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烏魯木齊動亂遭鎮壓已過三年,但仍有數十人遭強制失蹤。

國際特赦組織公開聲明

 

失蹤者的家人為尋找親人而遭騷擾及拘留─2009年七月二十九日抗議之三週年。

中國官方自三年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烏魯木嚴酷鎮壓維吾爾人起,至今有近百名維吾爾人仍然遭當局強迫失蹤,失蹤者的家人對於他們的下落、安危或法律地位毫無音訊。

 

失蹤者的家人因探求、找尋其親人之消息而遭當局在新疆以扣留、威脅並恐嚇他們,企圖持續防止其尋找或呈文到高層。這個月,維吾爾族數十名失蹤者的家人終於公開表達他們的訴求,要求得知親人消息並且平反。於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的訪談首度對外揭露他們故事的人有提到他們因而遭受加倍的監視、威脅和命令,以恫嚇其向海外團體談論此事。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中國當局揭露遭強迫失蹤者的下落和其法律地位,並停止迫害其找尋答案及平反的家人。

 

維吾爾人在2009年的七月五日,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都的烏魯木齊一同聚集抗議政府知情遷移(移居)至廣東省韶關市的維吾爾工人在六月二十六日遭屠殺卻無任何行動。在和平示威之際,因警方對抗議人士使用武力而引發人民暴動。官方數據指出,有197人因暴動而身亡,其中以中國漢族居多。

 

國際特赦組織於動亂後所蒐集的目擊者說法讓人懷疑官方對該事件的說辭,並指出警方對示威者非必要或過度的武力使用,其中包括毆打、使用催淚氣及對群眾掃射。事發後的大規模逮捕因挨家挨戶的搜索而導致近千人遭肆意拘捕。眾多調查報告事後詳載維吾爾人於拘禁時普遍的遭強迫失蹤和使用嚴刑及虐待。

 

近百人依然強迫失蹤。在過去的一個月,數十位維吾爾家人已公開揭露其親人自2009年七月便失蹤的故事,其中遭拘禁時最小的只有16歲。失蹤者的家人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烏魯木齊、喀什地區和墨玉縣(和田地區)。

 

在那些失蹤者之中,有一名屠夫、一名汽車機械師、一名餐廳經理、一名公車司機、一名街頭的水果攤販、一名廚師、一名十六歲的學生、一名剛從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一名廚師兼音樂家以及一名剛從外國設計學院畢業的學生。其中,只有19人的家屬願意將他們的姓名公開,大家都害怕當局的報復。

 

這些公開表態親人失蹤的家屬恐怕只是強迫失蹤者的冰山一角。

 

Imammemet Eli 的母親Patigul Eli 說,在過去幾年,她在烏魯木齊的警方和政府機關前,碰到也在尋找有關其親人因2009七月的大規模逮捕而失蹤的信息的其他將近30個家庭。有報導指出烏魯木齊公安廳的王明山(wang mingshan)局長已接獲100個來自失蹤者家屬拜託其給予協助尋找親人的請求。

 

根據一位家屬的說法,光是和田地區-墨玉縣-就有超過200個家庭有親人失蹤。其中許多家庭一直因害怕對外談論此事會遭當局報復懲罰而卻步。儘管往返烏魯木齊和北京的財務負擔對許多家庭而言相當可觀,但他們仍不惜數次前往尋求消息。有些家屬說他們並非要向當局請求平反或賠償,而只想知道親人的安危(是生是死)。有些更認為生活在不確定中遠比一開始就得知噩耗還難受。

 

國際機構中,包括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在許多事件中認為中國當局拒絕失蹤數月、數年者其家屬知道其下落的權利,違反禁止酷刑和虐待。

 

以下是其中數個最先向自由亞洲電台公開的個案,且國際特赦組織也透過其他不同管道確認其真實性。

 

2009年七月九日,當時33歲的Turghun Obulqasim遭警方從其工作地點位於烏魯木齊華僑酒店的梅迪那餐廳帶走,其中亦包含另外4名員工。在七月五日,烏魯木齊的抗議當天Turghun 正於餐廳內工作。其餐廳及酒店經理Salfurat因示威抗議引發暴動而關閉餐廳並深鎖大門以保護其員工。Salfurat 同時允許他們待在飯店內以避免街上民眾和警方持續的暴動和鎮壓。Salfura說,無論是Turghun 或是其他人員,皆無在七月五日當天或日後外出。 根據他的說法,華僑酒店內的4個餐廳內超過70名員工於七月九日遭警方逮捕。

