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遭指控發動化武攻擊後可能招致國際武裝干預

29 August 2013

syria-navy-destroyer-290813.JPG
美國及其他各國政府計畫對敘利亞政府採取軍事行動。


© U.S. Navy via Getty Images


問題與回應

 

引言


近日,某些政府已經表態,計畫對敘利亞政府採取軍事行動,因其被指控應對8月21日的化武攻擊事件負責。  數十名平民,其中包括許多兒童,明顯於該次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郊區的攻擊事件中喪生。

 

國際特赦組織既不譴責,也不縱容這樣的一個國際武裝干預。  同時並不對任何該種形式的行動,其合法性及道德標準作任何表態。  面對武裝衝突的情況,國際特赦組織聚焦於確保交戰雙方尊重國際人道法及人權。

 

國際特赦組織有找到任何關於敘利亞使用化武的證據嗎?


國際特赦組織已經向8月21日首都大馬士革東部的東Ghouta地區發生的化武攻擊事件的倖存者們,及化驗殉難者與治療受感染者的醫生們蒐集情報。  我們同時與化學試劑專家分享了這些情報及其他被指稱為化學溢漏的資訊。  基於專家做成的研究及分析,國際特赦組織認為,化學毒劑很有可能汙染了鄰近於Ghouta東部的Zamalka與Ain Tarma等城鎮的數個居住區。

 

根據專家諮詢內容,這種化學毒劑引起的症狀和受到含有機磷的神經性物質引起的症狀相同。  這些試劑是一種叫做膽鹼酯酶抑制劑的一部份。  膽鹼酯酶抑制劑的功能是抑制一種負責將神經訊息有效傳導至肌肉的酵素的作用,導致肌肉活動減少。  由含有機磷的神經性物質引起的肌肉活動減少也會導致非自主性的肌肉運動,包括抽動和抽搐,以及瞳孔的收縮。在攻擊事件發生後,這些症狀都可以在Zamalka 和 Ain Tarma地區看到。

 

國際特赦組織並沒有足夠的資訊可以斷定,是何者使用或是投放化學毒劑至Zamalka 與 Ain Tarma的汙染區,該地區目前係由反對派所控制。

 

國際特赦組織至今尚未能夠對8月21日發生於大馬士革西部Mo’damiya地區的化武攻擊事件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然而,影片畫面中顯示出,該區受感染者與Ghouta東部地區的受感染者有相似的症狀。  因此,國際特赦組織憂心Mo’damiya地區也受到同樣的化學毒劑汙染。

 

結論上,關於追蹤化學毒劑的投放,及係由何者所為,需要能夠自由進出受感染區並取得相關訊息的專家進行實地考察。

 

聯合國小組是否在敘利亞找到任何使用化學武器的證據?


它的工作仍在進行中,且尚未發表任何調查結果。

 

針對敘利亞阿拉伯共和國使用化學武器的的指控,聯合國調查團已於8月19日開始行動,並參訪了三個據稱於今年稍早被投放化學武器的地點,包含了位在Aleppo省的Khan al-Asal 地區。  緊接而來,最近被指控於8月21日發生的化武攻擊事件,迫使敘利亞當局同時開放聯合國小組進出該區域。  聯合國小組因此於敘利亞花費長達14天進行調查,並且可能延長。

 

該小組的工作迄今因安全問題而受到阻礙。  其車隊於8月26日行進間受到襲擊,聯合國調查團為強化團隊的安全,推遲了27日的參訪行程。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於8月28日表示,調查員總共需要四天,以針對8月21日的攻擊事件進行實地考察,並需要更多的時間分析他們的調查結果。

 

國際社會必須確保敘利亞政府及反對派勢力允許聯合國調查團能夠不受限制的進出其欲訪查的地區,並對其作業提供全面性的合作,以便其判斷化武是否確實有被使用。

 

如果他們找到的證據,那會代表什麼?


任何被確認的化學武器使用當然都是非常嚴重的。  此類違禁武器的使用將會是一個對於國際人道法的的重大侵害行為,並且構成戰爭罪行。  (蓄意對平民使用任何種類的武器亦為是)

然而,聯合國調查團的任務僅為確認化學武器是否被使用,而非查明肇因者。

 

那麼,當他們找到化學武器使用證據時,國際社會應該採取何種行動?


由聯合國授權的敘利亞調查委員會必須獲准訪問敘利亞,以評估由誰應對該起攻擊事件負責,同時根據國際法,於武裝衝突的背景下對其他正受有指控的罪行進行調查。  有鑑於委員會自2011年8月成立後,便被敘利亞拒絕入境,聯合國安理會應要求敘利亞政府及反對派勢力,允許其參訪兩方各別控制下的領土,並與其通力合作與查詢。  其他所有國家的政府皆應使用任何其所具有的影響力,與各方折衝,以支持這項需求。

 

國際特赦組織已多次呼籲,聯合國安理會應同時提交敘利亞之情勢至國際刑事法院,以確保使用化學武器、其他戰爭罪及反人類罪之究責。

 

國際特赦組織對於軍事干預/武力使用的立場是什麼?


國際特赦組織一般不譴責,亦不縱容國際關係中採取的武力對策,亦不做任何評論或判斷為武力使用辯護。  在敘利亞的武裝衝突背景下,我們並未呼籲武裝干預,而以推動國際社會採取其他措施,以保護平民,並防止進一步犯下違反國際法的罪行,包括反人類罪。〈見下〉

 

在國際武裝干預的情況下,國際特赦組織聚焦於這種干預行為是否於國際人權法及適用人權上有所根據。

 

各國不應該在對敘利亞使用武里之前,窮盡所有手段嗎?


