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人權報告

相關文章

2019年9月15日,香港支持民主的示威者在政府總部前遭受水砲車攻擊。 © AFP/Getty Images

  • 2019年度人權報告檢視亞太地區25國/地區的人權狀況
  • 年輕示威者走上街頭,回應日漸加劇的壓迫
  • 當局以過當武力鎮壓異議,導致拘留、逮捕與死亡個案 
  • 但示威活動對於確保人權勝利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力

 

國際特赦組織於1月30日發布亞洲區域年度人權報告,並在其中表示,為應對整個區域對表達自由、和平集會自由的壓迫,年輕人帶領橫掃亞洲的示威活動起身對抗。

 

《2019年度亞洲區域人權報告》(Human Rights in Asia-Pacific: A review of 2019)中詳細分析與敘述亞太區域25國/地區的人權發展狀況,並記錄了新世代的運動者起身反抗當局對異議的鎮壓、反抗惡質的社群媒體操作、反抗廣泛的政治審查。
 
「2019年對亞洲而言是壓迫的一年,但同時也是反抗的一年。亞太區域的政府嘗試剷除人們基本的自由,人們也進行反擊——年輕人正處於這場奮鬥的最前線。」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區域秘書長尼可拉斯(Nicholas Bequelin)表示。
 
「從香港學生引領大型示威來對抗中國的侵犯、印度學生抗議政府的反穆斯林政策、泰國年輕選民湧向新的反對黨、以及台灣支持LGBTI族群平等權利的示威者,無論在網路上還是真實生活中,由年輕人主導的示威活動正在挑戰既定秩序。」
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區域秘書長尼可拉斯(Nicholas Bequelin)
 
香港人起身反抗 在世界激起迴響
中國與印度這兩個亞洲最大國公開拒絕人權,為整個區域的壓迫奠定基調。北京支持的香港《逃犯條例修正案》讓香港政府有權直接將嫌疑犯送至中國內地,從而引發香港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示威活動。
 
自2019年6月以來,面對香港警方使用武力過當的情況(包含恣意使用催淚瓦斯、恣意逮捕、肢體攻擊及拘留中進行虐待等手段),香港人定期上街要求政府追究責任。整個亞太區域都在奮力抵抗此類的既定秩序。
 
在印度,數百萬人在和平示威中大力譴責歧視穆斯林的新法律;在印尼,人們集結起來對抗議會頒布的數項威脅公共自由的新法律;在阿富汗,人們冒著危險上街遊行,要求終止阿富汗長久以來的衝突;在巴基斯坦,非暴力的普什圖保護運動(Pashtun Tahaffuz Movement)不顧國家壓迫,動員人們對抗強迫失蹤及法外處決。
 
 
異議遭到鎮壓
和平示威及異議頻繁地遭到當局懲罰。
 
由於東南亞區域的政府採取嚴厲手段使對手噤聲、箝制媒體以進行壓迫,越南、寮國、柬埔寨及泰國的示威者會面臨逮捕及監禁。
 
在印尼,數位民眾在警方使用過度武力鎮壓示威時遭到殺害。然而,政府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追究責任;沒有警察被捕,也沒有發現任何嫌疑犯。
 
在巴基斯坦及孟加拉,運動者及新聞工作者會受到嚴厲的法律攻擊。這些法律限制表達自由,並懲罰網路上的異議人士。
 
在香港,警方使用魯莽、無差別的策略來鎮壓和平示威,手段包含在拘留期間對遭拘留者施以酷刑。人民要求政府對警方過度使用武力的情形進行適當調查,然而這項訴求仍未實現。
 
「當局企圖鎮壓任何形式的批評並箝制表達自由,這樣無情的手段是可以預見的,從敢於反抗鎮壓的人常付出高昂代價就可以看得出來。」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秘書長Biraj Patnaik表示。
 
「亞洲人常聽別人說他們對於公平社會的渴望是痴人說夢,經濟差距是無法解決的、全球暖化勢不可擋、自然災害無可避免。最常被強調的是:他們不能挑戰這樣的論述。」
國際特赦組織南亞區域秘書長Biraj Patnaik
 
 
不夠包容的民族主義 使少數族群承受重擔
在印度及中國,在名義上「自治」的地區,光是有「不服從」的風險,政府便會動員全國的力量採取行動,少數民族更被認為是「國家安全」的威脅。
 
在中國新疆地區,維吾爾族及其他主要為穆斯林的少數族群,都被強制拘留於「去極端化」營。
 
在印度喀什米爾地區(印度唯一穆斯林佔多數的地區),當局撤銷其特殊的自治地位、實施宵禁、切斷所有聯繫的管道,並拘留當地的政治領袖。
 
在斯里蘭卡,復活節週日的炸彈襲擊事件後爆發反穆斯林暴力事件,而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的當選,捻熄了人權進步的希望。另一位自詡為強人的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則繼續進行他謀殺式的「毒品戰爭」。
 
這些政府嘗試合理化他們的壓迫行為,將批評者妖魔化為「外國勢力」,並透過複雜的社群媒體操作來加強壓迫。東南亞國協(ASEAN)及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AARC)這兩個主要區域機構,即使是在嚴重侵犯人權的情況下都沒有試圖要求其成員承擔責任。
 
國際刑事法院(ICC)正在調查2017年緬甸軍方在若開邦針對羅興亞人犯下的危害人類罪。法院亦正在調查菲律賓警察實施的數千起殺戮案,並針對法院不授權調查阿富汗的戰爭罪及危害人類罪的決定聽取上訴。
 
與此同時,澳洲令人髮指的離岸拘留政策使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在諾魯、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努斯等太平洋島嶼上,在身體與心理狀況都極度惡化的情況下日益凋零。
 

2019年7月20日,示威者在雪梨集結,為難民及尋求庇護者要求人道待遇。 © Peter Parks / AFP (via Getty Images)

 
 
 
排除萬難的人權進展
在亞洲,挺身而出反對暴行的人們經常受到懲罰,但他們勇敢站出來的行為卻能造成改變。許多例子能證明人們為人權所做的努力開花結果。
 
在台灣,由於運動者長年堅持不懈的努力,同性婚姻終於合法化。在斯里蘭卡,律師和社運人士成功停止恢復執行死刑。
 
汶萊被迫撤回對通姦及男子同性性行為的擲石死刑法律;馬來西亞首相納吉.拉薩(Najib Razak)則首次就貪污的指控出庭答辯。
 
巴基斯坦政府承諾著手解決氣候變遷及空氣汙染問題;馬爾地夫最高法院首次任命了兩名女性擔任法官。
 
香港的示威迫使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正案。然而,數月以來警方對示威者過度使用武力的情形仍然未被究責。抗爭仍在進行。
 
「2019年,亞洲的示威者浴血奮戰,卻未被擊敗。他們被壓制,但不曾沉默;他們團結一心,向持續侵犯人權以掌控權力的政府發出挑戰。」
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區域秘書長尼可拉斯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