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 out for Russia】向Anna獻花致敬

10月7日,國際特赦組織位於世界各地的行動者一同紀念8年前慘遭謀殺的Anna Politkovskaya。© Katja Tähjä

 

莫斯科距離克林姆林宮兩公里外的安靜巷道中,有一棟淺粉紅色外牆的灰色水泥辦公大樓,《新報》(Novaya Gazeta) 總部坐落與此。

 

《新報》是一家獨立報社,1993年在戈巴契夫諾貝爾和平獎獎金支持下創立,如今為俄羅斯僅存的少數自由媒體之一。多年以來,《新報》在國內外一直都是提供俄羅斯社會觀查的可靠重要新聞來源。

 

但這個地位是有代價的。

 

《新報》至今已有4位記者與投稿者慘遭謀殺,包括一名人權捍衛者,另一名受害者離奇身亡,還有許多人遭受恐嚇與襲擊。

 

Anna Politkovskaya無疑是該報最著名的英雄,多年來她致力於調查報導動盪的北高加索地區,獲得許多新聞獎項肯定。身為一位堅定的人權捍衛者,她強烈反對車臣戰爭,且堅持不懈地揭露衝突背後的真相。

 

2006年10月7日,Anna Politkovskaya在光天化日下於自家內遭到槍殺,諷刺的是,那天正是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丁的生日。一直以來,Anna的報導與著作中都尖銳批評普丁在車臣衝突中的角色。

 

2014年6月,經過數年的審理後,5名涉案男子定罪入獄,其中兩名為警察,另外3人來自一個車臣家庭,然而謀殺案的幕後指使者仍逍遙法外,而調查也遲遲沒有進展。

 

國際特赦組織長期支持Anna的家庭、編輯同事以及其他持續為此謀殺案尋求正義所努力的人們,尋求司法正義與公眾支持。

 

「殺手的靈魂」

 

Elena Milashina笑容親切,待人友善,從她的行為舉止中,完全看不出她因為工作而每天身陷危險。

 

在Anna Politkovskaya遭到謀殺之後,Elena Milashinat接手領導《新報》車臣新聞調查工作,目前她的工作小組有3名記者,負責北高加索地區的報導。在2006年Anna慘遭謀殺,以及之後2009年捍衛人權的記者Natalia Estemirova在車臣首都格羅茲尼市也遭到謀殺後,小組記者主要待在莫斯科,只有重大新聞事件時才到北高加索地區採訪,例如重要的審判。

 

如同之前的Anna,這項工作也讓Elena常常身陷險境,成為危險人物的眼中釘。

她定期採訪報導的對象,在她眼中,「這些人是殺手,並且有著殺手的靈魂。對他們來說,解決問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殺人,我們有多位同事慘遭毒手,我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點。」

 

這不是誇大其辭,報社的圓形會議室就是以安娜和其他殉職同事為名,一整排他們的肖像掛在會議室內的牆上。

然而《新報》仍繼續密集追蹤報導車臣新聞。《新報》記者時常揭露車臣人權在Ramzan Kadyrov領導的政權下廣泛受到侵害的情況。

 

Elena說:「我們的報導立場是接受任何人發言,我們有權利採訪、作記者該做的工作,這是為了紀念Anna與Natasha ( Natasha Estemirova ),還有協助車臣人民走出過去的兩場戰爭。」

 

「車臣人民今日仍然受到極權政權統治,但卻沒有人替他們發聲。唯一能夠改變情況的方式是將其公諸於世。」

 

獨立媒體遭受攻擊

 

俄國政府正是因為害怕遭到公諸於世而開始反擊,儘管Elena跟國際特赦組織說《新報》的獨立性未受危害,但近年來許多俄國境內的獨立媒體都發現獨立性遭受政府侵害。

 

2011年12月俄國通過多項限制法案,侵蝕記者與部落客的言論自由,許多獨立媒體苟延殘喘,甚至銷聲匿跡,導致俄國官方媒體,尤其是俄國官方的中央電視台,得以壟斷頻道抑制公共辯論與不同意見,造成嚴重的媒體自我審查。

 

