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環保人士恐有危險

厄瓜多|環保人士恐有危險

UA: 334/13 Index: AMR 28/004/2013 Issue Date: 12 December 2013

在厄瓜多總統拉斐爾.科雷亞於每周對國人發表的演說上持續抨擊環保人士的抗議行動後,有越來越多人開始擔心厄瓜多環保人士Carlos Zorrilla、與其他一同在Intag北部抗議發展計畫的環保人士的人身安全。 全文 >>>

宏都拉斯│原住民領袖持續成為標靶

宏都拉斯│原住民領袖持續成為標靶

一位法官要求拘留投身人權運動的原住民領袖Bertha Cáceres,而同樣為原住民領袖的 Aureliano Molina 以及Tomás Gómez則被下了禁制令。 全文 >>>

巴西│巴西的首要之務是結束警察機構的為所欲為並促進當地原住民權利

9 August 2013
巴西的首要之務是結束警察機構的為所欲為並促進當地原住民權利

20130913.jpg
Salil Shetty隨同原住民領導人拜訪Apikay 墾殖地
© Lunaê Parracho

國際特赦組織總部秘書長Salil Shetty在公開參訪巴西後表示:「儘管巴西過去十年的經濟大幅成長,暴力問題仍然存在,政府機關不但未能降低暴力問題,實際上還使情況更加惡化。」

這次訪問著重在里約貧民窟的公共安全問題及當地原住民的困境。這次參訪安排在原住民國際日,在巴西著手準備下一屆世界盃及奧運的同時,也借此機會檢視巴西的人權狀況。

秘書長與貧民窟的居民會面,聽他們訴說居住在此就如同受監禁於自宅內。

Salil Shetty表示:「我們所遇到馬阿雷貧民窟的居民不僅對攻擊他們的罪犯感到恐懼;同時也不信任應該要保護他們的警察。」

國際特赦組織紀錄了各種警察濫權行為,包括在貧民窟非法搜索民宅、法外處決及強制失踪等。Salil Shetty稍後向巴西法務部長Eduardo Cardoso及其他當地官員聲明他對上述現象的關切,也堅持巴西應儘速進行改革。

國際特赦組織巴西分會秘書長Atilla Roque隨同秘書長進行此次參訪。

Atilla Roque表示:「貧民窟居民的不安全感及挫折感正在蔓延。過去兩個月間,自稱中產階級的人民被迫留落街頭,他們很多人第一次見識到了不受限於市民監督的警察機關的醜陋面。」

國際特赦組織相信巴西警察機關進行基礎改革是極為重要的。第一步是建立獨力的市民監督機制,並賦予其對警察機關進行調查的權力以建立警察機關的權責性。

國際特赦組織代表同時也參訪了南馬托格羅索州,拜訪了住在Jaguapiru地區Guarani-Kaiowá村落的原住民以及鄰近多拉杜斯市的Apikay墾殖地。

Salil Shetty表示:「重劃區域界線的一再延宕是導致暴力、強迫驅逐及其他人權侵犯事件的主要原因。」

秘書長極力主張巴西政府能夠在保護原住民權利一事上發揮主導作用。

「重要的是政府應抵制發展與人權二分的錯誤觀念。巴西有法制架構及足夠財源以確保原住民權利,現在政府必須展現出他們的政治意願。」Salil Shetty表示。

國際特赦組織在巴西的工作已有很長的歷史,但這是自辦公室在里約成立以來首次秘書長出高層任務。

Salil Shetty表示:「巴西政府有資格在許多成就上感到驕傲,尤其是降低貧窮度及減緩所得分配不均。但政府仍須著手處理非常嚴重的暴力及治安問題。貧民窟及原住民社區不該是『人權豁免區域』。」

這次參訪中,秘書長是由國際特赦組織巴西分會秘書長Atilla Roque、國際特赦組織英國分會秘書長Kate Allen、資深法律及政策主任Widney Brown及巴西分會公關主任Thais Herdy陪同。國際特赦組織最近已開始於巴西招幕會員一同參與人權運動。目前在全球各地已有超過三百萬成員。

