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須確保修正軍事審判法符合其強化問責性的承諾

國際特赦組織公開聲明

2014年1月13日
AI Index: ASA 38/001/2014

台灣政府須確保修正軍事審判法符合其強化問責性的承諾

台灣軍事審判法的修正使得未來軍人犯罪得以一般司法程序審理,無疑為促進軍中人權寫下歷史新頁。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政府各機關應協力確保此重要的改革符合其承諾。

修正軍事審判法於2013年8月6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於8月13日公布之,並從今日開始施行。其內容包含承平時期停止軍事審判系統、軍事監獄及拘禁設施之使用。

陸軍洪仲丘下士於禁閉室操練以實施悔過處分,卻於2013年7月4日死亡一事引發社會高度關注,並促成軍事審判法的修正。修正條文尚包含已開始偵查、審判但程序尚未終結者其審判權的移轉,意即含洪案在內的關係人將立即移審普通法院。

全文 >>>

國際特赦組織期待本次機會得以敦促台灣政府批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CAT)

國際特赦組織期待本次機會得以敦促台灣政府批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CAT)

14 August 2013

台灣已在2009年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因此有義務遵守該公約對於法律、政策和實行上的規定。今年初曾有國際獨立專家團隊來台檢視《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的施行狀況,當時他們也建議台灣批准《禁止酷刑公約》(CAT),並依照該公約任擇議定書建立國家預防機制。 全文 >>>

AMNESTY INTERNATIONAL STATEMENT FOR NATIONAL POLICE ADMINISTRATION OF THE MINISTRY OF INTERIOR HEARING

AMNESTY INTERNATIONAL STATEMENT FOR NATIONAL POLICE ADMINISTRATION OF THE MINISTRY OF INTERIOR HEARING ON THE NECESSITY OF SIGNING THE 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ugust 14, 2013

Amnesty International welcomes this opportunity today to urge the Government of Taiwan to ratify the 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CAT). 全文 >>>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參與全球會員大會(ICM)代表遴選辦法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參與全球會員大會(ICM)代表遴選辦法

一、本遴選辦法依據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以下簡稱本會)第九屆第一次會員大會決議授權理事會制定之。
二、本會參與全球會員大會(以下簡稱「ICM」)之代表,除依ICM會議主題所必要出席之理事會、監事會及秘書處之代表外,依本遴選辦法遴選之。
三、凡本會正式會員,具下列條件之一者,得為會議代表遴選之候選人:
1. 長期參與本會小組活動,或擔任本會志工者。
2. 曾為本會理、監事成員者。
3. 曾為本會祕書處正式職員者。
4. 從事人權相關議題之研究者或人權運動者。
四、本會應於當次ICM召開6個月前將會議代表遴選辦法及作業流程公告予會員周知。
五、遴選委員會由本會現任全體理、監事組成,由理事長擔任召集人。
六、凡符合本辦法第三條之資格者,得經由自我推薦或其他會員推薦之方式,於期限之內填具相關資料表件以送交遴選委員會。惟經由他人推薦者,需尊重當事人之意願。
七、遴選委員會至遲應於當次ICM召開3個月前依據本會得選派之人數選定會議代表人選。
八、遴選委員會有關會議代表之擇定,應兼顧性別、年齡與地域之平衡。
九、會議代表參與ICM之機票、食宿等相關補助及津貼,應依據總會及本會相關辦法辦理之。
十、會議代表於會後應以書面、口頭或其他適當方式,提出參與本次會議之相關記錄及心得報告。
十一、本辦法經本會第九屆第五次理事會決議通過後實施。

下載pdf檔:
ICM遴選辦法 http://ppt.cc/A1Ob ←請見連結

甘比亞│甘比亞大開死刑倒車

國際特赦組織新聞稿20120824

AI Index: PRE01/410/2012

國際特赦組織已經收到可靠報導,昨晚甘比亞有九人被處死,今天(8/24)和未來幾天還有更多人可能立刻被處死。

根據可靠消息來源,這九人昨晚被移出牢房並處死,包含一名女性。據稱被處死的九人中有兩個應該是塞內加爾人。
在甘比亞,謀殺或叛國都會被判極刑。被處死的人當中有三個就是因為叛國而被判刑。