 

事後Salfurat 得知Turghun 被帶到烏魯木齊的Lyudawan公安局,他便安排送錢給Turghun。然而,當他在兩天後回到公安局時,則被告知Turghun已不再該局,但卻未說明其被往何處。Salfurat持續努力,試圖搜尋Turghun,但卻遭公安質問並警告他停止尋找。隨後,他則提供Turghun的妻子Merhaba金錢協助(一個月600元人民幣)以找出Turghun的下落,但Turghun的失蹤使Merhaba無法維持其與孩子的生計。

 

Merhaba說她從丈夫被帶走那天便開始尋找其下落。她說: " 我已數不清我究竟去了市公安局多少次詢問我丈夫的事。我每個禮拜都去,有時候星期二去,有時候是其他天。每次去他們都告訴我 '回家吧,好好照顧小孩。我們會再跟你聯絡。回家吧' 。"

 

這三年中,中國當局沒有一次告訴她任何關於她丈夫的下落或安危。

 

當問到她是否有請律師,她則說: " 沒有"。 她說,去年當局告訴她他們會幫她找名律師,但至今仍未有動作。又問她為什麼拖了這麼久時,她卻回應: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當在問到如果聘請律師對她是否會有困難時,他說: " 當然會。為我們來說請律師是個困難而且還有各種不同的挑戰"。

 

Merhaba 述說她每次會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看見5~6個也在找他們失蹤親人的家庭,一個她最常去尋找答案的地方。"我們會談一下,然後各自回家去。" Merhaba和Turghun 有一個年幼的孩子。

 

Nebijan Eli, 在2009年被拘禁時才16歲,是近期公開揭露的家庭中最年經的。他的父親Elijan Eli 敘述他最後一次見到他是Elijan Eli與數人在烏魯木齊的街上被近30名公安包圍強行帶走。

 

Elijan Eli 回述他看到兒子被拳打腳踢進一輛公安箱型車內然後帶走。他騎摩托車,試圖跟著公安車,但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當我目睹那一幕(被毆打踢踹)時,我感到無助,我就問自己我從沒想過的問題,我為何要把我兒子帶到這世上。"

 

Elijan向公安詢問他兒子時,他們告訴他Nebijan並沒有在拘留名單上。

經過三年的詢問,Elijan Eli 仍未得到任何關於他兒子下落和安危的答案。

 

Abaxun Sopur,4個孩子的父親,七月七日那天在烏魯木齊被公安帶走。Abaxun是一名水果商, 根據其妻子Reyhangul Tahir的說法,Abaxun 在七月五日動亂當天其實刻意遠離烏魯木齊內正在暴動的區域,改移到離暴動較遠的華苓區去販賣水果。七月五日晚上, Abaxun 平安回到家,並決定隔日暫時不做生意。然而,七月七日那天,他再度外出販賣水果。當天傍晚,Abaxun打電話給他的妻子說他和一些朋友在回家的路上被公安攔下。他告訴她,由於許多街道都已經封閉,公安願意載他和其他友人回家。但事實上,公安卻將他們帶往烏魯木齊人民廣場附近的盛名(音譯)派出所。Abaxun告訴他的妻子不用擔心,他很快就會回家了。但是,到了晚上十一點,Abaxun依然沒回去且手機也呈現關機狀態。之後, Reyhangul就無法再與他聯繫或從當局口中獲得任何有關其下落的資訊。

 

Abaxun遭到拘禁的一個月後,一群被釋放的維吾爾男子向Reyhangul 證實Abaxun的確於七月七日傍晚被帶往盛名派出所且被一名叫Aytan的哈薩克公安偵訊。隨後,Abaxun及其餘約30人被轉送往烏魯木齊的各個監獄和拘留中心,但他們並不知道Abaxun被送往哪一個。

 

Reyhangul 回述她找到那名哈薩克公安Aytan後,他證實其偵訊完Abaxun後並沒有找到任何可以繼續將其拘留的理由。 但是, Aytan的上屬卻不准他釋放Abaxun。 根據Aytan的說法, Abaxun後來被送到烏魯木齊的Diyentey 拘留中心。

