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安門坦克人攝影師斯圖亞特:「這是大衛對抗歌利亞的瞬間」

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一名男子站立於一列坦克車前 © Stuart Franklin. Magnum Photos et Nouvelles Images Editeurs.

 
當世界知名的攝影師斯圖亞特‧法蘭克林(Stuart Franklin)站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五層樓高擁擠的看台上,將他的相機對準一個站在一列中國坦克車前挑釁的男子,斯圖亞特覺得自己離他太遠了。
 
但在1989年6月5號那天的25年後,那張照片最終變成了個人抵抗政府強權的象徵。


這就是事情如何發生的過程。

 

從「胡士托」到鎮壓發生

 

斯圖亞特在1989年6月3號的前一個星期抵達北京,而6月3號那天晚上,中國政府用令人憤慨的手段鎮壓著一群愛好和平的學生。

 

他在馬格蘭攝影通訊社的編輯知道,同年4月一位學生在北京主要廣場絕食的行動,正逐漸演變成極具歷史意義的事件。斯圖亞特被指派完成這項工作。

 

「我真的很想去。我知道當時的情勢十分嚴峻,因為在中國反抗政府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斯圖亞特在他南倫敦的家裡說。

 

這位攝影師幾乎只帶著背包和相機來到中國首都。他租了一台腳踏車,然後開始在城市中旅行。他試著去理解這些發生在他身邊史無前例的事情。

 

「這一切令人驚奇,當我到達這裡的時候,這裡的氣氛很像『中國的胡士托音樂會』,雖然帳篷裡有人在絕食,但也有人們交談和音樂。有一種搖滾音樂節的感覺。」他說。

 

但是情勢很快轉為嚴峻。當坦克車出現,中國政權必須得採取決定性的行動。

 

「事情改變了,當軍隊在6月1日、2日進來時,氣氛變得更為凝重。他們開始開槍,射殺民眾,然後逐漸展開鎮壓。」

 
阻擋坦克的男子

沒有人知道6月3日、4日,當中國軍隊在天安門碾壓學生,工會領袖和城市居民時,究竟有多少人因此死去。
 
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這樣的事。

當1989年6月5日的太陽升起,斯圖亞特衝到僅與天安門廣場隔一條街的北京旅館的陽台,外國通訊記者們都聚集在那裡目睹底下最新的發展。

接著大家看見了他。
 

長安街上有一名身著白色上衣和黑色褲子的男子站在一列坦克車前,手上僅提著兩個袋子。

他從一邊移動另外一邊,避免他們更靠近。坦克車和他一起移動。

「我們完全被嚇到了。我預期坦克車將會緩慢推進,但事實上坦克車並沒有這麼做,而是開始和那名男子談判,這件事令人非常驚訝。」斯圖亞特說。

 
「那是個大衛與歌利亞的時刻。他在巨大的坦克車前顯得非常渺小,這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一名男子如何影響控制國家政府的力量。」
 
斯圖亞特興奮地按下他相機上的按鈕,就像他之前在其他示威抗爭中做的,捕捉了在中國很罕見的情緒。
 
「當我拍照時,我想的是我人在幾英里外的地方,太遠了。我真希望能再近一點,我希望我人就在街上。我回想起某些非常珍貴的攝影作品,例如1968年俄羅斯坦克開進布拉格,捷克人站在坦克車前示威抗爭的相片。那時我想,天啊,我人在好幾英里外,沒辦法拍到更好的照片,」他看著自己在25年前拍攝的一系列相片說。
 

世界知名攝影師斯圖亞特用鏡頭紀錄下了1989年天安門事件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你拍到照片了嗎?」


隔天,當他試著將底片裝在法國電視製作人的茶罐裡偷渡出境時,他接到了一通來自巴黎的電話,是馬格蘭攝影通訊社的新編輯打來的。編輯問只問了句:「你有拍到站在坦克前的男子嗎?」

那一刻斯圖亞特明白,那張照片接下來將會流傳好幾年。


「我們在北京沒有電視,所以不知道那幅影像廣為流傳的程度。這件事被BBC和其他新聞媒體在世界各地宣揚開來,人們將會看到一名男子站在坦克車前的影片,阻擋並停止坦克前進,而這成為一個象徵,」斯圖亞特解釋道。
 

「如果這件事在今天發生,每個人都會在推特(tweet)上討論,每個人都會有那張照片。如果我必須用一個詞彙描述這件事,那就是勇氣。這定義了一個人不平凡的勇氣,選擇站在一列坦克車前,為了社會正義而犧牲他個人的性命。」

 

 

我們心中永遠的坦克人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