國際特赦組織非洲區副主任Paule Rigaud表示:「甘比亞已經超過25年沒有死刑,總統Yahya Jammeh決定處死這9人的決定可說是大開倒車。」

Rigaud還說:「如果報導屬實,死刑是甘比亞的一大退步-會使甘比亞退回仍在執行死刑的少數國家,我們呼籲當局立即停止任何可能進一步執行死刑。」

該國上次執行死刑是在1985年,距今27年。國際特赦組織已將甘比亞歸類為實務上廢除死刑,世界上三分之二以上的國家已經在法律或執行上廢除死刑,而甘比亞也名列其中。

在非洲,非洲聯盟的54個成員國中有22個已經不執行死刑,並有16個在法律上對所有犯罪免除死刑。

在8月19日和20日,Jammeh總統發表電視演說慶祝穆斯林開齋節,並向國人宣布,現有的死刑判決於九月中旬「絕對會執行」。

甘比亞政府表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有42名男性和2名女性列入死刑名單,其中13人是在當年被判刑。今年據報有3名男性被判死刑,加起來目前共有47名死刑犯。

Rigaud表示:「Jammeh總統應該立即暫停死刑,以符合聯合國大會和非洲人權委員會的決議。」“

國際特赦組織在任何情況下反對死刑,因其違反了生命權,且是最殘忍、不人道又有辱人格的懲罰。

緬甸:釋放其餘良心犯

原文網址http://www.amnesty.org/en/news/myanmar-release-remaining-prisoners-consciences-2012-07-04

緬甸當局於上週二(7/2)釋放80名囚犯,其中包括20名政治犯及34名外國人,國際特赦組織表示當局應該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良心犯。

在80名因「人道理由」獲釋的囚犯中,其中3名為緬甸主要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的成員,另外大多數是屬於全緬學生民主陣線(All Burma Students Democratic Front; ABSDF)的成員,該組織乃是在1988年政府暴力鎮壓後,由學生組成的武裝團體。

國際特赦組織的Benjamin Zawacki表示:「雖然我們肯定緬甸政府最近釋放囚犯的行動,但緬甸政府應該釋放其餘僅因和平表達其信念而被囚禁的良心犯。」

「目前緬甸境內至少仍有400良心犯遭囚禁,即使他們被控教唆或犯下暴力行為,他們應該在被以國際上承認的罪名起訴後接受公平審判或被釋放。」

獲釋的良心犯中,原服的刑期皆為三年以上,其中一名原被判處無期徒刑。

有些報導指出根據緬甸刑法規定,這些囚犯是被有條件釋放,因此他們的原判刑期仍有可能被恢復。

根據緬甸國營的緬甸新光報報導,釋放此46名緬甸公民「目的在於確保國家的穩定及創造永久的和平」以及「全國和解」。

Zawacki表示:「透過聯合國的協助,緬甸政府現在應該建立機制審查所有受刑人的案件,以判定其遭逮捕的真正原因。」

「緬甸境內無疑地有未被紀錄的政治犯,而這樣的現象在少數民族居住的區域尤其嚴重,因此這項審查機制必須徹底落實,不能僅涵蓋現有未處理的名單」

獲釋的囚犯中包括Karenni族裔的政治運動人士Khun Kawrio,他因其於2008年從事的和平政治運動被判處長期徒刑。他被囚禁於一座離家很遠的監獄,使其家人探視困難,且他在訊問期間遭到酷刑及虐待。

Zawacki表示:「由於受酷刑和單獨拘禁而導致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因素,使得部分獲釋的囚犯出現心裡社會問題,這樣的現象需要急迫的關注及資源的投注以協助復原。」