2014年3月俄羅斯升高對烏克蘭的軍事干預時,政府更進一步嚴厲取締新聞媒體。

 

就像過去蘇聯政府曾干擾廣播訊號,2月俄國政府通過新的「資訊、科技與資訊保護法案」(the Law on Information,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and Protection of Information) 修正案,封鎖獨立新聞媒體的網站。受害者包括Grani.ru、Kasparov.ru、EJ.ru、反對派Aleksei Navalny在莫斯科回聲電台(Moscow Echo radio)網站上的部落格、以及匯集許多知名部落格集的Livejournal.com。

 

另外,總部在莫斯科的線上新聞台Lenta.ru,在總編輯遭撤換,親政府人士上任後,將近有一半的員工離開。

 

另一個反對派的獨立媒體, Dozhd (雨露) 有線電視台,也因為舉辦公眾辯論討論二次世界大戰軍事決策,在國內某些地區遭到禁播。如今Dozhd 仍可在網路上收看。

 

今日俄國人民越來越沒有管道去批評政府,揭露難以面對的真相,而當法律或其他審查方式無法讓媒體噤聲時,往往會訴諸暴力手段。

 

就在上個月BBC採訪小組遭受攻擊,他們當時正在報導烏克蘭武裝衝突擴散至南俄境內的情形,不知名群眾襲擊採訪小組,破壞採訪器材。當他們完成警局筆錄,回到車內時,甚至發現設備內的記憶卡資料已遭刪除。

 

除此之外,上個月Dozhd電視台的製作人也在其莫斯科住家外遇襲住院。

 

Anna Politkovskaya慘遭謀殺之後,報導敏感議題的多位記者也相繼遇害,而這些案件都沒有獲得完整有效的調查。

 

正義訴求缺乏政治意願支持

 

《新報》是一開始就大肆報導Anna Politkovskaya案件,努力爭取為她正義的媒體之一。

 

儘管《新報》等媒體大肆報導,仍無法讓官員負起責任,讓司法有效運作。在最近的國際特赦組織訪談中,Anna的兒子Ilya Politkovskiy認為事件的真相尚未公諸於世,仍有很多隱情。

 

他說:「我們還不知道誰是幕後指使者,但政府媒體想要粉飾,結束此案。」

 

檢方應該在庭訊時被害者站在同一邊,但Anna的家人明白表示,他們不同意檢察官的訴訟策略,以及十分不滿歷經五年兩次審判後,仍未能獲得完整的正義。

 

Ilya並不是質疑6月對涉案5名男子的判決(其中兩名遭判無期徒刑),但他相信他們並沒有殺害他母親的政治利益,只是收賄遭到買通的中階執法官員。

 

他說:「在我看來,他們甚至不知道她是誰」。

 

Anna Politkovskaya的家人一直勸5名涉案者,或是任何掌握相關資訊的人,站出來指證2006年謀殺案的幕後指使主謀,但至今他們仍然不願透露。


Ilya說:「我認為唯一的希望是新的政府,因為這需要政治意願支持,擁有政治意願後,事情才會加速進行,我們才能獲得真相,現在的我們可以說是走投無路。」

 

國際特赦組織認為Anna謀殺案件過程仍存有太多未解決的疑點,只有將幕後指使者繩之以法,正義才得以實現。

 

向Anna獻花致敬

 

《新報》總部面街的牆角,鑄著Anna Politkovskaya肖像的銅碑,紀念她的奉獻。最近某一天的早晨,有人在底座前留下一朵康乃馨。

 

受到此舉啟發,全球國際特赦組織倡議者,呼籲各地報紙刊登紀念Anna逝世8週年紀念訊息,倡議者將把支持倡議的報社以及線上媒體的頭版以及報頭輸出,折成許多紙花,放置於《新報》總部紀念Anna的肖像銅碑前。

 

這項行動是希望世人能銘記Anna奉獻一己之力,捍衛人權,不畏權力,堅持報導真相,且因此犧牲生命慘遭殺害。全世界的人們都應該支持她的家人以及她的同事,繼續要求調查案件真相,爭取完整的正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