孟加拉│吉大港山區原住民陷入土地糾紛

12 June 2013

孟加拉:吉大港山區原住民陷入土地糾紛

155899_bangladesh_indigenous_people2.jpg
Pahari部落居民仍在等待孟加拉政府恢復他們的傳統領域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對於多數Pahari族人,特別是在郊區,傳統領域與他們的生計息息相關,也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方式。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協助Pahari族人恢復傳統地域的土地委員會在成立了15年之後,依舊未發揮實際效能。」Andrew Erueti,國際特赦組織原住民權利研究員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6/12)發布的報告指出,孟加拉政府未能妥善處理吉大港東部傳統領域糾紛,已造成數千名Pahari部落人民喪失土地,且陷入與孟加拉當地居民的暴力衝突。

Pushed to the Edge的報導指出Pahari族人仍在等待政府落實15年前針對恢復傳統地域所簽訂的一項協議。Pahari族人與孟加拉居民因土地發生衝突的情形相當頻繁。

國際特赦組織原住民權利研究員Andrew Erueti表示:「孟加拉當局應盡速處理因土地糾紛引起的暴力衝突持續對Pahari居民帶來的不安全感,」

「Pahari族人被剝奪了傳統地域,且並未有妥適的賠償。這很明顯已經違反了國際人權標準。」

由於Pahari族人對於自主權與保護傳統土地的要求,吉大港東南部時常發生內部武裝衝突。

一份1997年的和平協議包含了一系列針對恢復Pahari傳統地域的改革。儘管當前的孟加拉政府曾多次做出承諾,協議僅有部分內容被予以落實。

Erueti說:「在2014年大選之前,政府仍有時間履行諾言。」

對立衝突對於Pahari居民造成極大的影響,至今仍有超過九萬個Pahari家庭流離失所。

在和平協議下針對土地所有權爭議所設立的土地委員會,目前仍未對任何一樁土地糾紛做出裁決。

數以千計的孟加拉居民在衝突期間與後期遷徙至吉大港地區,並逐漸佔據了Pahari部落的傳統地域,使得衝突又起。衝突期間,當局鼓勵無土地的家庭搬至吉大港地區,並給予土地作為平定動亂的策略。

Pahari族人在衝突中遭到差別待遇。過去數年中,已造成數百個Pahari家庭無家可歸,因為他們的住家在土地糾紛所引起的暴力衝突中被燒毀。

以發生於2011年2月的事件為例,在一名孟加拉居民指控Pahari 社群殺害了他的兄弟之後,200個孟加拉居民燒毀了Longadu地區至少23個Pahari族人的住所。沒有任何人必須為這起攻擊事件負起責任。

這些傳統土地與Pahari族人的生活密不可分,政府當局依舊未能有效保障Pahari族人的安全及他們對傳統地域的基本權利。

Pahari婦女所受到的影響特別明顯。一名Pahari婦女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我們現在沒有土地可以耕作、種植作物,也不能到森林裡蒐集木柴和水果。我們離軍隊很近,這讓我們的生活變得很辛苦。短距離的外出也讓我有不安全感。我們的家園已經不再是安全的居所。我現在很擔憂要如何為我的家人取得食物,並保護我的孩子。」

Erueti表示:「對於多數Pahari族人,特別是在郊區,傳統領域與他們的生計息息相關,也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方式。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協助Pahari族人恢復傳統地域的土地委員會在成立了15年之後,依舊未發揮實際效能。」

儘管1997年的和平協議已承諾將撤離搭建在吉大港地區的臨時軍營,該區目前仍是孟加拉境內駐有最多軍隊的地區。不少Pahari居民認為軍隊為孟加拉居民繼續佔領Pahari土地提供支持。

