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裘思‧曼寧因企圖自殺面臨起訴

作者:Justin Mazzola

 

7月7日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時實在很難接受——曾為了向世人展現戰爭之殘酷而挺身而出、承擔洩漏資料責任的裘思‧曼寧(Chelsea Manning)兩天前企圖自殺。審判期間,我看著她每天坐在軍事法庭上,後背挺得筆直,有如一塊木板。在媒體、議員和觀察員面前,聽專家證人述說她的掙扎與她想成為女性的渴望;我知道她依然在奮鬥著,對抗軍方——即便他們拒絕完全承認「她」——但當我得知她瀕臨崩潰時,我的思緒仍在憂慮與悲傷之間來回擺盪。

 

判決定讞後,曼寧不斷爭取,希望自己能夠被她所認同的女性身分對待。她不斷向前任雇主、現任獄卒的軍方請願,希望能在獄中獲得荷爾蒙治療,並且承認為女性,但這兩項要求一直遭到軍方拒絕。

 

然而我不認為我們之中有人真的了解她所對抗的困境,直到7月29日曼寧因企圖自殺,且因此面臨行政訴訟的消息傳出。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簡稱ACLU)代表曼寧對她的拘留條件及獄中待遇提出異議,根據ACLU,最新的指控包刮「反抗移監小組」、「持有違禁品」與「威脅行為」。若遭判刑,曼寧可能面臨無限期單獨監禁重新分類至最高警戒等級以及額外9年中等戒護監禁等懲罰

 

與曼寧2015年的行政訴訟類似,這新一輪的起訴可能導致她透過假釋提早被釋放的機會被駁回,因為任何假釋申請都必須經過審核,並取決於她在獄中的表現。自從軍方拒絕提供適當措施處理曼寧生理轉變的過渡期,她身體受到劇烈影響,很可能在她試圖自殺前就已超過她所能承受的範圍。現在軍方準備好再次為曼寧所遭受的苦難而懲罰她,並很可能讓她遭到單獨監禁並面臨加長刑期,這些都只會讓她再度崩潰,而不是給予她所需要的支持。

 

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特赦組織成員向曼寧伸出援手,藉由寄信表達支持與團結,而正如她多次提及的,對於這一切她總是十分感激。請大家務必繼續寫信給她。

 

Chelsea Manning Support Network提供了如何寄信到監獄給曼寧的細節,而Fight for the Future.org也已經發起連署行動,請求美國陸軍部長撤銷最近這幾起對曼寧的控告。國際特赦組織最近在Keker & Van Nest, LLP律師的協助下,藉由遞交關於單獨監禁的非當事人意見陳述(amicus brief),支持她向美國軍事上訴庭提起上訴,同時也將持續與她的律師團合作,敦促當局對她減刑。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