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捐款國辜負100萬烏干達的南蘇丹難民

 
國際特赦組織在6月22日和23日於烏干達首都坎帕拉舉辦高階捐款峰會前,於一份報告中譴責富裕國家未能達到義務,協助烏干達支持數千名逃離死亡、強暴和其他人權侵犯的南蘇丹人民。
 
已經有超過900,000名難民為了逃離南蘇丹的殘暴衝突,前往烏干達尋求安全之處。然而,資金短缺代表許多人無法獲得最基本的公共服務,譬如食物、飲水和庇護所。這群難民中至少86%是女性和孩童。
 
「相比許多國家關起大門,烏干達一直以來對難民十分歡迎和慷慨,然而資金枯竭而數千人每天持續從南蘇丹湧入,該國面臨龐大的壓力。」
 
「捐助國,其中包括美國、歐盟各國、加拿大、中國和日本都必須站出來,透過確保及時資助難民相關的立即和長期需求,以支持烏干達。這些難民不應成為又一次社會和國際合作羞恥性失敗的受害者。」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拜訪位於烏干達北方四個行政區Adjumani、Moyo、Yumbe、Arua的難民安置所,收集這些資金短缺造成哪些影響的第一手資料。難民和援助組織談到因為沒有資金,現在急缺食物、飲水、收容空間和其他基本服務。支持脆弱群體的資源也嚴重短缺,譬如給孩童、殘障和老年人的資源。
 
國際特赦組織和Arua區Bidi Bidi難民收容所一名24歲的母親Nunu談話,她說:「水是個問題,食物也是…我們在這裡都沒吃過真正的食物。」
 
Amina和丈夫和孩子住在Adjumani區Pagyrina收容所,她說:「這裡主要的問題就是飲水和食物短缺。早一點的時候有拿到吃的,但現在已經吃完了。水是很大的問題…這裡人太多了但他們一天只給一次水。」
 
南蘇丹:酷刑、殺害和強暴
 
2013年12月南蘇丹陷入武裝衝突,中赤道州區域發生十分嚴重的暴力,難民因而逃離。數千人遭到殺害,將近180萬人被迫流亡。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和超過80名在烏干達的難民談話,他們全都給了關於酷刑、無差別殺害、強暴和各處洗劫的可怕證詞。
 
Joyce,37歲,士兵多刀將她的丈夫活活刺死。她說:「他被逮捕之後,他們甚至沒有用到一顆子彈,就這樣活活刺死他。」
 
Jane,28歲,3名穿著制服的男人闖入她的家中,射殺她的丈夫後強暴了她。她說:「我離開的理由是…我的丈夫被殺害。他們在屋裡抓住我們,射殺他之後開始強暴我。」
 
Patrick,19歲,向國際特赦組織描述他和他的兄弟和其他兩名男性被關在Nyepo城的兵營貨櫃裡:「每個晚上我們輪流被蒙上眼帶出去,遭到審訊和毆打。他們有鉗子…用來夾和扭我們的手指。」
 
Patrick終於想辦法逃走,但仍然沒辦法找出他的兄弟是不是還活著。
 
由於資金短缺,無法普遍給予這些曾經歷重大創傷的難民援助,尤其是心理和社會上的支持。
 
直到2017年5月為止,聯合國難民署(UNHCR)預計提供給在烏干達的南蘇丹難民資金,只募得了18%。聯合國難民署、世界糧食計畫署(WFP)和其他57個援助機構因此希望在2017年底前,募集超過14億的關鍵援助,包括食物和收容所。
 
Muthoni Wanyeki表示:
「儘管需求緊急,烏干達和聯合國也做了多次請院增加資金,捐款者仍然沒有回應。無法分擔與烏干達共同責任,捐款國沒能保護數千名難民的生命,而這是一項國際法下的義務。烏干達團結高峰會則是一次改變的機會。」
 
背景
 
烏干達的難民政策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先進的,該國給予難民相關的遷徙自由,並給予基本公共服務,譬如教育、健保、工作自由以及經營生意。
 
6月22日及23日,一場由烏干達和聯合國,為了動員全球支持南蘇丹難民而召集的高峰會「烏干達團結高峰會(Uganda Solidarity Summit)」即將在坎帕拉(Kampala)召開。
 
自2013年起,南蘇丹總統Salva Kiir指控當時的副總統Riek Machar企圖策畫政變,南蘇丹衝突因而爆發。接下來許多尋求外交途徑試圖解決衝突的努力均失敗,導致進一步爆發戰爭。
 
衝突已經對平民造成毀滅性影響,包括飢荒、民族間的衝突以及傳出可能發生種族清洗。這場衝突也已經造成非洲最大的難民危機,世界上第三大的難民危機,緊接在敘利亞及阿富汗之後。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