中國│烏魯木齊動亂遭鎮壓已過三年,但仍有數十人遭強制失蹤。

國際特赦組織公開聲明

中國: 烏魯木齊動亂遭鎮壓已過三年,但仍有數十人遭強制失蹤。

失蹤者的家人為尋找親人而遭騷擾及拘留─2009年七月二十九日抗議之三週年。

中國官方自三年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烏魯木嚴酷鎮壓維吾爾人起,至今有近百名維吾爾人仍然遭當局強迫失蹤,失蹤者的家人對於他們的下落、安危或法律地位毫無音訊。

失蹤者的家人因探求、找尋其親人之消息而遭當局在新疆以扣留、威脅並恐嚇他們,企圖持續防止其尋找或呈文到高層。這個月,維吾爾族數十名失蹤者的家人終於公開表達他們的訴求,要求得知親人消息並且平反。於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的訪談首度對外揭露他們故事的人有提到他們因而遭受加倍的監視、威脅和命令,以恫嚇其向海外團體談論此事。。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中國當局揭露遭強迫失蹤者的下落和其法律地位,並停止迫害其找尋答案及平反的家人。

維吾爾人在2009年的七月五日,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都的烏魯木齊一同聚集抗議政府知情遷移(移居)至廣東省韶關市的維吾爾工人在六月二十六日遭屠殺卻無任何行動。在和平示威之際,因警方對抗議人士使用武力而引發人民暴動。官方數據指出,有197人因暴動而身亡,其中以中國漢族居多。

國際特赦組織於動亂後所蒐集的目擊者說法讓人懷疑官方對該事件的說辭,並指出警方對示威者非必要或過度的武力使用,其中包括毆打、使用催淚氣及對群眾掃射。事發後的大規模逮捕因挨家挨戶的搜索而導致近千人遭肆意拘捕。眾多調查報告事後詳載維吾爾人於拘禁時普遍的遭強迫失蹤和使用嚴刑及虐待。

近百人依然強迫失蹤。在過去的一個月,數十位維吾爾家人已公開揭露其親人自2009年七月便失蹤的故事,其中遭拘禁時最小的只有16歲。失蹤者的家人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烏魯木齊、喀什地區和墨玉縣(和田地區)。

在那些失蹤者之中,有一名屠夫、一名汽車機械師、一名餐廳經理、一名公車司機、一名街頭的水果攤販、一名廚師、一名十六歲的學生、一名剛從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一名廚師兼音樂家以及一名剛從外國設計學院畢業的學生。其中,只有19人的家屬願意將他們的姓名公開,大家都害怕當局的報復。

這些公開表態親人失蹤的家屬恐怕只是強迫失蹤者的冰山一角。

Imammemet Eli 的母親Patigul Eli 說,在過去幾年,她在烏魯木齊的警方和政府機關前,碰到也在尋找有關其親人因2009七月的大規模逮捕而失蹤的信息的其他將近30個家庭。有報導指出烏魯木齊公安廳的王明山(wang mingshan)局長已接獲100個來自失蹤者家屬拜託其給予協助尋找親人的請求。

根據一位家屬的說法,光是和田地區-墨玉縣-就有超過200個家庭有親人失蹤。其中許多家庭一直因害怕對外談論此事會遭當局報復懲罰而卻步。儘管往返烏魯木齊和北京的財務負擔對許多家庭而言相當可觀,但他們仍不惜數次前往尋求消息。有些家屬說他們並非要向當局請求平反或賠償,而只想知道親人的安危(是生是死)。有些更認為生活在不確定中遠比一開始就得知噩耗還難受。

國際機構中,包括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在許多事件中認為中國當局拒絕失蹤數月、數年者其家屬知道其下落的權利,違反禁止酷刑和虐待。

以下是其中數個最先向自由亞洲電台公開的個案,且國際特赦組織也透過其他不同管道確認其真實性。

2009年七月九日,當時33歲的Turghun Obulqasim遭警方從其工作地點位於烏魯木齊華僑酒店的梅迪那餐廳帶走,其中亦包含另外4名員工。在七月五日,烏魯木齊的抗議當天Turghun 正於餐廳內工作。其餐廳及酒店經理Salfurat因示威抗議引發暴動而關閉餐廳並深鎖大門以保護其員工。Salfurat 同時允許他們待在飯店內以避免街上民眾和警方持續的暴動和鎮壓。Salfura說,無論是Turghun 或是其他人員,皆無在七月五日當天或日後外出。 根據他的說法,華僑酒店內的4個餐廳內超過70名員工於七月九日遭警方逮捕。