「若土地糾紛未能解決,暴力事件很可能持續發生。另外,能夠預期的是,即使有大量的安全人員進駐該地,孟加拉政府仍無法充分保護Pahari族人的安危,」Erueti說。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孟加拉政府遵從《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與國際勞工組織第107號《原住民與部落居民公約》等國際人權法,採取具體措施將Pahari的傳統土地還給族人,並讓他們參與其中。

國際特赦組織也鼓勵各政黨在明年大選中,納入恢復Pahari族人傳統地域,作為他們的競選宣言。

加拿大│原住民抗議活動凸顯根深蒂固的不正義

4 January 2013

加拿大:原住民抗議活動凸顯根深蒂固的不正義

草根原住民運動「Idle No More」組織的大型抗議,2012年12月21日加拿大渥太華。
© Susanne Ure/Amnesty International Canada

「是時候廢除源自殖民時期的差別待遇,並尊重First Nations、Inuit和Métis等族在加拿大國內法及國際法下的權利。」– Susan Lee,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計畫主任,2013.01.04

近一個月以來,為要求與總理Stephen Harper會面,一位原住民領袖在渥太華的加拿大國會大廈外搭傳統帳棚露營,進行絕食抗議。

為了呼籲社會關注她社區內的住房危機和會侵害First Nations、Inuit和Métis人權利的新法案,Attawapiskat First Nation的Theresa Spence族長在2012年12月11日開始禁食。

同時,一個逐漸擴大的草根運動「Idle No More」成功運用社群媒體在加拿大的各個社區,組織關於原住民權利的抗議,並呼籲國際團結。

如Spence族長的絕食行動,Idle No More的抗議亦是為了回應目前加拿大政府的立法議程,也是回應加拿大長期以來對原住民的歧視與不正義,包括違反協議後締結的條約。

Idle No More的活動宣言表示:「根據此類條約協議的精神與目的,First Nations族人願意分享土地,但保留他們對土地與資源的固有權利。然而First Nations族歷史上長期面臨殖民統治導致之未落實的土地權利、資源缺乏與教育與住房等方面的分配不公。」。

國際特赦組織與其他人權組織支持原住民要求全程參與任何影響他們權利的決策,包括新法令的通過。

國際特赦組織美洲計畫主任Susan Lee「Idle No More」與Theresa Spence族長的行動將焦點放在加拿大聯邦政府的政策與立法議程上,這些法案可能傷害原住民受國內與國際法保障的固有權利。

「是時候廢除源自殖民時期的差別待遇,並尊重First Nations、Inuit和Métis等族在加拿大國內法及國際法下的權利。。」

未經同意通過的法律

Spence的抗議及範圍更廣的Idle No More活動的核心是對新法律通過的挫折感,這些新法律違反條約並影響原住民權利。

加拿大政府違反其國內法規定,也無視聯合國的原住民權利宣言等國際人權標準,,不但排除First Nations族參與法案的草擬,且儘管有反對聲浪仍強行通過。

加拿大最高法院已要求政府與原住民主權進行和解協商。國會通過的法律必須權衡原住民的法律、習慣與觀點,並給予平等的重視。

當提議草案關乎原住民的土地與資源時,有關當局通常有義務徵求原住民對法案可能帶來的改變之自由的、事先的與知情的同意。然而在加拿大,此一程序並沒有進行。經由綜合預算草案,許多新措施倉促地通過,包括對環境保護法令及關於First Nations土地管理之聯邦法令等的修正。

開發計畫

近期加拿大法令的轉變是加拿大立法者追求之長期策略的一部分,為了未來大規模的開發計畫做準備。根據加拿大政府提供之資訊,下個十年預計進行超過六百項大型資源開發計畫,價值預估超過6500億美元。絕大部分計畫將影響對First Nations、Inuit和Métis人之文化、生活與健康極為重要的土地與水資源。

加拿大政府宣稱,他們主要透過環境影響評估來洽詢原住民的意見。但2012年通過的兩個綜合預算法案,聯邦政府皆突然大幅修改環境保護法,過程沒有經過適當的溝通或徵求原住民的同意。如今資源開發計畫不太可能接受聯邦環境評估,這意味著也不太可能認真徵詢原住民的意見。

