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有用」:布吉納法索女性行動者Cendrine Nama的故事

 
現年28歲的Cendrine Nama是一名布吉納法索商人兼歌手,她告訴我們她如何結合雙重身分成為爭取女性權益的行動者。
 
 
我是通訊和設計領域的企業家,同時也是一名充滿熱忱的人權行動者。
 
為何做出如此不尋常的選擇? 沒有人可以預料到,當年如此文靜的小女孩,竟會成為人權行動者。在今日的經濟局勢,要創業已經夠困難了,加上年紀輕又是女性,讓處境更為劣勢。但我不能只是消極被動,必須開拓自己的一條路。
 
我在城裡的普通家庭長大,父親從事教職,母親是助產士。他們告訴我,我和家裡的男人擁有一樣的權利,可以為自己做決定,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放假的時候父母把我送到村裡,我發覺許多家庭靠著著婦女的小本生意和外務生存。然而,她們並仍沒有因此得到自主選擇的權利。
────現年28歲的Cendrine Nama,布吉納法索商人兼歌手,也是人權行動者。
 
 
當我還是個小女孩時,總是問身邊的人:「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能做這個? 為什麼你不能做那個?」 他們會說:「事情就是如此,事情一直都是如此。」我會問:「為什麼會一直都是如此?難道我不如我的兄弟只因為我是女孩?」
 
但回到家裡就不同了,我的兄弟和我被同等對待,他洗碗的話,我就負責做菜。
 
從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向我灌輸勤奮努力的價值,要有勇氣地有自己的想法、要樂於助人,最重要的是,要愛自己和接納自己。
 
女性沒有選擇
 
但是,一旦離開家庭這個避風港面對真實世界,才發現並非每個人都是這樣生活,現實社會和家裡是不同的世界,我所認為至關重要的一切,對某些人來講卻遙不可及────尤有甚者,他們的基本人權常受侵犯。
 
有一天,我無意中聽到有人操著當地的語言說女孩子小學畢業後就不需要再唸書,她們只要知道在菜市場買蔬菜時要付多少錢就夠了。
 
當時我才明白女性幾乎沒有任何權利可言,只有義務。她們甚至沒有權利選擇在自己的生命中發生什麼事情,就像永遠未成年一樣,只不過是從父親的監護,轉為受到丈夫的監護。
 
矛盾的是,放假時父母把我送到村裡,我發覺是這些婦女的小本生意和外務,讓她們能扛起家計。然而,她們仍沒有權利為自己做決定。
 
我告訴自己我們必須改變這一切,因為在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女性認為自己毫無權利可言,唯一的可能是找男人嫁了。這種不公不義如今促使我成為行動者。
 
 
人性的羈絆將我們團結起來,如果我們之中有人受到迫害,我們如何能心安?
────現年28歲的Cendrine Nama,布吉納法索商人兼歌手,也是人權行動者。
 
 
轉捩點
 
我在2010年開始參與國際特赦組織布吉納法索的倡議運動,對抗高孕婦死亡率。他們問我:「你知道在布吉納法索每年有2000名產婦死於分娩嗎?」 我不知道。
 
我心想:「怎麼可能!現在還有這種事情?」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我了解到事情並不總是按照我們想像的發展,我們也沒有足夠的資訊。我們要吸引關注,我們必須採取必要的行動。
 
於是,我加入了2010年國際特赦組織「要求尊嚴」(Demand Dignity)倡議運動的巡遊隊伍,提升大眾對孕產婦高死亡率議題的關注,當時我們走遍了布吉納法索的大街小巷。我還和其他布吉納法索的藝人一起錄了一首歌《擁抱新生》(Donner la vie),希望能喚醒大眾的關注。
 
 
隨著「我的身體,我的權利」倡議運動開跑...我希望男人也能一同加入奮鬥的行列,讓女人得以活得自由,成為完整獨立的個體。
────現年28歲的Cendrine Nama,布吉納法索商人兼歌手,也是人權行動者。
 
 
我告訴自己,我的人生至少要對其他人有所貢獻,我應當要活得「有用」。所以,我投入行動主義和公民參與,致力於非洲發展事務和改變民眾的心態。我成了充滿熱忱的行動者者參與能改變民眾心態的一切活動,以促進非洲實質的發展。最重要的是,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團結一致,因為人性的羈絆,讓我們團結一致,如果我們之中有人受到迫害,我們怎麼能心安?
 
團結一致
 
去年十月,布吉納法索的一場群眾起義讓我親身體會這種團結。我和許多人一起走上街頭,他們想要讓這個國家進步。我們被催淚瓦斯攻擊、被追趕,但我們互相幫助,確保沒有人落單。這一刻彰顯出真正的團結和互助,讓我引以為榮並滿懷希望。
 
Cendrine Nama在2014年10月參加布吉納法索瓦加杜古(Ouagadougou)支持民主遊行,這場群眾遊行為總統Blaise Compaore27年的統治劃下句點。
 
隨著「我的身體,我的權利」倡議運動開跑,我希望能見證新的思潮興起,讓女人可以為自己做選擇,讓女人可以重拾尊嚴。我希望男人也一同加入奮鬥的行列,讓女人得以活得自由,成為完整獨立的個體。
 
在行動的過程中,我遇見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用各自的方式,讓我相信每個人可以採取行動。正是這些人和這些時刻鼓舞了我。不管我會遇到什麼困難、聽到什麼洩氣的話,我會一直往前走。我會說:「不,我想活出一個有用的人生!」
 
Cendrine Nama也是TOPAZE通訊公司和服飾店Case Kamite的負責人。 「我的身體,我的權利(My Body My Rights)」是國際特赦組織倡導性與生殖權利的全球倡議運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