將審判Barinem和其他9名Ogoni族人的特別法庭下令釋放她。她說:「這就是我獲救的故事。」
 
「他開始和我爭鬥,讓我半裸著,叫了軍隊。」她說,「軍隊拖著我,留下了這些傷痕…他們把我像動物一樣綑綁起來。」Esther Kiobel回憶遭到Paul Okuntimo中校攻擊。
 
Esther Kiobel(右二)和三名Ogoni九人的妻子,攝於奈及利亞哈科特港審判時© Private
Barinem Kiobel的一封信,詳細提及他的妻子Esther遭到拘留一事 © Private
 

虛假審判後處以絞刑

 
Barinem和其他9人遭逮捕後,在Ogoni土地的軍事行動升級。Okuntimo甚至在公共電視台吹噓攻擊村莊一事。
 
同時,殼牌對Ogoni九人的審判結果了然於心。殼牌並未聲援釋放他們,直到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儘管他們清楚這場審判根本不公正。1995年4月6日,英國駐奈及利亞高級專員早就告訴殼牌石油的Brian Anderson,說他相信:「奈及利亞政府會確保他(Ken Saro-Wiwa)有罪。」
 
10月30日,Barinem和其他9人遭判死刑。Ken和Barinem的罪名是教唆謀殺,其他人則是執行謀殺。
 
一名觀審的英國律師Michael Birnbaum QC寫道:「特別法院的法官不僅犯錯、不符邏輯和一意孤行。而是根本地不誠實。」他說:「我相信特別法院一開始就已經決定要這麼判,只是在找理由正當化這項判決。」
 
殼牌為了追求利潤,參與了Ogoni的嚴重人權侵犯,包括不公正審判以及Ogoni九人的處決。這些處決標誌了奈及利亞政府鎮壓噤聲社區抗議的最終成果,殼牌遊說的行動。
 
1995年4月6日,英國駐奈及利亞高級專員告訴殼牌石油的Brian Anderson:「奈及利亞政府會確保他(Ken Saro-Wiwa)有罪。」
10天之內,即使Esther、家人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呼籲反對這項判決,處決仍執行。Esther從來沒有被告知她的丈夫會被絞死,她當時和Ken Saro-Wiwa的家人一起,她說,當天一直有股感覺告訴她必須去見Barinem。
 
「我想要去看我的丈夫。」她記得當時她說:「『我現在就要去。』所以我們叫了司機,去到監獄,我帶了一些食物。」到了之後Ken的姐姐當時也跟他們一起,一名軍人向她做了個手勢,「她轉頭跟我們(說):『天啊,他們說他們已經死了!』我立刻昏了過去。」
 
Esther過了一陣子才發現她丈夫是怎麼死的。「當他們嘗試殺死Ken的時候,」她回憶道:「他的靈魂不肯走,他沒有立刻斷氣,他抗拒了。然後他們把他放在一旁,接著把我的丈夫帶進來準備處以絞刑。Ken聽到我的丈夫當時正在哭泣,說他是如何無辜。所以當Ken看到我的丈夫被絞死時,他十分難過。」Saro-Wiwa不久後也遭到處決,據說留下了一段不朽的遺言:「上帝帶走我的靈魂吧,但奮鬥仍會繼續。」
 
Esther仍在震驚之中,到監獄庭院收拾Barinem的私人物品,其中有一把梳子,上頭還有一些他的頭髮,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他有多愛我們、還有家人。」
 
如今回憶起這些事情,她雖然十分不安,但卻不懼怕:「當我想起曾經發生過的一切,給了我力量──要為他爭取正義。」
 
奈及利亞Ogoni地區的軍人 © Private
 
審判中的Barinem Kiobel博士,奈及利亞哈科特港,1995年5月18日© Private
 
殼牌的Kora Kora油田,奈及利亞,1994年3月© Tim Lambon / Greenpeace
 
人們抗議Ogoni領袖Ken Saro-Wiwa和8名同事遭處絞刑,英國倫敦,1995年11月17日© PA Archive/PA Images
 

人命值幾金?關鍵數據

1,000名Ogoni族人在1993年軍隊攻擊中身亡
殼牌石油在一次鎮壓行動後付了1,364美元給軍人作為酬金
 
下載國際特赦組織針對此案的研究報告:https://www.amnesty.org/download/Documents/AFR4466042017ENGLISH.pdf
 

逃離奈及利亞,與殼牌正面對決

 
Barinem被殺害後,Esther遭遇更多的悲劇,她不但失去丈夫和工作,也失去了幾名家人,包括她的母親。她說:「當時我們的生活太糟、太恐怖了。幾乎沒辦法端出任何吃的上餐桌。」
 
某天,有人拜訪她:「一些人來照我,告訴我為了活命你必須離開。縱使你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也要想想你的孩子和你摯愛的人們。所以我必須逃命至貝南共和國,在那裏我成為了一名難民。」Esther留下一切,只帶她四個孩子與小姑。他們在貝南的難民營直到,她說:「營區再也不安全了,因為有消息(說)奈及利亞政府曾經來過這裡綁架人。」
 
因此Esther和7個孩子一起逃到一處房子,沒有人知道她是誰。她在那裏生活了2年,接著在國際特赦組織的幫助下,他們獲得美國准許尋求庇護。
 
為她自己和孩子建立新的生活時,Esther沒辦法忘記發生在她丈夫身上的事情。「每一天,我都會回憶並哭泣。但我振作起來,決定要堅強。」她說:「我仍然感受到丈夫的精神支持著我,讓我能繼續奮鬥。我沒辦法一個人對抗他們。」
 