國際特赦組織對任何國家的礦產、石油開採或其他資源開發沒有特定立場。但為了遵守加拿大在國內法、與原住民的條約及國際人權標準下之義務,加拿大政府必須確保原住民能全程且有效地參與決策過程。與其弱化環境影響評估的過程,加拿大應該與原住民合作規劃與實行特殊的程序,盡早評估資源開發對原住民權利的可能影響。

Lee說:「在受影響者給予自由的、事前的與知情的同意前,影響原住民土地與水資源的資源開採計畫不應該被放行。」。

「加拿大政府沒有與Theresa Spence族長會面討論她關心的議題與提案,象徵著缺乏全國性的討論 – 有關當局必須履行他們的義務,並確保First Nations、Inuit和Métis人有機會全程參與會影響他們權利的決策。」

巴拉圭│重返故居地仍遙遙無期

緊急救援
AMR 45/007/2012

重返故居地仍遙遙無期

巴拉圭Sawhoyamaxa原住民聚落無法維持舊有生活型態,此事攸關居民的存活。雖然談判再次展開,但仍需要當局實際的作為,才能讓居民重返故土。流離失所的居民仍待在鄰近的公路旁。

10月11日,「下恰科聯盟」的上百名「原住民酋長」成員攔阻了通往恰科地區的馬路,起因是不滿地方當局無意遵守「美洲人權法庭」2006年的判決:命令巴拉圭政府讓Sawhoyamaxa原住民回歸故居地。一連串的抗爭促使政府和地主於11月中重啟談判。居民獲知地主會釋出其他的土地。縱使歡迎持續的談判,但協議內容不明朗、無恰當的定奪時間,讓Sawhoyamaxa居民憂心忡忡。檢察總長辦公室主導協調談判事宜。

Sawhoyamaxa居民官司纏訟了20餘年,力爭取回一塊位於「恰科地區」東部,約14,400公頃的祖傳地。2011年11月,巴拉圭當局、地主、和Sawhoyamaxa原住民酋長達成初步共識,歸還祖傳地一事終於有了頭緒。然而,繼Fernando Lugo總統被彈劾,新人馬上任後,交涉事宜卻在2012年6月戛然而止。

請立即以西班牙語或您的母語書寫請願書
 呼籲檢察總長立即採取實際的作為,以確保在年底前,能和擁有Sawhoyamaxa祖傳土地的現任地主達成共識。
 呼籲檢察總長居民有知的權力,一切依美洲人權法庭判決所做的規劃,原住民要全程參與。唯有先取得在自由意志下、事前、充分認知下的同意,才能實際執行。

請於2013年1月17日前將聲援信寄至:

巴拉圭檢察總長
Don Pedro Rafael Valiente Lara
Procurador General de la Republica de Paraguay
José Berges 1007 c/Perú
Asunción, Paraguay
傳真: +595 21 212 220 (keep trying)

副本寄送以下單位
Sawhoyamaxa原住民聚落(由NGO Tierraviva遞交)
Manuel Domínguez Nº 1073 e/ EEUU y Brasil
Asunción, Paraguay
Email: pg.pedrovaliente@pgr.gov.py
稱謂: 檢察總長閣下/
Estimado Procurador General

巴西│原住民社區面臨驅離

brazil-guarani-kaiowa-261012.JPG
巴西當局劃定原住民祖傳土地的進度延遲。©國際特赦組織

國際特赦組織新聞稿20121026
巴西:原住民社區面臨驅離

「Pyelito Kue/Mbarakay社區已經明確表示,他們若是再次被迫離開祖傳的土地無異於滅絕他們獨特的文化- 迫遷命令必須立刻停止」
Átila Roque,國際特赦組織巴西分會秘書長

