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從巴格帕特看印度的種姓和性別歧視


8月24號,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為兩位遭下令強暴再裸身遊街的賤民階級姊妹發起倡議活動,兩姊妹的哥哥和種姓較高的已婚女子私奔,於是北印度北方邦巴格帕特(Baghpat, Uttar Pradesh)村莊內,非民選的種姓長老會議(Khap panchayat)成員為懲戒兩姊妹,下令強暴兩姊妹再裸身遊街示眾。

 

國際特赦組織世界各地的分會均發起類似的連署,如此一來我們全球的支持者都有機會採取行動,目前這已有超過50萬人簽名連署。

 

一些媒體機構隨後發布報告,質疑這份連署。有些媒體說,經民選的印度村民委員會(Gram panchayat)成員和高級種姓成員駁斥這項指控,其他則宣稱國際特赦組織沒有調查這起案件。

 

不幸的是,這些報導轉移了民眾對兩姊妹的注意力,她們和家人仍十分擔心自身安危,整日活在恐懼之中。

 

我們開始注意這起個案時,是印度最高法院於8月18日回覆姐姐Meenakshi Kumari一份厚達146頁的請願書,日前Kumari向法院申訴,請求保護她的家人並深入調查此案。屬賤民階級的Kumari一家人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訴在印度是極罕見的情況。他們同時向國家人權委員會(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和設籍種姓全國委員會(the National Commission for Scheduled Castes)提出控訴。

 

我們立即和律師及Kumari一家人取得聯繫(我們與Kumari一家人保持固定聯繫),並再次閱讀遞交給最高法院的文件,裡面詳細列出遭到騷擾和恐嚇的紀錄。我們同時聯繫官方(聯邦與地方)的記者,但是他們無法證實這些資訊,我們也和當地警方與一位種姓長老會議的領袖取得聯繫,他們表示根本沒有這回事。

 

我們仍持續和Kumari一家人保持聯繫,同時和村莊裡5名Jatav階級(屬Dalit賤民階級)的居民透過電話或面對面交談,他們說,種姓長老會議下達命令,並在村落製造恐懼的氛圍防止賤民階級居民說出實情。

 

其中一位村民告訴我們:「大家很害怕,也不敢出面…Jatav是這裡的少數,只有幾個人而已。如果我們挺身而出,家人很可能會遭遇不測。」

 

基於種姓制度的歧視
 

Kumari一家遞給最高法院的請願書包含其他數項侵犯人權的指控。兩姊妹於2015年5月搬離村落。因為自從她們的哥哥與一名高階種姓的女子私奔後,父親Dharampal Singh和家人開始遭受威脅和恐嚇。

 

Dharampal Singh說:「我很擔心他們(Jat種姓長老會議的成員)會殺害我或我的家人。」

 

向最高法院提交的請願書包含以下幾點:

  • 私奔的Jat婦女在5月2號向德里警方發表聲明,指說她的親戚讓她飽受生命威脅。以下是摘錄內容:

「我想要和Ravi一同生活,否則我不想活了,因為我想生下Ravi的孩子,現在我的腹裡已經懷有Ravi的孩子。我不想回到原本的家,因為我的家人想要殺我,也不想回到夫家,因為他們會打我。我只想跟Ravi一起走,我應該要被允許和Ravi一起走。」

 

  • 根據一份5月24日該賤民階級姊妹的父親和該名Jat婦女的叔叔間的電話對話錄音,後者認為賤民階級的姊妹可能遭到強暴作為懲處,並威脅她們的父親遠離村落。

 

  • 一份於5月30日賤民姊妹的哥哥與警方的電話錄音指出,該名Jat婦女的親戚已經封鎖了該賤民階級家庭的的住家。

 

  • 其他的錄音內容指出兩姊妹很可能遭到強暴威脅,父親的聲明如下:

「2015年4月24日,和我兒子私奔婦女的雙親及她的哥哥帶著其他親戚來到我家,開始說:我們是Jat家族,這個村落也屬於Jat。現在我們會用盡一切手段,將你們逐出村落,並利用你們家族的女兒復仇。

 

接著他們開始頻繁拜訪我家。現在他們的行為變得更加激進,會在半夜兩三點的時候敲打我家大門並威脅要殺害我們、綁架我的女兒強暴並加以殺害。他們還說:現在我們就來看看誰會來救你們、代替賤民階級說些違反我們意願的話或是為你們說話,我們不會讓那些人好過。」

 

警察的角色
 

無論是在該請願書及還是和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的訪談過程中,Kumari一家人說當地警察也曾騷擾和威脅他們。警察還非法地於5月拘留Meenakshi Kumari的親戚三天,並在這期間以酷刑逼供,想問出私奔情侶的下落。另一位叔叔據說也遭非法拘留。

 

Meenakshi的哥哥Ravi因持有毒品在5月遭警方逮捕,隔天他和Jat婦女雙雙進了警局。據Ravi的兄弟和當地警方的電話錄音顯示,警方認為Ravi隱瞞實情並可能被處以更重的刑罰。

 

Kumari一家人決定訴求最高法院是因為他們認為當地警方在處理這件事時欠缺公正和獨立審查。

 

種姓長老會議的本質
 

我們的連署內容中提及種姓長老會議這個非民選全男性的村民會議。但一些媒體質疑此點,點出巴格帕特Sankrod當地的村民會議不但有數名女性參與,還是由賤民階級(Dalit)的女性領導。

 

種姓長老會議(Khap panchayats)和村民委員會(Gram panchayats)是不同的,村民委員會是正式民選的行政組織。而種姓長老會議恰巧相反,由非民選的高級種姓人士擔任,會議通常只局限於同一種姓間的成員,且會議沒有文字紀錄。

 

種姓長老會議握有強大的權力下達命令並鮮少被究責。在北方邦、哈里亞納邦、旁遮普邦和拉賈斯坦邦等地區,當年輕情侶選擇私奔而違反種姓制度的通婚條例時,他們向法院提出假訴訟案、施以暴力處罰方式,甚至是殺害人他人以維繫階級的「榮譽」,並以此聞名。

 

2011年,印度的最高法院形容種姓長老會議是袋鼠法庭(kangaroo courts),原因如下:

「我們近年來耳聞種姓長老會議〈也就是坦米爾納德邦的katta panchayats〉時常在團體內下令或鼓勵名譽殺人、助長殘暴行為和干涉他人生活,逼迫那些雖屬於不同種姓和信仰,但是想要結婚或已婚的男女。我們認為這完全非法,應該要全面根除。」


一份2012年法律委員會報告點出種姓長老會議的行為是「道德警察(moral vigilantism)」,內容說道:

 

「種姓長老會議犯下許多負面的事蹟,包括自行操作法律並逕自宣判跨種姓婚姻是無效且不適合的,不當地懲罰夫妻。公然違法並侵犯人權、影響個人自由。」

 

種姓長老會議成員是不可能承認他們下達違反的命令,因為這會讓他們受到刑事處分。來自賤民階級的男子告訴我們他如何知悉種姓長老會議的命令:「當Jat的村落要舉行種姓長老會議,他們不會通知我們…也禁止我們接近…只有一些Jat少數的好心人會告訴我們:『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在反對你們』。」

 

重點是媒體的焦點不因為隨之產生的新議題而分散:包括印度的種姓和性別歧視,和違反這些不成文規定後須負擔的嚴重後果。

 

我們呼籲應姊妹要求針對此案進行快速、完整而且公正的調查,保障姊妹倆和家人的安全,在以上目標達成前,我們不會停止為此案倡議。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