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飢餓、懲罰和恐懼 馬杜洛政府迫害人民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尼古拉斯.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指示下,委內瑞拉安保部隊執法過當,對人民使用武力;並恣意拘留數百人,其中包括許多青少年。部隊擴大鎮壓政策以控制人民,尤其將矛頭指向發起1月21日至25日示威遊行的貧窮地區居民。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秘書長 Erika Guevara-Rosas 表示:「馬杜洛當局操弄恐懼和懲罰作為社會控制手段,打壓要求改變的人們。他的政府持續攻擊最貧困的民眾,恐嚇、拘留甚至謀殺他們,卻聲稱這是在保護這些民眾。」
 
委內瑞拉長時間處於大規模的人權侵害危機中。自2015年來,食物及醫療資源短缺、惡性通膨、暴力和政治壓迫等惡劣情況,已迫使超過三百萬人逃離家鄉。
 
艱困處境下,數千人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做出改變。1月21日至25日,全國爆發多起示威,尤其是向來備受忽略的貧困地區。這些地區也是親馬杜洛武裝團體(通稱「集體黨」)據點,居民十分倚賴政府發放的有限糧食。
 
僅僅五天的示威活動,造成至少41人喪生,死因皆為槍傷。超過900人遭恣意拘留。光是1月23日全國串聯示威當天就有770起恣意逮捕通報。
 
1月31日至2月17日間,國際特赦組織於拉臘州 (Lara)、亞拉奎州 (Yaracuy)、瓦爾加斯州 (Vargas) 以及首都卡拉卡斯 (Caracas) 內不同地點進行研究,收集超過50則證詞並記錄下15起代表案例,包韓嚴重人權侵害以及違反國際法的罪刑。調查結果將於公開報告中全面揭露。
 
 
不同地點蒐集到的證據有相似模式可循,顯示國家當權者以選擇性法外處決作為社會控制的手段,利用委內瑞拉國家警察(Bolivarian National Police, PNB)的特別行動部隊(Special Actions Force, FAES)壓迫參與抗議行動的群眾。卡拉卡斯及國內其他地區中,最貧窮地帶受到的影響與汙名化最為嚴重,受害人數最多,當局事後更宣稱這些受害者為衝突中身亡的「罪犯」。
 
 
法外處決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委內瑞拉境內各處,六起由特別行動部隊的法外處決犯行,手法皆極為相似。每件個案中,受害者皆和先前抗爭活動有所連結,其中幾位受害者對馬杜洛的批評在社群媒體上廣為流傳。
 
六名受害者皆為年輕男性,當局宣稱他們在與特別行動部隊的衝突之中喪生。特別行動部隊竄改事發經過,並將受害者描繪為罪犯,聲稱他們某些人有前科,試圖合理化他們的死亡。
「如同我們多次在委內瑞拉所見,當局想要我們相信那些在抗爭中死亡、多數為來自低收入區域的年輕人是罪犯。他們唯一犯下的罪行只是膽敢要求改變和活得更有尊嚴。」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秘書長 Erika Guevara-Rosas 表示。
 
 
1月23日, 宣布對馬杜洛與卡羅拉市長發起抗議行動的語音留言迅速傳開。身為組織者一員的Luis (Luis Enrique Ramos Suárez),暱稱在該錄音中被提及。隔天,特別行動部隊官員在卡羅拉城(Carora)處決了29歲的Luis。
 
1月24日當天,超過20名特別行動部隊成員多數蒙面且全副武裝,非法搜查Luis的居所並虐待包括其父母和六名小孩在內共十位家庭成員。在確認Luis就是語音留言中的化名組織成員後,他們逼Luis跪在房間中央並暴力毆打,一名警官則在旁拍照。
 
部隊官員將Luis 的家庭成員監禁於另一個房間,恐嚇並毆打他們,接著他們被迫離家。委內瑞拉國家警察的車隊將他們載至兩公里外丟包。幾分鐘以後,他們在Luis的胸口開了兩槍,他立即死亡。
 
根據所獲證詞,Luis遭到處決之後,特別行動部隊官員在屋內開槍以製造槍戰的假象。為了偽造證據,他們破壞犯罪現場,將屍體一路拖到車上,並載往停屍間,此舉違反了刑事調查的最低限度標準。
 
 
過當使用武力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多起國家安全部隊犯行,包括兩名年輕男性遭殺害,及另一名年輕男子在參與抗爭時被開槍射傷的案件。國家警察跟國家警衛隊(Bolivarian National Guard)兩方皆有涉案。
 
