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難以承受的酷刑煉獄——部落客拉伊夫之妻的心路歷程

撰稿/拉伊夫之妻安薩芙(Ensaf Haidar)

 

如今,世界各地有數百萬人曾聽聞我丈夫的名字:拉伊夫・巴達威(Raif Badawi),大家的關注十分令人鼓舞,但背後的原因卻讓我內心深受衝擊。

 

3年前的今天,拉伊夫只是因為架設自己的網站、表達自己的想法,而遭沙烏地阿拉伯當局逮捕。

我的丈夫是一個熱愛生命且崇尚自由的人,卻因為如此遭受極嚴厲的刑罰。他遭判10年有期徒刑,自2012年起入獄服刑,他也已經遭到公開鞭刑50下——他被判決的1,000下鞭刑是令人難以言喻的殘酷刑罰,超過任何人可忍受的程度。

由於近日沙國最高法院維持原判且被告不得上訴,儘管拉伊夫的健康狀況不佳,他仍面臨未來19次鞭刑行刑的威脅(一次行刑鞭打50下)。而這一切,只因為他表達自己的言論。

 

我們在2002年結婚後,日子過得十分美好,我們無憂無慮、自由自在,直到幾年後我的丈夫決定架設第一個「沙烏地阿拉伯自由」(Saudi Liberals)網站。

 

從那時起,我就很擔心拉伊夫的安危,因為我清楚在沙烏阿拉伯的宗教機構不只權力無邊,作風更是雷厲風行且恣意妄為。我的恐懼在2007年應驗了,他正式遭國安局傳喚,我們的生活也從此變得十分艱困,一切更在拉伊夫2012年遭逮捕後愈發惡化,接著法院在去年(2014年)判他極刑。

 

我必須說,沙國當局意圖藉由對拉伊夫下達嚴酷而不人道的判決,以對膽敢挺身反對沙國宗教強硬派的民眾傳達一個清楚的訊息,對此我感到非常遺憾。整個事件已變成純然令人無法忍受的酷刑煉獄,也是我至今揮之不去的夢魘。

 

拉伊夫從來都是我和孩子們的一切,他是3個小天使的父親,也是很好的丈夫。我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我們對他的思念,從他入獄以來,我們就幾乎失去了一切。

拉伊夫被送往監獄的第一天,我告訴自己我有兩個選擇:放棄希望、軟弱的躲在角落哭泣,或繼續堅強以對並爭取拉伊夫的自由。我是那種儘管遭遇重重障礙也總還是抱著希望的人。

我歷經一段困難的日子,但我剛到加拿大時,生活格外辛苦,我面對的是新語言、新面孔、新生活。我和拉伊夫分隔如此遙遠的兩地,我也不能再回到沙烏地阿拉伯,然而在這些種種的擔憂之外,我還需要適應新生活的挑戰。然而,我在魁北克遇到真誠的人們,他們讓我想望,如果我和拉伊夫很久以前就搬來這裡了,那該有多好。

 

我在加拿大的生活可說是相當的好,魁北克人十分善待我和孩子,魁北克政府和在野黨也很支持我們,他們都是很高尚的人。我唯一思念的是拉伊夫的陪伴。

 

不只是在加拿大,世界各地的人們也支持著我和拉伊夫,這多半要歸功於國際特赦組織不遺餘力的協助聲援釋放拉伊夫,世上沒有一句話能表達我對大家的感謝。最近國際特赦組織安排了一趟旅程,讓我得以親自拜會幾位歐洲國家的政治領袖,傳達我的訊息和想法,他們接待我如政治家或外交官,僅僅是他們對待我的方式就使我感到樂觀、充滿盼望,大家都在努力,希望有一天眾人的努力可以開花結果。

 

我要再次重申,懇求沙烏地阿拉伯主政者薩爾曼國王陛下,特赦拉伊夫並停止對他鞭刑。雖然目前為止都沒有得到回應,但我保持樂觀,也會繼續為他陳情直到最後一刻。

 

 

連署仍在進行中,請協助轉發訊息邀請更多人成為支持安薩芙的力量:http://goo.gl/nUEro0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