事後Salfurat 得知Turghun 被帶到烏魯木齊的Lyudawan公安局,他便安排送錢給Turghun。然而,當他在兩天後回到公安局時,則被告知Turghun已不再該局,但卻未說明其被往何處。Salfurat持續努力,試圖搜尋Turghun,但卻遭公安質問並警告他停止尋找。隨後,他則提供Turghun的妻子Merhaba金錢協助(一個月600元人民幣)以找出Turghun的下落,但Turghun的失蹤使Merhaba無法維持其與孩子的生計。

Merhaba說她從丈夫被帶走那天便開始尋找其下落。她說: ” 我已數不清我究竟去了市公安局多少次詢問我丈夫的事。我每個禮拜都去,有時候星期二去,有時候是其他天。每次去他們都告訴我 ‘回家吧,好好照顧小孩。我們會再跟你聯絡。回家吧’ 。”

這三年中,中國當局沒有一次告訴她任何關於她丈夫的下落或安危。

當問到她是否有請律師,她則說: ” 沒有”。 她說,去年當局告訴她他們會幫她找名律師,但至今仍未有動作。又問她為什麼拖了這麼久時,她卻回應: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當在問到如果聘請律師對她是否會有困難時,他說: ” 當然會。為我們來說請律師是個困難而且還有各種不同的挑戰”。

Merhaba 述說她每次會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看見5~6個也在找他們失蹤親人的家庭,一個她最常去尋找答案的地方。”我們會談一下,然後各自回家去。” Merhaba和Turghun 有一個年幼的孩子。

Nebijan Eli, 在2009年被拘禁時才16歲,是近期公開揭露的家庭中最年經的。他的父親Elijan Eli 敘述他最後一次見到他是Elijan Eli與數人在烏魯木齊的街上被近30名公安包圍強行帶走。

Elijan Eli 回述他看到兒子被拳打腳踢進一輛公安箱型車內然後帶走。他騎摩托車,試圖跟著公安車,但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當我目睹那一幕(被毆打踢踹)時,我感到無助,我就問自己我從沒想過的問題,我為何要把我兒子帶到這世上。”

Elijan向公安詢問他兒子時,他們告訴他Nebijan並沒有在拘留名單上。

經過三年的詢問,Elijan Eli 仍未得到任何關於他兒子下落和安危的答案。

Abaxun Sopur,4個孩子的父親,七月七日那天在烏魯木齊被公安帶走。Abaxun是一名水果商, 根據其妻子Reyhangul Tahir的說法,Abaxun 在七月五日動亂當天其實刻意遠離烏魯木齊內正在暴動的區域,改移到離暴動較遠的華苓區去販賣水果。七月五日晚上, Abaxun 平安回到家,並決定隔日暫時不做生意。然而,七月七日那天,他再度外出販賣水果。當天傍晚,Abaxun打電話給他的妻子說他和一些朋友在回家的路上被公安攔下。他告訴她,由於許多街道都已經封閉,公安願意載他和其他友人回家。但事實上,公安卻將他們帶往烏魯木齊人民廣場附近的盛名(音譯)派出所。Abaxun告訴他的妻子不用擔心,他很快就會回家了。但是,到了晚上十一點,Abaxun依然沒回去且手機也呈現關機狀態。之後, Reyhangul就無法再與他聯繫或從當局口中獲得任何有關其下落的資訊。

Abaxun遭到拘禁的一個月後,一群被釋放的維吾爾男子向Reyhangul 證實Abaxun的確於七月七日傍晚被帶往盛名派出所且被一名叫Aytan的哈薩克公安偵訊。隨後,Abaxun及其餘約30人被轉送往烏魯木齊的各個監獄和拘留中心,但他們並不知道Abaxun被送往哪一個。

