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5亞太地區人權狀況概述(下)

相關文章

 

遷移人口
某些國家嚴重違反禁止驅逐難民的國際禁令,強行遣返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回到那些會遭受人權迫害的國家。去年5月,馬來西亞當局強行遣返兩名難民和一名曾被聯合國難民署(UNHCR)保護的尋求庇護者,驅逐他們回到斯里蘭卡,讓他們再度面臨遭受酷刑的風險。而斯里蘭卡當局從未充份評估尋求庇護者的庇護申請,就直接拘留或驅逐庇護者。

 

阿富汗難民的數目在聯合國難民署統計中始終高居不下,阿富汗的鄰國伊朗和巴基斯坦收容了高達270萬登記難民身分的阿富汗人。聯合國難民署今年3月記錄總計共有659,961名阿富汗人,因為武裝衝突、治安惡化與天然災害而流離失所。令人擔憂的是,被迫流亡的情況會因2014年底的安全轉移計劃而大增,因為當地叛軍亟欲佔領先前被國際勢力掌控的領土。

 

國內移民的遷徙也造成歧視的問題,中國具有稱為戶口的戶籍制度,使得農村居民可以輕易遷移到小型或中型城市居住。根據戶籍所在地能獲得許多福利和服務,包括教育和醫療保健,因此造成歧視的現象,這樣的制度迫使許多國內移民將年幼的孩子留在農村。

 

移工繼續面臨虐待和歧視,在香港受到矚目的案件涉及3名女性印尼外籍幫傭,她們的前雇主面臨21項指控,包括意圖造成嚴重人身傷害與拖欠工資。去年10月份,國際特赦組織發表的調查發現,南韓各地的農民移工有許多雖在僱傭許可制度(EPS)保障內,卻超時工作、或薪資過低、或被禁止每週帶薪休假和休年假、違法分包工作以及生活條件惡劣,許多人僅因他們的外籍身分而在工作中遭受歧視。

 

澳洲延續之前的強硬做法,不但遣返那些飄流而來的尋求庇護者、或將這些人轉送到巴布亞紐幾內亞或瑙魯(Nauru)海上移民拘留中心,或直接在澳洲拘留他們。

 

不斷升溫的宗教與種族不容忍
宗教與種族之間的不容忍與歧視在2014年內有逐漸升溫的趨勢,與當局同為共謀或拒絕採取任何打擊行動有相當的關連性。在巴基斯坦,「褻瀆法」仍是濫用私刑暴力的藉口,當地警方接獲「褻瀆罪」嫌犯即將遭受攻擊的警告,但卻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來保護他們。另外,褻瀆法也在印尼造成衝突緊張的氣氛,國際特赦組織在去年11月曾建議廢除印尼的褻瀆法,並呼籲所有因此監禁的犯人應被立即釋放。

 

針對宗教和種族身分而產生的暴力攻擊事件不斷顯著升高,但顯而易見的是政府失責,未能處理高漲的宗教和種族不容忍。緬甸和斯里蘭卡政府未能解決佛教民族主義團體因國籍、種族和宗教不同,而煽動的仇恨暴力事件,且緬甸政府未能允許羅興亞人(Rohingyas)擁有平等公民權。在巴基斯坦,什葉派穆斯林遭受武裝份子攻擊而亡,艾哈邁迪(Ahmadis)和基督徒也被鎖定為攻擊的目標。在斯里蘭卡也可見武裝份子對穆斯林與基督教徒的暴力攻擊,但當地警方未能保護他們,或未對此類犯罪進行任何調查。

 

在中國,藏人繼續面臨種種自由權利的歧視和限制,例如思想自由、道德良知和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與和平集會自由。圖博示威者在四川省甘孜進行聚集示威活動,以抗議部落領導人遭到拘留,據報導他們遭到警察與安全部隊開槍攻擊。而新疆維吾爾人普遍面臨就業、教育與住房上的歧視,並面臨宗教自由受到限制以及政治邊緣化。

 

