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呼籲當局關閉對少數民族的「再教育營」

  #WhereAreThey?  #他們在哪裡?  

 

現在,在中國西北方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XUAR)據估計有約一百萬人,大部分是伊斯蘭教少數民族,正被任意拘禁在「去極端營」之中。他們皆是維吾爾、哈薩克或其他少數族群,而宗教及文化習俗是他們認同的關鍵。
 
拘禁是中國政府用來消滅宗教信仰、清洗文化認同的手段之一,藉此強化人民對國家和共產黨的政治忠誠。
 
©Amnesty International  
 
26歲哈薩克族學生Bota Kussaiyn在2013年從中國搬到哈薩克後,她和她的家人曾有過快樂生活。但2017年11月,她的爸爸回新疆去看醫生,就再也沒回來。三個月後她的媽媽從親戚間輾轉得知爸爸竟已被送進了「政治再教育營」,確切行蹤仍處於未知。Bota在新疆的親戚現在很害怕和她媽媽通話,唯恐引起當局的懷疑,於是他們便斷了聯繫。
 
Bota的故事從來就不是個案。她是勇於分享類似故事的百餘人之一,他們都極度擔心失蹤的至親是不是真的被拘禁在營中。有相同遭遇的確切人數不明,但估計有數十萬。
 

 

布再娜甫‧阿布多瑞斯提 (Buzainafu Abudourexiti) 於2017年3月忽然遭到關押,至今持續遭禁止通訊拘留,於秘密審判遭判刑7年。到現在仍沒有任何有關她受到指控的相關消息,但據信這起案件可能是對維族留學生擴大打壓行動的一部分。她現在正面臨酷刑和其他虐待的嚴峻危險。
 
布再娜甫‧阿布多瑞斯提於埃及留學兩年後於2015年重返中國,當時她新婚的丈夫奧瑪斯 (Almas Nizamidin) 住在澳洲,而布再娜甫計畫搬去與丈夫同住,於是她在2015年9月重回埃及,以準備簽證申請所需的文件。布再娜甫於2015年回到烏魯木齊後,收到來自烏魯木齊警局簽證所需的核准,丈夫奧瑪斯也隨後替妻子申請澳洲配偶簽證。不久後,她便遭拘留且簽證申請仍待決未定。
 

 

當局秘密、無記載的拘留行動下,要追蹤確認任何一個人的下落幾近無望。但集體行動和國際壓力可迫使中國政府做出回應、並對拘禁行為負起責任。
 
不用兩分鐘,你現在就可以一起連署寄信問中國政府:
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下落不明的人們在哪裡?
 
連署信件內容如下:
您好
 
我寫這封信,是為了關注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人權侵害情形,並呼籲您的政府即刻採取有效措施保護新疆地區的維吾爾族、哈撒克族及其它伊斯蘭少數民族,使他們不會以「去極端化」之名被任意拘禁於教育改造營之中。
 
國際特赦組織在全世界訪問了超過一百位和新疆家人朋友失去聯繫,疑似已被送入營區的個案。根據可信的報告顯示,營區設施用於強迫人民背離他們的宗教信仰和文化認同,招認他們對黨及國家不忠誠。秘密、缺乏檔案紀錄的拘禁行為使得確認或追蹤任何一個人的行蹤都極其困難。
 
中國當局稱這些極端的手段對打擊恐怖主義而言是必要的。然而國家在負起保護其人民免於遭受攻擊的責任時,其措施必須具必要性並依照比例原則,只規範特定威脅。
 
因此我寫信敦促您對新疆的實況給出可信的說明。中國有義務遵循國際人權法,應該結束任意拘捕行動,並立即釋放新疆所有被拘禁於去極端營、教育改造營和其它相關設施的人,除非他們犯下國際法認定的罪刑。
 
非常感謝您 !
 
 
 
 
 
 相關新聞 
 
 
立刻連署

呼籲中國政府關閉對少數民族的「再教育營」

姓名、國名可以中或英文填寫;電子郵件效力等同簽名連署。

您的個資將被謹慎對待,將成為人權推廣、倡議活動、募款呼籲、捐贈、會員服務等其他相關事務。

如需了解更多,請先閱讀隱私保護政策

CAPTCHA
此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為人類訪問者,並阻止自動提交垃圾內容。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