Reyhangul 回述她找到那名哈薩克公安Aytan後,他證實其偵訊完Abaxun後並沒有找到任何可以繼續將其拘留的理由。 但是, Aytan的上屬卻不准他釋放Abaxun。 根據Aytan的說法, Abaxun後來被送到烏魯木齊的Diyentey 拘留中心。

然而, 當Reyhangul 到了該拘留中心後, 公安們卻告訴她並沒有任何Abaxun被送至該中心的紀錄。 Reyhangul敘述她去遍了所有拘留中心並且詢問了各級的公安和政府當局有關其丈夫的消息,但卻徒勞無功。

Reyhangul描述她過去的三年如何鍥而不捨得找尋丈夫。她與也有親人失蹤的其餘7個家庭長途跋涉前往北京去向中央當局請願。不過,她們到那不久便遭將近40名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派來的公安強迫帶回烏魯木齊。

Reyhangul說她到北京後便被當局迫使她和四個孩子舉家遷移到喀什地區,以防她繼續向上請願。

當問到她最近是否有收到任何有關其丈夫的消息時, Reyhangul說: ” 什麼消息,完全沒有音訊! 到現在什麼也沒聽說。 我根本不知道當局對他做了什麼, 是生是死。 至今, 政府依舊不曾告訴我們任何有關他下落的消息。”

” 這三年裡, 我們未曾聽說任何有關他的消息。 地方公安到我家來大看已經是十天前的事了。 我告訴他我要再到北京去請願有關我丈夫失蹤的事。 上次去北京, 是我第一次去, 就被公安逮捕拘留, 然後便送我們回家。 因為這樣, 我根本無法向他們陳情。 自從那次之後, 我就沒有再聽說有關我丈夫的事了。 而公安聽說我想再到北京時,他們就來了, 村長和公安首長也來了, 他們來逼我不要去。 但他們根本沒提到關於我丈夫的事。 什麼都沒說! ”

Reyhangul和其他公開說出此事的家庭一樣,時不時就會有公安拜訪並警告他們不准再向任何提她丈夫失蹤的事。Imammemet Eli 是名從華南理工大學畢業的學生, 2009年的七月十四日於烏魯木齊,他和四名朋友在玩撞球時遭帶走拘留, 當時他才25歲。 Imammemet的朋友們是後被一一釋放,但Imammemet卻下落不明。Imammemet的母親說, Imammemet起出有參與七月五日的抗議,但當抗議演變為激烈衝突時,Imammemet便退出參與。

過去的三年他的母親Patigul Eli, 不斷的向當局詢問他兒子的下落。

Patigul 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已經快三年了,我卻連我兒子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Patigul 第一次向路得灣公安局詢問Imammemet被監禁在何處時,一名公安暗中給她一張紙條告訴他Imammemet被拘禁在Michuen縣的Midongchu拘留中心。 Patigul 去該拘留中心10次,但每一次他們都說沒有Imammemet被送至該中心的紀錄。

Imammemet被拘留9個月後,Patigul從與Imammemet同牢房的囚犯得知Imammemet的消息。其中一位告訴她Imammemet數次被偵訊且使用酷刑。 他又說Imammemet不願進食而且有時還會嘔吐。 在一回的偵訊後, Imammemet 回牢房時甚至法站立。 另一名牢房室友說Imammemet在前兩次偵訊後都還正常, 但第三次卻被帶走三天後才回來, 且回來時已無法站立。 而大概在2009年的八月中, Imammemet被帶去醫院後,就沒在回到拘留中心了。

在那之後, Patigul 便沒在聽說有關她兒子的音訊了, 且她的所有詢問也被置若罔聞。

” 這個區域的官方人士不願理會我的請求, 因為這件事過於棘手。 而這裡記者們害怕了解我的故事因為這議題太敏感了。”

Patigul說在她和海外媒體聯繫後就持續遭監視且到哪裡都被跟蹤。她說, 會有一名公安固定在她家前面看守, 且每四小時輪班。 有一回, 因為她攻擊了一名不願回應她詢問的公安,而被拘留了8天。