19歲的麵包師傅Alixon Pizani在1月22日與一群朋友在首都卡拉卡斯以西的卡蒂亞(Catia)參與抗爭時,胸前遭到槍擊而死亡。據數位目擊者說法,有一位身穿國家警察制服的人員在摩托車上持手槍任意朝人群射擊,使兩位民眾受重傷。
 
Alixon在未獲當局協助的情況下被載往一家醫療中心,隨即傷重不治。Alixon的家人表示,特別行動部隊官員在醫院門口對Alixon的朋友和家人們開槍,他們隨即逃至室內躲避。至今檢查官辦公室沒有任何展開調查的跡象。
 
 
恣意拘留
 
根據委內瑞拉的刑事論壇(Foro Penal),自1月21日至31日,當局在全國拘留了132名孩童和青少年。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下其中六起任意拘留案件,包括四名在聖費利佩城(San Felipe)參與或圍觀1月23日抗爭的青少年。
 
在與國際特赦組織的訪談當中,他們表示被捕後遭到毆打,當局聲稱他們是「暴力抗爭者」(guarimberos)和「恐怖份子」,並讓他們暴露於刺激性物質之中,阻礙其睡眠,更威脅要殺害他們。根據他們的證詞,羈押他們的官員隸屬於數個不同的國家安全部隊,還有平民裝扮的人員陪同。
「恣意拘留超過百位青少年並施予構成酷刑的殘暴對待,顯示出當局不計任何代價也要阻止抗議群眾。」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秘書長 Erika Guevara-Rosas 表示。
 
根據國家法律,四名遭控告的青少年不應該受到羈押,但在法院命令下他們已經被關了八天。他們在少年管束中心(the Rehabilitation Center for Minors)裡待了四天,該中心屬軍事機構,他們在裡面被迫剃頭,被迫唱出「我們是查維茲的孩子。」之類的句子。
 
1月29日,受理其中三案的一位法官公開表示她接到命令要繼續拘留青少年,儘管此舉並無法源依據。該名法官在做出此發言後,隨即遭解除職務並離開國家。四位青少年仍然在等待審判,人身自由持續受到限制。
 
這些青少年表示,生活在經濟、社會及政治危機中令委內瑞拉年輕人感到絕望,就連取得食衣住行、教育資源都困難重重。許多人表達出想離開委內瑞拉,尋求更好未來的渴望。
 
 
初步建議
 
委內瑞拉當局必須終止長期以來的鎮壓政策,並負起責任,確保人權侵犯或國際法罪行受害者得到遲來的正義及真相,並獲得賠償。
 
「委內瑞拉的司法系統將人權受害者排除在外,少數勇敢舉報的人從來就無法獲得當局正面回覆,更會將自己至於險境。」Erika Guevara-Rosas 說。
 
委內瑞拉通往正義的道路阻礙重重,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必須採取行動,解決委內瑞拉有罪免責的猖獗現象,透過建立一個獨立的調查機關,來監管並回報該國的人權狀況。
 
 
此外,國際刑事法院(ICC)檢察官辦公室應充分考量這些調查報告,若認為報告內容有充分依據,應將其併為現行初步審查內容的一部分。
 
最後,真正關心委內瑞拉人權狀況的國家應探討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的適用性,在委國受害者求助無門的情況下,作為訴求司法正義的替代途徑。
 
Erika Guevara-Rosas 表示:「國際正義是委內瑞拉人權受害者的唯一希望。各國應啟動所有機制防止進一步的暴行發生。」
 
 
聯合國人權危機報告為邁向真相的第一步
 
 
3月20日於日內瓦的人權理事會,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蜜雪兒.巴舍萊 (Michelle Bachelet) 對委內瑞拉的人權危機首度發表更新報告。針對此事,國際特赦組織美洲區域秘書長 Erika Guevara-Rosas 表示:「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委內瑞拉違反國際法、嚴重侵犯人權的情況。於二月造訪委內瑞拉時,我親眼目睹了這場前所未有的危機,其嚴峻程度亟需最高層級的審查,並追究其責任歸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更新報告呼應我於當地的所見所聞,也反映出委國人民面臨的艱困情況。」
 
「國際特赦組織與委內瑞拉人權危機下的受害者同在,一同爭取真相、正義和補償。我們盼望聯合國的人權部門也做出同樣的努力。」
「鑒於這次危機的規模和嚴重性,以及委內瑞拉邁向正義的嚴峻阻礙,國際特赦組織敦促人權理事會應建立調查委員會,以監督日漸惡化的情況並提出報告,釐清違反國際法且嚴重侵害人權的責任歸屬。我們請求聯合國成員國於6月時考量建立此機制之必要性。」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