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流產後遭到監禁

 

「當然,如果我是某個政治家的女兒,這些都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首先,我絕對不會去公立醫院,因為(我會有足夠的)錢去私立醫院。我,一個窮女人,可以去哪裡生小孩呢?當然是每個人都去得起的地方。他們侵害人們的權利,特別是女性的權利…我必須要強調,這項議題就是女性地位的不平等。」——克莉絲緹娜(Christina),2013年9月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

「死因沒有確認,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嬰兒死了。當他們連最基礎的證據都沒有時,怎麼可以拿我小孩的死來指控我加重殺人罪?」——克莉絲緹娜。


當克莉絲緹娜在薩爾瓦多位於聖米格爾的醫院病床上因劇痛醒來時,她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即是站在她身旁穿著藍色制服的警察。

 

「當你剛從麻醉中恢復意識,整個人會昏昏沉沉的,我那時看不清楚,眼前每個東西都很模糊,」克莉絲緹娜回憶道。「我能看到某個東西在閃爍,但是我告訴自己,醫生不是穿藍色衣服,然後我看到他的徽章在閃爍,就在那一刻他告訴我:『你因為謀殺你的小孩而被捕了。』」

 

克莉絲緹娜感到一陣劇痛而衝到廁所的時候,她才18歲,且懷有身孕。她失去意識,被家人發現她大量失血、倒在血泊之中,送醫後,她不僅沒有被當做正在受苦的病人對待,反遭指控是名罪犯。醫院職員向警察舉報她涉嫌進行人工流產,而薩爾瓦多全面禁止所有情況下的人工流產。

 

警察開始問她問題的時候,她才剛恢復了一點意識,就在那時,她發現自己流產了——同時被指控犯下殺人罪。

 

她的故事幾乎在一瞬間成為全國新聞,2005年8月,克莉絲緹娜因加重殺人罪而被判處30年有期徒刑。

 

「一個鑑識醫學機構的醫生寫道(關於我的狀態):『她在分娩過程中受到驚嚇,失去意識且無法幫助她的嬰兒』,」克莉絲緹娜說。「…死因沒有確認,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嬰兒死了。當他們連最基礎的證據都沒有時,怎麼可以拿我小孩的死來指控我加重殺人罪?」

 

克莉絲緹娜自己認為,她的判決有部分歸因於社會對女性的歧視與偏見:「在審查我的案子時(在最初的聽證會),檢察官說:『她有義務幫助她的小孩。』但是,倒在地上失去意識的我要怎麼帶著我的小孩趕到醫院?」

 

基於其判決有過度、苛刻與不成比例之虞,2009年8月克莉絲緹娜終於獲釋,那時她已被迫與她年幼的兒子分開,入獄服刑4年了

 

「這種情形不僅侵犯個人權利,對女性來說,這樣的『犯罪行為』,」克莉絲緹娜說,「也導致家庭破碎。這不只是單一議題,而是一連串的議題。」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