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捍衛者全球倡議運動:國際秘書長的話

 
我們生在一個恐懼、分歧與妖魔化的時代。綜觀世界,用「我們對抗他們」這種充滿惡意的措辭,將大眾對社會以及政治的不滿歸咎於特定群體。 
 
在越來越多地方,那些勇於為人權挺身而出的人受到攻擊,規模令人擔憂。他們面臨大量的騷擾、恫嚇、抹黑、虐待及非法拘留,甚至遭到殺害,而他們只是為了堅持對的事情。
 
今日我們見到政府、武裝團體、企業等,以各種方式進行侵害挺身捍衛人權的權利。2016年,至少22國發生人民因為和平地支持人權遭到殺害;在63國中,人權捍衛者遭到抹黑汙名,在68國,人們因為和平行動遭到逮捕或拘留;在94國,他們則遭到恐嚇和攻擊。
 
人權捍衛者來自各行各業。他們是學生、社區領袖、新聞記者、律師、人權侵犯的受害者及其家屬、醫療人員、教師、工會成員、洩密者(whistle-blowers)、農民、環境行動者等等。
 
人權捍衛者質疑政府和企業濫用權力,並保護環境、捍衛弱勢、反對禁錮女性及LGBT族群的傳統藩籬、為剝削勞工挺身而出。人權捍衛者卻面臨許多不公正和歧視、濫權和妖魔化的阻礙。如今,來自世界各地的敵意壓迫他們發聲的權利。
 
那些潛在的威脅,使整個抗爭的生態系統正受到侵蝕。政府藉由剝奪人權捍衛者抗議的權利、監視他們,以及對於他們面臨的騷擾、威脅及攻擊不聞不問,種種手段切斷了人權捍衛行動所需的氧氣。
 
自從國際社會聚集在聯合國,同意通過1998年《人權捍衛者宣言》,決議共同保護人權捍衛者及公民團體、承認他們在人權議題中作為改變、推動和保護人權的關鍵角色,時至今日已將近20年。為表達對《宣言》的支持,各國政府曾承諾支持人權捍衛者免於阻礙及受報復的恐懼,以便進行他們的工作。然而直至今日,《人權捍衛者宣言》的精神與承諾仍遭到公然藐視。
 
在許多國家,政府施行的法律與政策都讓人權捍衛者的工作變得更加危險和困難,這些法律授權以武力壓制和平抗議者、允許大規模監控人民、禁止國外資金與嚴格限制集會結社,都讓維護人權的行動空間變得狹小。
 
同時,人權捍衛者們都被輕易的冠以罪犯、不良分子、「惡魔擁護者」等罪名。他們被視為「外國間諜」、「叛亂者」、「恐怖分子」,且被描述成對社會安全、發展與傳統價值的威脅。
 
他們正面臨著雙重威脅:他們所接觸的資訊、網絡、以及其他促成改變所需工具的管道逐漸減少,同時,保護他們免於攻擊的措施嚴重不足。發動攻擊者幾乎不會受到司法制裁。政府缺乏政治意願保護那些扮演關鍵角色,使世界更安全、更公平的人權捍衛者。 
 
不過,儘管來自各地對和平抗議者的攻擊不斷,人們不會輕易地妥協,接受不公不義。我們堅定地相信正義,不會被壓抑。正因為這些種種因素,國際特赦組織正展開一項國際倡議運動,呼籲世界認可並保護人權捍衛者,讓他們能夠在更安全的環境工作。
 
這項倡議運動的主題是:勇敢(Brave)。
 
我們從沒有像現在一樣,如此需要人們勇於起身對抗不義與那些以危害人權換取對繁榮與安全的虛假承諾之人。
 
我們都有能力去挑戰惡毒的言論並反對不公不義。
 
我們可以一起創造改變。讓我們一起支持勇敢的人權捍衛者,加入人權捍衛者,保護人權捍衛者,捍衛人權捍衛者,然後,成為人權捍衛者。
 
 
 
Salil Shetty 
Secretary General
 
國際特赦組織國際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