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WIRE】與薩爾瓦多的女性一同並肩奮戰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作者:Shiromi Pinto

 

國際特赦組織於9月25日發表最新報告,指出薩爾瓦多禁止人工流產的法令帶來種種可怕的影響,同一時間世界各地的行動者為此團結起來,並肩作戰。

 

「在薩爾瓦多有句俗諺:富人流產,窮人流血,」Vicki Knox說,她是中美洲婦女網絡(Central American Women’s Network,簡稱CAWN)聯合會長。這句話讓在場所有人了解到,貧困的薩爾瓦多女性在決定是否發生性關係或生兒育女時,所面臨的極度弱勢情形。

 

在薩爾瓦多,人工流產是受到全面禁止的,不論你是因性侵而懷孕、懷孕或生產過程中有生命危險、或是胎兒根本無法存活,人工流產在薩爾瓦多就是刑事罪。

 

這樣的社會不公義,甚至可說是醜聞,促使我們昨晚在國際特赦組織倫敦總部聚集在一起,不論是像我一樣的國際特赦組織成員,或來自中美洲婦女網絡,或是爭取身體自主權的My Belly is Mine行動者,我們的現身都是為了表示與成千上萬名薩爾瓦多女性站在同一陣線,她們的生命自主權被剝奪,起因為一項已不適用於現今社會的法律。

 

Vicki和國際特赦組織的Guadalupe Marengo談論駭人聽聞的「Las 17」案件——17名女性因人工流產或意外流產,以及其他懷孕相關的「過錯」而入獄,讓這項禁令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逐漸浮上檯面。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瀕臨死亡:薩爾瓦多針對婦女的暴力與人工流產禁令》中收錄了許多相關案例。

 

中美洲婦女網絡聯合會長Vicki Knox (中)和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副主任,Guadaloupe Marengo (右)© Amnesty International

 

流產卻被判40年刑期

 

瑪麗亞.特雷莎.里維拉(María Teresa Rivera)即是其中一例,2011年11月某天早晨,她被發現倒在浴室地板上不斷出血,她流產了,但這之前她並不知道自己懷有身孕;當她被送到醫院時,院方人員向警局舉報她疑似有做人工流產,儘管沒有確切的證據,瑪麗亞仍因殺人罪遭到起訴,並被判處40年徒刑。

 

她仍然在獄中服刑,就在幾天前,國際特赦組織尚未發表報告前,我們的成員前往薩爾瓦多唯一的女子監獄探望她。報告發表與當地社運活動一同進行,其中包括Agrupaçion非政府組織,該組織持續努力為那17名女性爭取特赦。

 

貧窮,是瑪麗亞和其他16名女性的共同點。那些被舉報、審判並入獄的女性都很窮困,如來自薩爾瓦多的愛爾瑪(Almá)所說:「人工流產會花光我們的薪水,不然就得變賣物品才負擔得起。」至於司法體系只根據片面「證據」即宣判這些女性有罪,她表示:「司法界…呼應的是政治利益。」

 

人民的力量

 

但《生殖健康要略》(Reproductive Health Matters)的期刊總編指出,若有足夠的人們採取行動,依然是有希望的,並引用西班牙近期因人民的力量決定廢除反人工流產法案為例。

 

這樣的可能性激勵了我們,我們到走廊上簽屬請願書並高舉花朵拍照,傳遞我們懷抱希望,並與那17名女性站在一起的訊息。

 

這是人們團結並付諸行動的力量,我們的最終目標是說服薩爾瓦多當局終止這樣的嚴刑峻法,請妳/你今天就採取行動、送出連署。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後記:該活動與中美洲婦女網絡和《生殖健康要略》期刊共同策劃,是國際特赦組織「我的身體.我的權利」這項針對性和生殖權利的全球運動中,最新一波的薩爾瓦多行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