在巴西原住民社群Guarani–Kaiowá誓言不惜集體自盡來捍衛傳統領域之後,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巴西政府必須立即停止將170名原住民驅離祖先土地的法院命令。

該項法院命令發布後,巴西南部Mato Grosso do Sul省Iguatemi附近之Pyelito Kue/Mbarakay社區的170多人(其中包括70名兒童)面臨被驅離的風險。9月17日,地方聯邦法院維持該命令。

自從他們原本的拓居地遭槍手夷為平地之後,這個社區的居民已在沿著Hovy河岸的一片兩公頃的森林居住將近一年了。

倘若當局執行驅離令,社區居民將被迫露宿道路旁,處於極度危險的狀況之下,他們與祖傳土地及生活方式的聯繫亦會被切斷。

國際特赦組織巴西分會會長Átila Roque表示:「他們若是再次被迫離開祖傳的土地無異於他們文化的滅絕,必須立即中止迫遷命令。」”

2011年11月,Pyelito Kue/Mbarakay社區的居民重新回到他們祖傳的土地,在那之前,一車的槍手對他們在泥土路旁的營地發動攻擊。攻擊者用橡皮子彈射擊居民,並焚毀他們的小屋和財物。目前則是移入該地區的大豆農和蔗農針對該地主張權利。

自從社區居民重回他們祖傳的土地之後,當地農民封鎖了該區的出入口,並限制社區居民獲得教育、醫療保健和糧食供應的管道。Pyelito Kue/Mbarakay社區曾抱怨在這有如圍城狀態下的惡劣的生活條件和持續的威脅。

Roque表示:「當局必須立即確保Pyelito Kue/Mbarakay社區能獲得如食物、飲水和醫療保健等基本的民生服務,並全面調查任何與當地居民受威脅的相關指控。

聯邦檢察官曾對當地農民嘗試請求法院驅逐社區居民的做法提出挑戰。他們主張法官沒有將巴西原住民機關(Fundação Nacional do Índio, FUNAI)於2012年3月提出的技術報告納入考量。該報告清楚地顯示,社區居民目前居住的土地在傳統上為Guarani –Kaiowá原住民所佔有。

該社區已重申他們對於其祖傳土地的權利,並發誓要抵制任何驅離他們的計劃。

社區成員對巴西政府和司法機關寄出一封公開信:
「我們知道法院將會把我們從河岸驅離,但我們已經決定不離開。作為一個土生土長、具有歷史的原住民族群,我們已經決定要一起在這裡喪命。」

國際特赦組織敦促巴西當局實踐其國際條約下的義務及其憲法,執行所有尚未完成的土地劃定工作,以界定出傳統上為原住民族群居住的土地。

Mato Grosso do Sul省包含了巴西部份最小、最貧窮、人口最稠密的原住民區域:這些偏僻的貧窮區域被大豆和甘蔗農園以及牧場包圍,在那裡,生活飽受疾病和汙穢的生活條件威脅。約60,000名Guarani-Kaiowá族人身處於險象環生的生活情況下─社會的崩壞導致密集的暴力、自殺和營養不良。Guarani-Kaiowá族人對於土地劃界進展緩慢感到沮喪,因此已開始重新佔領傳統領域,卻一直受到恐嚇和暴力驅逐。

2007年11月,法務部、聯邦公共檢察官辦公室、巴西原住民機構FUNAI和23位原住民領袖,簽署了一份協議(Termo de Ajustamento de Conduta, TAC),目的為保證FUNAI會於2010年4月前,認證完36處Guarani-Kaiowá的傳統領域,且其中包括Pyelito Kue/Mbarakay的土地。但缺乏資源和法律挑戰使得認證過程拖延,到現在還沒有完成。

由於一直無法解決懸而未決的土地紛爭,幾個Guarani-Kaiowá部落已淪落到公路旁生活。他們暴露在許多危險中,例如受雇於來阻止他們重新佔領土地的保全人員的威脅、住在臨時居所導致的健康問題與醫療資源匱乏等,也有不少人在交通意外中受傷或身亡。