部分國家的政府部門利用宗教名義,正當化持續發生的歧視行為。馬來西亞聯邦法院駁回一項上訴,內容為要求解除基督徒報在出版品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當局辯稱此字眼在非穆斯林文學中使用容易混淆人心,且可能導致伊斯蘭教徒改宗,該項禁令導致基督徒受到恐嚇與騷擾。

 

1984年在印度發生的錫克教徒大屠殺已邁入30週年,諸如此類針對宗教少數族群的大規模攻擊行動,至今仍未究責。

 

歧視

許多國家人民仍遭受歧視,尤其是在當局未能採取足夠的措施來保護國內社群的國家。


在尼泊爾至今仍普遍存在的歧視包括性別、種姓制度、階級、種族和宗教,受害者通常遭受排斥、酷刑和其他虐待,其中也包括性虐待。被邊緣化的女性族群,包括賤民階級和貧困婦女,仍然面臨因各種形式的歧視所造成的困難處境。在印度,賤民階級婦女和女童繼續面臨著多重種性歧視和暴力.自行籌組的村委會常非法下令懲罰婦女的出軌行為。

日本政府沒能站出來反對歧視韓國人及其後裔的言辭,也未能限制對種族蔑稱的用語和騷擾,受到歧視的韓國人及其後裔被稱為「Zainichi」(字面意思是「在日」,指居住在日本的朝鮮族)。12月,右翼團體「不允許在日特權市民會」在韓裔小學附近公開集會抗議,日本最高法院裁定禁止該組織針對韓國人使用種族蔑稱。

 

在斯里蘭卡,針對種族、語言、宗教的「少數族群」的歧視不斷發生在泰米爾、穆斯林和基督教族群之間,少數族群在言論與結社自由上受到諸多限制。

 

性與生殖權利
亞太地區許多國家仍需要對於性與生殖權利的尊重與保護上多做努力。

菲律賓最高法院已在去年4月通過了生殖健康法,旨在提供政府資助的現代避孕法,並在學校內宣導生殖健康和性教育。然而,菲律賓卻仍然具有世界上最嚴格的人工流產法,認為不論任何種形式的人工流產就是一種犯罪,無一倖免。而印尼去年7月已立法通過,將性侵後可進行合法人工流產的期限縮短為40天,令人擔憂的是此期限的縮短,將可能阻礙許多性侵倖存者無法及時進行安全人工流產。

 

尼泊爾婦女常因不斷懷孕及辛苦勞動而導致子宮脫垂,但政府在根除這些對婦女和女童性別歧視的作為仍舊徒勞無功,因此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特別在該議題大受影響的尼泊爾農村婦女社群推行「我的身體.我的權利」運動。

 

針對婦女的暴力

亞太地區的女性仍常遭受暴力對待,包括在行使權利的時候,舉例來說,在巴基斯坦,來自北瓦濟里斯坦特區(North Waziristan)部落機構,由Uthmanzai部落首領組成的傳統決策組織(jirga),即以暴力威脅難民營中尋求人道救援管道的女性。

 

在印度,官方並未對針對女性的犯罪執行2013年生效的新法,或採取有意義的改革以確保法律的執行,超過15歲的已婚女性遭受的婚姻強暴仍未被視為犯罪。

 

在亞太地區的幾個國家內,孩童被強迫結婚,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有所謂的「榮譽謀殺」,在阿富汗,違反「消除對婦女歧視」的犯罪案件增加了,縱使無法確切指出增加的是實際犯罪數量或舉報數量,針對婦女的暴力依然是最少被舉報的罪行之一。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在2014上半年申報了4154項針對女性的犯罪案件,當局批准或修訂幾條禁止家庭中受害與加害者作證的法律,由於大多數性別暴力的案件皆發生在家中,要起訴強迫婚姻、童婚或家庭暴力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日本,由政府指派複查的河野談話起草過程研究結果已公開(河野談話:日本政府在二十年前針對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慰安婦倖存者所發表的道歉聲明),一些知名的公眾人物發表聲明否認或合理化這樣的措施,而政府持續拒絕在官方使用「慰安婦」一詞,且拒絕提供倖存者有效賠償。

 