因為生命受到威脅而逃離奈及利亞,Esther明白不可能從奈及利亞政府和軍隊方面獲得正義。2002年,她試圖在美國控告殼牌石油,但2013年美國法院裁定對該案沒有管轄權。因此,22年後的如今,Esther要在殼牌的母國──荷蘭──的法院正面對決。她堅定要洗清Barinem的名譽。「他現在是以一名罪犯被記得。」她說:「但他不是。他是個好人、稱職的父親、兄弟。我希望他能獲得清白。」
 
對Esther來說,殼牌無庸置疑地在她丈夫的死忠扮演了一部分的角色。「我要他們承擔責任。」她說,「殼牌在Ogoni土地上造成汙染,拒絕清乾淨。他們只想獲得好處,他們要更多的好處,所以他們以為自己可以除掉任何他們不想看到的人,然後繼續到那裏挖石油。那就是他們相信的。」
「我要殼牌承擔責任。」- Esther Kiobel,2016
 
Esther Kiobel(右)在貝南© Private
 
Esther Kiobel和法律團隊與支持者在美國華盛頓特區最高法院前合影,2012 © Private
 

殼牌回應

2017年6月18日,國際特赦組織將所有的指控提交給殼牌石油。殼牌石油全球總部並未提供具體回應。殼牌奈及利亞分公司聲明:「您信中對(殼牌)的指控錯誤沒有根據。(殼牌奈及利亞)並未與軍方合謀鎮壓騷亂的社區,也不可能鼓勵或遊說任何在奈及利亞的暴力行動...我們一直以來均以最嚴厲的措辭否認這些指控。」
 
Gokana  LGA河流州Kegbara-Dere (K-Dere)社區一漏油處,尼日河三角洲,2015 © Michael Uwemedimo/cmapping.net
 
Esther Kiobel在荷蘭海牙殼牌總部外,2017年2月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Amnesty International
 

Esther 的人生與殼牌石油公司

 

1985年

殼牌石油公司在奈及利亞Ogoni族的土地上發現石油。6年後Esther Ita在Harcourt港附近出生。
 
 

1990年

作家Ken Saro-Wiwa與其他知名的Ogoni原住民發起了「Ogoni族人生存運動(Movemen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Ogoni People,簡稱MOSOP)」,抗議石油汙染。武裝警察殺害了數十名在Umuechem村抗議殼牌石油公司的民眾。
 

1991年

Esther成為外燴餐飲業者,並嫁給了Barinem Kiobel,當時他正在英國的斯特拉斯克萊德商學院(Strathclyde Business School)攻讀博士。
 

1993年1月

30萬名Ogoni原住民參與了反對殼牌石油公司的抗議活動。不久之後,殼牌石油公司表示將出於安全顧慮撤出Ogoni原住民的土地。
 

1993年4月

人們發起抗議,反對一家美國公司在Ogoni原住民的土地上廣設殼牌石油公司的輸油管。
 

1993年6月

Ken Saro-Wiwa遭到逮捕,他被指控涉及MOSOP的活動。對此國際特赦組織聲明他是一名良心犯。由於Ken Saro-Wiwa的健康狀況不佳,一個月後他獲准保釋出獄。
 

1993年7月

Ogoni原住民的村莊開始遭到一連串的武裝攻擊。對此政府歸咎於鄰近其他社區,但之後一份獨立調查報告證實,軍隊涉及了這些攻擊活動。
 

1994年1月

政府在Paul Okuntimo少校底下設置了一個特別的軍事單位,以摧毀MOSOP。Esther的丈夫Barinem Kiobel博士則在政府擔任要職。
 

1994年5月

4名Ogoni原住民領袖遭到謀殺。政府歸咎於MOSOP並逮捕了15人,包括Ken Saro-Wiwa及Barinem Kiobel。國際特赦組織發起緊急救援呼籲釋放這些人,最後宣布他們為良心犯。
 

1995年2月

當Esther去監獄探訪丈夫Barinem Kiobel時,她遭到現在已經是中校的Paul Okuntimo攻擊,他正是負責看守Barinem Kiobel的指揮官。Esther被拘留了兩週。兩名檢方證人表示政府曾試圖行賄,甚至提供殼牌石油公司公的職位,只要他們使被告入罪。殼牌石油公司否認與此有任何牽連。
 

1995年10月

經過一場顯然不公平的審判後,10月30至31日Ken Saro-Wiwa、Barinem Kiobel博士以及其他7名被告被宣判有罪並判處死刑,激起全球抗議活動。
 

1995年11月

11月10日這9名犯人在哈科特港被處以絞刑,屍體則被棄置於某個無名塚。國際特赦組織譴責政府執行絞刑。而Esther尋求正義的戰役才正開始。
 

1996年

由於害怕自己性命不保,Esther逃離奈及利亞並以難民身分住在貝南。1998年國際特赦組織協助她獲得美國庇護。
 

2002年

確定殼牌石油公司應為其在她丈夫死亡一事所扮演的角色負責後,Esther在美國將該公司告上法庭。
 

2013年

最高法院決議美國無權審理這個案子。Esther原本終於能公開不利殼牌石油公司的證據,而她這點希望也破滅了。
 

2017年

Esther在荷蘭將殼牌石油公司告上法庭,在這長達22年的奮鬥之後,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次獲得公義的機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