巴西│原住民部落仍處於危險中

UA: 321/12 Index: AMR
緊急救援2012.10.26
巴西原住民部落面臨驅離

  人口約為170人,其中包含70名兒童的Guarani-Kaiowá族Pyelito Kue/Mbarakay部落,正面臨從他們位於巴西Mato Grosso do Sul省傳統領域上被驅離的命運。如果他們被驅逐,他們將必須露宿路旁,在險象環生的生活環境下生存。
 
  近一年來,Guarani-Kaiowá族的Pyelito Kue/Mbarakay聚落占據位於Mato Grosso do Sul 省Iguatemi 市Cambará 農場中Hovy河岸上佔地兩公頃的森林。這個部落於2011年11月,重新佔領一小部分原屬於他們祖先的土地,因不久前,一卡車的持槍者襲擊了他們原本位於在一條土路旁的營地,不但焚毀了他們的茅草屋和財產,還對居民發射橡皮子彈。自重新佔領營地以來,驅離族人的農民已封鎖了各個入口,使該部落的教育、醫療健康和糧食供應都遭到斷絕。

  9月17日時,地方的聯邦法院維持了由農民提出的迫遷命令,這個決定已經被聯邦檢察官質疑,認為法官沒有考慮到這些土地傳統上原住民的居住地,而一份已由巴西原住民機構(Fundação Nacional do Índio, FUNAI)於2012年3月公佈的人類學報告中清楚證實。在該國其他判例中,法官允許原住民於通常會持續很久的土地劃界過程期間,得以居住於土地上。

  該部落重申了他們擁有祖先土地的權利,並發誓要抵制任何企圖將他們遷離的行為。在一封給巴西政府和司法機關的公開信中,該部落寫道:「我們知道,法院會把我們從河岸驅離,但我們已經決定,我們不會離開。作為在此土生土長、歷史悠久的原住民族,我們已經決定,我們寧願在祖先土地上集體死亡。」

緊急救援更新2012.11.01

巴西原住民部落仍處於危險中

位於巴西,人口約為170人,其中包含70名兒童的Guarani-Kaiowá族Pyelito Kue/Mbarakay部落, 經地方法院命令,已暫時免於被驅逐。但是,一位社區婦女遭強暴的事件卻凸顯出,此社區居民仍面臨暴力威脅。
  
針對Guarani-Kaiowá族Pyelito Kue/Mbarakay部落的迫遷命令,已由地方法院於10月29日裁定暫停,以等待其傳統領域的人類學研究以及相關土地認證。此命令呼應了聯邦檢察官與代表原住民的政府機關FUNAI所提出的申訴。聯邦檢察官表示,他們支持國內和國外發起的運動,並說表示這些行動無疑促成暫停迫遷命令的裁定。自從部落領袖寫了一封公開信,宣布他們準備不惜以死保護他們的土地後,該部落深陷困境的新聞傳播到了世界各地。
  
然而,部落居民仍害怕遭到據說由當地地主僱用的槍手襲擊和報復。一位Pyelito Kue的婦女在10月24日被8位歹徒強暴,她原本要到當地的Iguatemi小鎮,載送她的摩托車騎士卻帶她到附近的一座農場,歹徒都在那邊等著她。這位婦女後來告訴警方,她的喉嚨被架上刀子,並遭到那些男人輪暴。根據報導,她還在槍口的威脅下,被盤問有關部落的資訊。她被釋放後,她不但受了傷,而且很害怕,在鑑識人員確認性侵的事實後,警方對此襲擊案已展開調查。
  聯邦檢察系統的副主任檢察官Deborah Duprat與部落代表於10月29日開完會後,呼籲巴西政府應提供Guarani-Kaiowá族更充足的政府援助。Deborah Duprat指出:「我們正面臨全國最複雜的原住民土地劃界過程,因為該地區有強大的政治和經濟性阻力。」

請立即以葡萄牙語或您自己的語言寫信表達以下訴求:

呼籲當局確保該部落的基本需求得到滿足,包括食物、飲水以及醫療服務,並調查威脅部落的相關陳述。

敦促巴西當局履行義務,依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第169號公約、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與1988年巴西憲法所規定的義務,完成所有尚未完成的土地劃界。

請將您的訴求於2012年12月13日前寄至:

法務部長
Federal Minister of Justice
Exmo. Sr. José Eduardo Martins Cardozo,
Esplanada dos Ministérios,
Bloco “T”, 4º andar,
70.712-902 – Brasília/DF, BRAZIL
Fax: + 55 61 2025 7803
Salutation: Exmo. Sr. Ministro
稱謂:部長閣下

聯邦人權大臣
Federal Human Rights Secretary
Exma Sra. Ministra Maria do Rosário Nunes
Setor Comercial Sul-B, Quadra 9, Lote C
Edificio Parque Cidade Corporate,
Torre “A”, 10º andar,
70308-200 – Brasília/DF,BRAZIL
Fax: + 55 61 2025 9414
Salutation: Exma. Sra. Ministra
稱謂:部長閣下

也將副本寄至:
在地非政府組織
Conselho Indigenista Missionário, (CIMI)
CIMI Regional Mato Grosso do Sul,
Av. Afonso Pena,
1557 Sala 208 Bl.B,
79002-070 Campo Grande/MS, BRAZIL

另外,也將副本寄到
巴西商務辦事處
Sergio Taam (Director)
11155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六段197號5樓
Email: director@braziltrade.org.tw
Tel: 886-2-2835-7388
稱謂:主任閣下

背景資料
  Mato Grosso do Sul省包含了巴西部份最小、最貧窮、人口最稠密的原住民區域:這些偏僻的貧窮區域被大豆和甘蔗農園以及牧場包圍,在那裡,生活飽受疾病和汙穢的生活條件威脅。約60,000名Guarani-Kaiowá族人身處於險象環生的生活情況下─社會的崩壞導致密集的暴力、自殺和營養不良。Guarani-Kaiowá族人對於土地劃界進展緩慢感到沮喪,因此已開始重新佔領傳統領域,卻一直受到恐嚇和暴力驅逐。

  2007年11月,法務部、聯邦公共檢察官辦公室、巴西原住民機構FUNAI和23位原住民領袖,簽署了一份協議(Termo de Ajustamento de Conduta, TAC),目的為保證FUNAI會於2010年4月前,認證完36處Guarani-Kaiowá的傳統領域,且其中包括Pyelito Kue/Mbarakay的土地。但缺乏資源和法律挑戰使得認證過程拖延,到現在還沒有完成。

  由於一直無法解決懸而未決的土地紛爭,幾個Guarani-Kaiowá部落已淪落到公路旁生活。他們暴露在許多危險中,例如受雇於來阻止他們重新佔領土地的保全人員的威脅、住在臨時居所導致的健康問題與醫療資源匱乏等,也有不少人在交通意外中受傷或身亡。

  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巴西於2007年簽署)和巴西參與的國際勞工組織(ILO)第169號公約都極重視原住民對傳統領域的權利,並呼籲各國建立可以認可和裁定此權利的機制。巴西憲法(1988年)也重申巴西原住民的土地權利並強調巴西政府為這些土地劃界的責任。

哥倫比亞│Cauca區原住民領袖於持續不斷的衝突中遭殺害

id.jpg
© STR/AFP/GettyImages
在哥倫比亞的Cauca區,越來越多原住民與其他民眾被捲入武裝衝突中。

Susan Lee,國際特赦組織美國計畫主任說:「Nasa族領袖殺害最近遭殺害,再次顯示住在Cauca衝突前線的平民持續受到衝擊。」

上周末,一名原住民領袖在位於哥倫比亞西南部的Cauca省遭到殺害,隨後國際特赦組織於今日發表聲明指出,哥倫比亞政府當局必須加強採取措施,以保護被捲入持續武裝衝突中的平民。