針對婦女和孩童的暴力有更進一步的報告,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有女性與孩童被指控施用巫術,而遭受暴力,有時甚至導致死亡。負責法外處決、任意處決和即審即決的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強調,與巫術相關的殺害為主要關切議題。

 

死刑
亞太地區的數個國家仍保留死刑,中國處決的人數仍多過世界其他國家處決人數的加總。

 

日本仍繼續處決死刑犯,3月時法庭下令複審並立即釋放袴田巖(Hakamada Iwao),他在1968年被逼供,歷經不公審判後被處以死刑,是目前世界上入獄最久的死刑犯。


在越南,死刑仍持續執行,且有數人因經濟犯罪遭到處決。

國家和國際的批判具有影響力,在馬來西亞,已延緩對Chandran Paskaran和Osariakhi Ernest Obayangbon的處決,然而死刑仍持續施行,報告並指出處決以秘密方式執行。

 

1月時印度的最高法院裁定,死刑的過度延遲等同於虐待,且處決精神病患是違反憲法的,也制訂了保護死刑犯權利的指導方針。

 

12 月,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攻擊位於白夏瓦市(Peshawar)一所學校後,該國即重啟死刑,並開始處決遭受恐怖攻擊相關指控的受刑人,據報導指出超過500人有被處決的風險。

 

阿富汗持續執行死刑,且多半基於不公平審判,10月有6名男子在Kabul的Pul-e-Charkhi監獄遭處決。涉及集體性侵案件這群人中至少有5人,他們應該是經歷了不公平的訴訟程序,法庭在公眾及政治壓力下被迫作出嚴厲判決,被起訴者表示自己是在拘留期間警方的酷刑逼供下認罪。

 

企業責任
企業有尊重人權的責任,然而在亞太地區許多國家,這樣的尊重並不顯著,在印度,仍有數以千計的人們因大型建設或商業計畫而被強制驅離住家和土地,尤其是住在新擴建的礦場或水壩附近的原住民族群,在巴布紐幾內亞的Porgera金礦區,採礦公司和居民間的緊張情勢日益升高,6月時有約莫200戶家庭因警方的強制驅離而被燒為平地,報導指出警方強制驅離期間施以身體和性暴力。

 

12月是1984年印度博帕爾毒氣洩漏事件的30週年紀念,生還者持續受苦於毒氣洩露以及工廠區汙染所導致的嚴重健康問題,陶氏化學公司和美國聯合碳化物公司並未回應博帕爾法庭所做的刑事傳喚,印度政府亦尚未清理受毒害的工廠區。

 

在柬埔寨,土地和強制驅離所造成的衝突不斷,使得抗議和對質增加,地方當局和私人公司常牽涉其中,10月時有一群國際法律專家以10名受難者之名提供資訊給國際刑事法院,宣稱柬埔寨政府廣泛且經常性地奪取土地是違反人道罪行。

 

LGBTI (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和雙性人的權利

同性戀在亞太地區許多國家依然被視為違法,正面消息指出,4月時印度的最高法院在一場重大的判決中授予跨性別者合法認可,當局必須認可跨性別者視自己為男性、女性或第三性,並將其納入社會福利政策以及教育和職業中的配額,然而對跨性別者的騷擾和暴力案件仍屢見不鮮。

 

11月,馬來西亞做出一項歷史性的判決,上訴法院裁決Negri Sembilan Shari'a這項禁止男扮女裝/女扮男裝的法令抵觸憲法,然而國際特赦組織仍收到LGBTI族群僅因性別而遭到逮捕或監禁的報告,這些人仍持續受到歧視。

 

10月時新加坡最高法院支持刑法第377A節禁止雙方同意下男性間合意的同性性關係,在汶萊,刑法新增加用石頭砸死這項處罰,用在非刑事犯罪行為上,如婚外性行為、雙方同意的同性性行為,以及偷竊和性侵等違法行為。
 

----
總結來說,在亞太地區地緣政治和經濟強烈變動的情況下,加強人權維護和矯正失檢行為的需求更形迫切,如此亞太地區全體人民才能在免於遭受制裁的情況下擁有真正的公民權。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