” 我去買東西他們(公安)會跟著我,我去拜訪別人家,他們就會在外面等。”

對Patigul 這名扶養4個孩子的寡婦來說,她連哀悼或處理她悲痛的心情都無法, 因為她根本無從得知兒子的死活。

Patigul Eli 說 : ” 如果我早知道我兒子已經死了的話我還不會這麼痛苦,因為我還能把他忘了或至少找某種方式試著接受這樣的命運。”

國際特赦組織公開信:呼籲立即徹查李旺陽命案

原文(英文)網址:http://www.amnesty.org/en/library/info/ASA17/015/2012/en

AI index: ASA 17/015/2012
吳邦國委員長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席
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北京市西城區西交民巷23號
郵編:100805
中華人民共和國

AMNESTY INTERNATIONAL INTERNATIONAL SECRETARIAT
Peter Benenson House, 1 Easton Street
London WC1X 0DW, United Kingdom
T: +44 (0)20 7413 5500 F: +44 (0)20 7956 1157
E: amnestyis@amnesty.org W: www.amnesty.org

國際特赦組織公開信:呼籲立即徹查李旺陽命案,並確保其家屬不受任意拘禁或非法限制行動與言論自由

2012年6月12日

親愛的主席閣下: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下令就李旺陽的死因與相關案情展開迅速、徹底且公正的調查。前異議人士李旺陽於2012年6月 6日被發現陳屍於邵陽市大祥區人民醫院,現場情況相當可疑。

此外,2012年6月7日,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和妹夫趙寶珠,以及至少兩位李旺陽的親友遭到逮捕,至今仍未釋放。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全國人大常委會確保李旺陽的妹妹、妹夫及其他親友不被任意拘留或遭到行動與言論自由的任何非法限制。

背景﹣李旺陽

李旺陽過去曾被監禁,並由國際特赦組織認定為良心犯。他出生於1950年,於任職邵陽水泥廠時成為獨立工會運動的領袖。在1989年之前,他參與編印地下刊物《資江民報》,曾多次被公安傳喚偵訊。在八九民運期間,他創建了「邵陽市工人自治聯合會」,組織罷工和示威活動。邵陽工自聯成員們四處演講、散發宣傳文件、張貼大字報,要求保障中國工人的各項權利。八九民運遭軍事鎮壓後,李旺陽被判刑十三年。

在先後於瀧溪監獄(湖南省第六監獄)和沅江監獄(湖南省第一監獄)服刑期間,李旺陽失去大部分聽力和視力,據稱是因酷刑所致。2000年6月,他因病重而獲提前釋放。據說他當時患有心臟病、甲狀腺亢進、頸椎和腰椎疼痛,且幾乎失明。出獄後,他聯合其他民運人士向政府當局要求賠償醫藥費。2001年5月6日,李旺陽為抗議政府不回應其訴求而絕食抗議22天後,邵陽市公安局再度將他逮捕,並在同年6月11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同年9月5日經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罪名成立,9月20日將他判處十年徒刑。2011年5月,李旺陽刑滿獲釋後,被送往邵陽市大祥區人民醫院治療心臟病和糖尿病,其後住院直到他突然死亡。

2012年5月22日,李旺陽曾接受香港媒體採訪,公開表示獄中酷刑造成他雙目失明和幾近失聰,並公開鼓勵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堅持為六四受難者追求正義。在訪談中,李旺陽說,「(為了中國的民主,)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受訪之後,警方和監獄官員更加頻繁到醫院監控。

全文 >>>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針對扁案及監所人權之聲明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聲明
2012-06-13

國際特赦組織是全球性的人權運動,在全球一百五十多國擁有超過三百萬會員。國際特赦組織的會員、支持者及人權工作者,共同致力於終結各種對人權的嚴重侵害。我們的理念是每個人都應享有世界人權宣言及其他國際人權標準所載的權利。同時,國際特赦組織獨立於任何政府、政治意識型態、經濟利益或宗教,經費來源主要來自於會員及大眾捐款。