一名Nasa原住民的傳統醫者與精神領袖Lisandro Tenorio,在星期天下午,在位於Cauca 省Caloto市López Adentro保留區(resguardo) 的自家門外,遭疑似屬於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數名職業殺手射殺。

這起槍殺案發生前,哥倫比亞安全部隊與FARC間的激烈衝突已在附近許多社區持續數週,導致多名民眾死傷,數千名民眾更被被迫遷徙。

由於先前原住民領袖組成的聯盟呼籲停止戰火及要求政府部隊與FARC士兵從原住民領土撤軍,近幾個禮拜內,Feliciano Valencia 與Luis Acosta等數名原住民領袖,皆收到準軍事部隊發出的死亡威脅。根據哥倫比亞原住民組織(ONIC)指出,2012年1月至7月間,已有54位原住民遭到殺害,Nasa族尤深受其害。

Susan Lee,國際特赦組織美國計畫主任說:「Nasa族領袖殺害最近遭殺害,再次顯示住在Cauca衝突前線的平民持續受到衝擊。」

「政府當局必須針對本起與他起殺害案件及近期一連串社區領袖與社運人士的死亡威脅事件,展開全面、獨立且公正的調查,並將那些人移送法辦。此外,政府也必須履行國際人權法下的義務,保護因武裝衝突而陷入危險的百姓。」

在上個月北Cauca原住民議會協會(ACIN)呼籲結束戰爭後,哥倫比亞的國防部長指控FARC已滲入原住民運動。繼當地的人權組織及工會後,ACIN也被指控為「游擊兵的擁護者」。

國際特赦組織相信,此類指控已使原住民社區及其他民眾,在原已緊張的氣氛下暴露在更多攻擊事件的危險當中。

8月10日,Suárez市的La Toma非裔社區遭到攻擊。在軍機以機關槍掃射該區之後,FARC成員炸毁一座鄰近的通訊塔。儘管FARC鬥士於事前准許一名在塔內工作的社區領袖逃亡,但這起事件已重創整個社區。

在長期武裝衝突過程中,衝突雙方皆一再嚴重侵犯人權及違反國際人道法。

人權捍衛者、工會成員、原住民、農民、以及非裔社區等時常淪為安全部隊、常與其合作的準軍事組織及游擊部隊威脅與攻擊的受害者。

Susan Lee指出:「根據國際人道法,交戰各方必須尊重平民免於捲入衝突或成為威脅、暴力目標的權利。」

巴西│原住民部落遭持槍者開火攻擊

UA: 241/12 Index: AMR 19/010/2012 Brazil

巴西中西部Mato Grosso do Sul 省的Arroio Korá原住民部落受到持槍者的攻擊,企圖逼原住民離開他們的祖先之地。一名部落成員失蹤,恐怕已遭不測。他們正面臨更多暴力威脅。

根據部落居民的描述,在8月10日約50名武裝人員包圍了在Paranhos市、靠近Paraguay邊境一個超過四百人的營地。持槍者開火攻擊、厲聲威脅並焚燒農作物,長達數小時。該部落逃至附近的樹叢躲藏。其中一名部落成員Eduardo Pires在攻擊中失蹤,部落表示他被持槍者帶走,擔心他可能已遭殺害。隔天,一名2歲大的女嬰Geni Centurião死亡。她的死因尚未釐清,但部落表示該場攻擊使女嬰生病,女嬰再也無法進食。

聯邦警察在攻擊後立刻抵達該地區,但該部落控訴有關當局沒有追蹤失蹤者Eduardo Pires的下落,他們也亟需全天候的保護。聯邦檢察署已請求聯邦警察對該攻擊事件展開調查。當地的非營利組織CIMI─Conselho Indigenista Missionário (the Indigenous Missionary Council) 表示,有一連串新的攻擊針對該部落而發。過去幾年來在Paranhos市,一些相似情況的原住民部落也遭受攻擊。

全文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