 

然而, 當Reyhangul 到了該拘留中心後, 公安們卻告訴她並沒有任何Abaxun被送至該中心的紀錄。 Reyhangul敘述她去遍了所有拘留中心並且詢問了各級的公安和政府當局有關其丈夫的消息,但卻徒勞無功。

 

Reyhangul描述她過去的三年如何鍥而不捨得找尋丈夫。她與也有親人失蹤的其餘7個家庭長途跋涉前往北京去向中央當局請願。不過,她們到那不久便遭將近40名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派來的公安強迫帶回烏魯木齊。

 

Reyhangul說她到北京後便被當局迫使她和四個孩子舉家遷移到喀什地區,以防她繼續向上請願。

當問到她最近是否有收到任何有關其丈夫的消息時, Reyhangul說: " 什麼消息,完全沒有音訊! 到現在什麼也沒聽說。 我根本不知道當局對他做了什麼, 是生是死。 至今, 政府依舊不曾告訴我們任何有關他下落的消息。''

 

'' 這三年裡, 我們未曾聽說任何有關他的消息。 地方公安到我家來大看已經是十天前的事了。 我告訴他我要再到北京去請願有關我丈夫失蹤的事。 上次去北京, 是我第一次去, 就被公安逮捕拘留, 然後便送我們回家。 因為這樣, 我根本無法向他們陳情。 自從那次之後, 我就沒有再聽說有關我丈夫的事了。 而公安聽說我想再到北京時,他們就來了, 村長和公安首長也來了, 他們來逼我不要去。 但他們根本沒提到關於我丈夫的事。 什麼都沒說! ''

 

Reyhangul和其他公開說出此事的家庭一樣,時不時就會有公安拜訪並警告他們不准再向任何提她丈夫失蹤的事。Imammemet Eli 是名從華南理工大學畢業的學生, 2009年的七月十四日於烏魯木齊,他和四名朋友在玩撞球時遭帶走拘留, 當時他才25歲。 Imammemet的朋友們是後被一一釋放,但Imammemet卻下落不明。Imammemet的母親說, Imammemet起出有參與七月五日的抗議,但當抗議演變為激烈衝突時,Imammemet便退出參與。

 

過去的三年他的母親Patigul Eli, 不斷的向當局詢問他兒子的下落。

 

Patigul 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已經快三年了,我卻連我兒子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Patigul 第一次向路得灣公安局詢問Imammemet被監禁在何處時,一名公安暗中給她一張紙條告訴他Imammemet被拘禁在Michuen縣的Midongchu拘留中心。 Patigul 去該拘留中心10次,但每一次他們都說沒有Imammemet被送至該中心的紀錄。

 

Imammemet被拘留9個月後,Patigul從與Imammemet同牢房的囚犯得知Imammemet的消息。其中一位告訴她Imammemet數次被偵訊且使用酷刑。 他又說Imammemet不願進食而且有時還會嘔吐。 在一回的偵訊後, Imammemet 回牢房時甚至法站立。 另一名牢房室友說Imammemet在前兩次偵訊後都還正常, 但第三次卻被帶走三天後才回來, 且回來時已無法站立。 而大概在2009年的八月中, Imammemet被帶去醫院後,就沒在回到拘留中心了。

 

在那之後, Patigul 便沒在聽說有關她兒子的音訊了, 且她的所有詢問也被置若罔聞。

 

" 這個區域的官方人士不願理會我的請求, 因為這件事過於棘手。 而這裡記者們害怕了解我的故事因為這議題太敏感了。"

 

Patigul說在她和海外媒體聯繫後就持續遭監視且到哪裡都被跟蹤。她說, 會有一名公安固定在她家前面看守, 且每四小時輪班。 有一回, 因為她攻擊了一名不願回應她詢問的公安,而被拘留了8天。

 

'' 我去買東西他們(公安)會跟著我,我去拜訪別人家,他們就會在外面等。''

 

對Patigul 這名扶養4個孩子的寡婦來說,她連哀悼或處理她悲痛的心情都無法, 因為她根本無從得知兒子的死活。

 

Patigul Eli 說 : " 如果我早知道我兒子已經死了的話我還不會這麼痛苦,因為我還能把他忘了或至少找某種方式試著接受這樣的命運。"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