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印尼行動者投身和平示威

紐西蘭的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呼籲印尼當局釋放飛利浦。

 

在這期的WIRE雜誌中,我們訪問到前良心犯飛利浦(Filep Karma)透露自己為印尼言論自由奮戰的原因。

 

你是怎麼成為行動者的?

 

巴布亞人之所以會要求獨立,是因為他們知道1969年的獨立公投並不公平。那個時期的巴布亞人深受印尼軍隊威脅,人民被殺害或強迫失蹤的例子層出不窮。巴布亞人當時活在恐懼中,沒有勇氣發聲。這樣的事情令我無法接受。

 

你為何會選擇非暴力形式?

 

我在1990年代擔任公務員時,曾受邀到菲律賓留學一年。我學到了關於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和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的事蹟,也就是如何以和平的方式對抗不公不義。我當時決定巴布亞人也應該以和平的方式,替自己的權利發聲。

 

告訴我們你第一次入獄的情形。

 

當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在1998年5月下台時,我認為那是發起巴布亞獨立和平運動的絕佳時機。我在比亞克市(Biak City)舉辦了一場集會,帶頭舉起巴布亞的晨星旗(旗幟象徵著巴布亞獨立,遭印尼官方禁止),因為這項舉動,政府以「叛國罪」判我6年半有期徒刑。

 

身為行動者,你遭遇過什麼樣的危險?

 

拘留期間,我曾經收過黑函,(我收到)一顆狗的頭顱,包裹中附著一封信,上頭寫著:「我知道你的家人在哪裡,也知道你的行蹤。我什麼都知道,所以別想輕舉妄動!」

 

2004年時你再度入獄,後來終於獲釋的時候,感覺如何?

 

2015年11月18日,一名獄官通知我,再一小時後就可以出獄。我一開始還不願意,我說:「你們真殘忍,為什麼要今天把我趕出去?我在出獄前至少需要一段適應期吧!」隔天他們就釋放了我,讓我十分震驚。

 

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對你有何意義?

 

我在獄中時,收到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國的信。我想感謝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者為了我發起行動。你們的信對我有很深刻的影響,賦予我勇氣和希望,也令我感到寬慰。這些信讓我覺得自己並不是孤單一人。

 

瞭解更多:【印尼】一名行動者自述對和平抗議的奉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