關於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所涉案件其司法程序中人權遭受侵害的疑慮,位於倫敦的國際特赦組織總部研究部門已依據國際人權法所規範的人權標準及國際特赦組織既有研究程序,展開調查。調查期間,國際特赦組織雖未針對此個案進行聲援,但仍將密切注意此案相關發展。

同時,針對前總統陳水扁先生在台北看守所之待遇所引發的監所人權問題,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要求,台灣政府應從制度上全面檢視並改善目前台灣監所人權現狀,以符合國際人權標準。

包含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在內,由台灣各非政府組織所組成的「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於2012年5月22日針對台灣政府的初次國家人權報告,提出《2011台灣人權報告:兩公約民間社團影子報告》回應,有關監所人權部分,即依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0條:「自由被剝奪者應獲人道及尊嚴待遇」回應國家報告。影子報告內容明確指出台灣政府的報告迴避國際標準的受拘禁者待遇,未能詳細檢討。

此外,監察院於2010年5月出版的《監獄、看守所收容人處遇、超收及教化問題之檢討專案調查研究報告》,提出目前台灣監所醫事專業人員編制不足與醫療設備之問題應進行全盤檢討與調整;並指出「我國監所擁擠之現況,不僅剝奪收容人服刑之基本空間權益,本院實地履勘發現部分超收情形較為嚴重之監所,收容人起居空間之擁擠,幾至不人道之程度」。

前述報告,均反映台灣目前監所人權存在嚴重問題。因此,為使所有監所收容人獲得《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要求的人道與尊嚴待遇,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認為,台灣政府有義務立即依據《兩公約施行法》,全盤檢視監所處遇制度並改善目前台灣監所人權現狀。

新聞聯絡人: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 秘書長 楊宗澧

備註:
國際特赦組織內部的研究調查程序:國際特赦組織設有專責之研究員,對個別或集體的人權侵害進行有系統的公正調查,指派專人訪談囚犯、家屬、律師、證人和當地人權運動人士。同時過程中需交叉求證,廣泛蒐集各方訊息與資料,從囚犯及其家屬、律師、記者、難民、外交人員、宗教團體、社團工作人員、人道組織和其他人權組織獲得資訊;監看報紙、網頁和各種媒體報導;也可能觀察審判,會見政府官員。研究結果若確認為國際特赦組織所認定之良心犯或人權侵害事件,將透過會員、支持者和工作人員,動員公眾壓力,要求政府當局停止侵害行為。

中國須停止鎮壓圖博自焚事件

英文網址:http://www.amnesty.org/en/news/china-must-end-crackdown-after-self-immolations-tibet-2012-06-01

鎮壓開始於兩位圖博男性在拉薩大昭寺附近自焚之後。 © Tom Magliery

「上週日拉薩自焚事件後,據報有大批民眾遭到拘捕,中國政府當局必須就此令人憂慮的事件提出說明。」~by國際特赦組織亞太研究部副主任 貝凱玲

2012/06/01

中國安全部隊必須立即釋放自5月27日兩位青年在拉薩大昭寺前自焚抗議北京統治之後所有被任意逮捕的民眾,國際特赦組織表示。

圖博行動人士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這次拉薩市區首度發生的自焚事件後,該市中國當局已針對來自西藏自治區之外的藏人進行大規模搜捕。

許多人被關押在拉薩的蔡公堂看守所或其他地點,其他人則被遣送離開自治區。根據國際媒體報導,被捕民眾多達六百人。

國際特赦組織無法自行查證這次逮捕的數量或性質,但呼籲政府當局,對於被捕人士應立即以法定罪名起訴,否則應即釋放。

「上週日拉薩自焚事件後,據報有大批民眾遭到拘捕,中國政府當局必須就此令人憂慮的事件提出說明,」國際特赦組織亞太研究部副主任貝凱玲表示。

「強硬鎮壓拉薩居民,並不能解決我們在圖博人民中看到的廣泛不滿。」

全文 >>>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