國際特赦組織一般既不譴責,亦不縱容武力使用的對策,因此並不會對於武力使用的合理性採取任何的立場。然而,我們對於衝突期間依據國際法進行的犯罪追訴,顯然做得不夠。

 

雖然聯合國與阿拉伯國家聯盟的敘利亞共同特使Lakhdar Brahimi,一直試圖召開國際會議,以解決敘利亞危機,但聯合國安理會中的瓶頸仍阻礙了解決衝突的嘗試。  敘利亞政府正恣意進行並犯下嚴重侵害人權的罪行,包括違反國際法的犯罪,因其相信盟國,如俄羅斯及中國,將提供保護。  除非動態變化,並針對各方有效的施壓,否則很難看到就單獨談判得以如何化解危機。

 

針對性的制裁〈即凍結總統Bashar al-Assad及其他可能涉及下令或實施違反國際法之罪行之人士的資產〉,將敘利亞情勢移轉至國際刑事法院,並部署國際人權監視者,將有助於進行富有成效的談判,旨在為尊重全敘利亞人民的人權提供一個解決之道。

 

如果軍事干預繼續進行,國際特赦組織對於外國軍事力量及敘利亞政府有何呼籲?


任何由美國、英國、法國或其他國家針對敘利亞發起的攻擊,將會成為敘利亞與外國軍事力量之間,國際武裝衝突的開端。  同時有一個正在進行的,於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集團間的非國際〈內部〉武裝衝突〈見下〉。  至關重要的是,涵攝於衝突中的各方充分尊重國際人道法〈戰爭法〉及適用的人權法。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他們遵守國際人道法,尤其關於保護平民生命之部分。特別是,他們應該:
禁止針對平民或民用物件。


禁止濫用和過度攻擊。


禁止使用大殺傷性武器或其他國際人道法禁止使用的武器,如集束炸彈。

 

採取一切必要的預防措施,避免人民受到攻擊,包括在可行的情況下,對平民發佈警告,並特別留意被關押於軍事基地及設施的拘留者。


禁止利用平民使軍事目標免於受到攻擊〈也就是人肉盾牌〉。

 

國際特赦組織對於國際社會整體有何呼籲?


國際社會整體應採取下列措施:


應採取緊急措施,嘗試緩解該國境內嚴峻的人權情勢,其中有超過4.25億人流離失所。  特別是,其應確保敘利亞武裝衝突的各方允許人道組織和機構不受阻礙的進


出,以對平民提供援助。  至於敘利亞政府方面,此應包括跨境出入,以及交互通行。  各方必須允許在基礎需求上提供援助,排除歧視。


其應加緊努力,分擔責任,緩解敘利亞鄰國緊張,以協助並保護逃離衝突的難民。  敘利亞鄰國和其他收容敘利亞難民的國家必須確保沒有敘利亞人受到強制遣返。


其應承擔共同責任,依據國際法,針對於敘利亞或世界任何地區的犯下的反人類罪和其他罪行進行調查與起訴。  特別是,其應於國家法院介入前,尋求普遍管轄權,
以求公平審判。  對於遲遲無法將敘利亞情勢提交至國際刑事法院的聯合國安理會,這點尤其重要。

 

國際特赦組織對於提供敘利亞政府軍或武裝反對團體軍援的國家有何呼籲?


在缺少國際武器禁運的情況下,因敘利亞武裝部隊及同盟民兵以各種常規武器所發起,廣泛而有系統的攻擊,已導致反人類罪,任何提供敘利亞政府武裝援助的國家應馬上停止此類移轉。  包括所有武器、彈藥、軍隊、安全和警務裝備、訓練,以及人員。

 

此外,敘利亞的反對派集團也不應接收任何武器轉運,當地集團具有嚴重違反人權及國際人權法的實質風險。  舉證責任應考慮到軍事移轉至反對派武裝集團的狀態,先確立具體、可行且可核查的機制,以消除所有的實質風險,使所有軍事裝備不被濫用,或被挪用為嚴重侵犯人權,或違反國際人道法的便宜工具。

 

國際特赦組織對於敘利亞內部武裝衝突之各方有何呼籲?


國際特赦組織對於該衝突之各方呼籲:

  • 停止針對平民及民用目標之攻擊。
  • 禁止濫用及過度攻擊。
  • 停止草率處決、酷刑及其他虐待。
  • 釋放任何因其宗教、種族或政治理念而受拘禁之人士。
  • 溝通並研擬一套針對指揮下武力濫用的零容忍政策,並公開譴責濫權行為。
  • 提供獨立國際調查委員會入境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的許可,以調查所有依據國際法被指控的罪行,及對於國際人權法的違反與侵害。
  • 允許人權組織及國際媒體充分並不受阻礙的進出各方控制的地區,包括拘留中心。

 

敘利亞的盟國,如俄羅斯和伊朗,應採取何種行動以降低平民的危險?


俄羅斯及敘利亞政府的其他盟國應停止供應政府軍武裝。並應與其他國家共同努力,施壓敘利亞以嚇止其觸犯國際法罪行,同時讓人道組織,如聯合國授權調查委員會和人權組織,得以不受阻礙的進出。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