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家庭暴力如影隨形 「冠狀離婚」興起

文/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域倡議專員 Suki Chung
 
這場疫情對我的朋友而言,是她本已問題重重的婚姻的死亡之吻。當日本在4月和5月進入新冠病毒(COVID-19)全國緊急狀態時,她具暴力傾向與控制慾的丈夫必須在家工作,使她被迫在神奈川縣的家中與他長時間共處。
 
她哭著對我說:「我受夠了。」在爭論家庭收入減少的過程中,丈夫踢了她的腿及背部。她說,她還不夠勇敢,沒辦法結束這段關係,但她認為逐漸解封的政策將把日本社會與她的家庭生活帶回正軌。
 
 
但什麼是正軌呢?
 
在疫情爆發之前,與日本家庭暴力服務機構聯繫的女性人數已連續攀升16年,並在2019年達到歷史最高峰。人們在過去幾個月因疫情被限制在家中,於是有更多婦女向外求助。
 
單單在4月,就有超過13,000名婦女表示自己遭受家暴,這是去年4月受暴人數的1.3倍。然而,就如同其他有關家庭暴力的統計數據一樣,這個數字可能大大受到低估,尤其日本社會仍將因為「家庭事務」而向外求助的舉動視為禁忌。
 
4月,日本著名演員坂本真(Makoto Sakamoto)因涉嫌家庭暴力而被捕。據稱他在東京的家中毆打了他的妻子和丈母娘。5月時,日本電視武術家巴比奧勒岡(Bobby Olugun)因在住所揍了妻子的臉而被捕,報導顯示這場家暴事件發生在他們的三個小孩面前。
 
疫情下的封鎖政策,引發全球針對婦女的暴力行為驟升,聯合國婦女署執行主任稱這種現象為「影子疫情」(shadow pandemic)。
 
今年,全世界有數百萬名女性表示遭受家庭虐待。在日本、香港、南韓等亞洲國家和地區,疫情帶來最嚴重的後果之一,就是基於性別的暴力以及女性面臨的社會經濟不平等。
 
在疫情剛開始時(1月至3月期間),在我的家鄉香港,當地婦女熱線接到的家庭暴力電話數量是平時的兩倍。身體虐待的案件佔其中70%以上,其它案件包括情感和言語虐待。
 
4月,日本一名社會工作者發起的線上請願受到超過3萬人支持,呼籲東京都知事為無家可歸者和在疫情期間因家暴而逃家的人建立緊急庇護所。
 
日本社群媒體現在經常用「冠狀離婚」(コロナ離婚)這個新名詞來形容在封鎖期間激增的離婚和情侶間的不合情形。
 
然而,離婚率上升不單單是新冠病毒所造成。這次的疫情暴露了我們社會中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問題,包括收入差距、政治和社經代表性不均,以及有害文化和社會刻板印象。例如,在這場健康危機中,婦女和女孩往往受到最嚴重的影響;美國的就業數據表明已有數百萬名婦女丟了工作,女性失業率明顯高於男性。
 
近年來,全球#MeToo運動推動了東亞女權的倡議,南韓的徐智賢和日本的伊藤詩織等勇敢女性高調公開自己所遭受過的性虐待事件。在東亞還有更多女性行動者的正面案例,圍繞性別歧視和針對婦女暴力行為的討論也愈來愈多。
 
儘管東亞女權出現如此積極的發展,當前的健康危機卻提醒我們,仍然有許多事情需要完成。當婦女和女童站出來領導、支持彼此並幫助更多的女性社群,政府有義務做得更多,讓婦女加入決策的核心,使她們最終能夠改造現行的破碎制度。
 
新冠病毒的疫苗可能尚未完成,但是「影子疫情」的解法卻很明確——我們需要將性別平等置於核心,建立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更安全的未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