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個女人都必須當母親!反對伊朗新法草案將女人當作「嬰兒製造機」(已截止)

Submissions for this form are closed.

 

不是每個女人都希望成為妻子或母親。在伊朗,現存法律已經充滿對女性的制度性歧視和限制,而近期伊朗政府推出的兩項法案:綜合性人口與家庭提升法案(315號法案)以及提高生育率及防止人口減少法案(446號法案)又即將對女性的身體與性加諸更多限制。(圖為伊朗街頭的提高生育率政策宣傳廣告)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與北非副主任撒哈綠(Hassiba Hadj Sahraoui)說:

「伊朗的這項草案提及的相關歧視性措施,讓伊朗婦女與女孩的權利倒退好幾十年。政府此舉剝奪女性基礎權利並且將她們視為嬰兒製造機,這是在推廣一種危險的文化,她們是人不是機器,她們有權對自己的身體和人生做決定。」

「這項新法是國家空前對個人私人生活介入的舉動,伊朗政府正在動搖這個國家女性的基本人權,連人們的床第事務都要約束。」

 

新法說了什麼?

 

有兩項法案被國際特赦組織認為嚴重侵犯女性權利,首先是新法446條。

 

新法第446號「提高生育率並防止人口減少法案」將自願結紮視為違法,而這是伊朗非常普遍的避孕方式,而新法也限制女性取得避孕相關的資訊,因此她們就很難在知情且同意的狀況下決定是否要有孩子。過去伊朗政府補助的家庭計畫方案提供負擔得起的避孕措施,而新法取消相關補助,這將導致成千上萬的女性在不情願的狀況下懷上孩子,使她們被迫尋求非法且不安全的墮胎。過去人們可以在政府支持的鄉村診所取得保險套,而現在這項服務也取消了,這將導致人們更容易傳播並感染包括愛滋病等性病。

 

在去年2014年八月,這項法案在國會獲得多數決通過,目前正在進行修改審核中。

 

「我們認為伊朗繼續補助家庭計畫方案來提供女性取得避孕資訊、避孕用品與服務非常重要,如果女性無法取得這些服務,她們就需要毫無選擇地繼續懷孕,或冒著生命危險去墮胎。」

 

放眼全世界,不安全的人工流產都是孕產婦死亡率的主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調查,不安全人工流產導致47,000女性死亡以及500萬女性傷殘。

 

再來是新法第315號。

 

新法第315號「綜合性人口與家庭提升法案」也將在下個月討論,法條規定私人和公家機關的特定工作應該按照以下優先錄用順序雇用員工:先是有孩子的男人、其次是已婚但沒有孩子的男人、最後是已婚但有孩子的女人。這項法條使得離婚變得更加不可能並鼓勵警方與司法介入家庭糾紛,也讓婦女遭到家暴的風險增加。

 

「伊朗應該認清這樣的立法可能使女性更被束縛在受虐的關係之中」,撒哈綠副主任說。

 

而315號也依據法官判多少婚姻案件和解來給予法官獎金

 

「法案傳遞出的訊息是,女人除了當乖順的家庭主婦和生寶寶之外沒有其他的用途,除非她們已經達成了她們主要的角色並完成任務,否則她們沒有工作權。」

 

這法案和伊朗現況其實有很大的落差,伊朗的大學畢業生中女性事實上佔大多數,這個國家的勞動人口中也有17%是女性。

 

那麼現在的伊朗法律如何?

 

現存的伊朗法律事實上就已經對女性權利充滿制度性的歧視。

 

在伊朗民法目前的規定下,女性想要離婚就已經需要證明她本身遭受「無法忍受的艱困狀態」,但男性可以毫無理由直接離婚。在一夫多妻的制度下,男性也有特權擁有至少兩名「太太」和其他「暫時」婚姻。若是妻子未能履行性行為義務或是未能得到允許就離家等「婚姻的責任」,將不會在離婚時獲得贍養費。

 

儘管伊朗總統自己也說男性和女性是平等的,然而伊朗的法律卻無法反映這樣的現實,伊朗女性在婚姻、離婚、兒童監護權、繼承、旅行甚至衣著的選擇上都無法和男性享有平等的權利。

 

根據伊朗刑法,九歲以上的女性若沒有用頭巾包頭或符合強制服裝規定者,會被拘禁或處以罰金。這樣的服裝規定不斷被警察用來騷擾或拘押在公共場所出沒的女性。然而婚內強暴或家庭暴力並不受刑法的規範。根據伊朗政府的調查,2013-2014年報顯示有41,226名10-14歲女孩已經步入婚姻,早婚或強迫婚嫁的狀況非常普遍,而至少有201個女孩在不到十歲就已經成婚。女性也被禁止在體育場看球賽。

 

伊朗正在訴諸法律將女人的角色限制在母親和妻子的框架中,伊朗應該廢止這類型的歧視法案。伊朗已經控制了女人的穿著、女人在哪裡工作、女人在大學裡學些什麼,而現在又要干涉她們的私生活、控制她們的身體並決定她們要生多少小孩,這兩項法案應該廢除。女人應該享有基本人權和自由。

 

請加入我們的連署,去信伊朗國會議員,呼籲他們立即廢止這兩項法案,以下是連署信內容:

 

閣下您好:

 

我想以這封信,表達對貴國兩項法案發展狀況的關切:綜合性人口與家庭提升法案(315號法案)以及提高生育率及防止人口減少法案(446號法案)。哪怕其中任何一個法案成為正式法律,伊朗都將違反所應負起的國際人權義務,也就是尊重婦女性和生殖權利的義務,包括讓她們得以獲取避孕用品、服務及資訊的權利。這些法案也將對婦女和女童的基本人權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包括性別平等權利、免受家庭暴力和性暴力之權利、隱私權,以及決定生育子女的數量和生育間隔期長短的權利。

 

446號法案生效後,財務資源有限的婦女及女孩再也無法取得現代避孕措施和生育教育,且將落於別無選擇的境地,只能繼續意外懷孕,或選擇不安全秘密人工流產手術。315號法案生效後,婦女和女孩將在就業、離婚和家庭關係平等權方面,被法律體系進一步否定權利,該法案也默許家庭暴力的有罪免責,並基於刻板印象要求女性限制自己的想望,同時鼓勵女性受害者和加害施虐者和解。

 

我更關注的是家庭暨人口規劃方案的預算遭到裁撤,該方案內容包括在過去20年間為伊朗當地無數女性提供重要的性與生殖保健服務。的確,伊朗曾走在全球性與生殖保健服務的最前端,而我很難過地發現,這樣的盛況將不會再繼續下去。

 

伊朗政府在簽署多項國際條約時,曾承諾將促進婦女及女孩的權利,包括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兒童權利公約以及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若伊朗繼續強化針對婦女及女孩的歧視與暴力,包括通過315號及446號法案,這項承諾將會變得毫無意義。

 

因此,我敦促您:

  • 全面退回446號法案,該法案禁止使用手術永久避孕,並限制避孕資訊的取得
  • 全面資助家庭暨人口規劃方案,以確保所有女性,包括青少女,能夠取得品質良好的避孕用品、服務及資訊,包含全面的現代避孕方法(藥物性、手術避孕與緊急避孕)
  • 退回法案315條的以下規定:(1)在性別、婚姻狀態或雙親地位方面,對就業婦女造成歧視(2)難以獲准離婚,對婦女產生歧視性影響(3)鼓勵法官相較於離婚,更傾向於判決和解,且根據婚姻和解案件數目來計算獎金。

我很希望收到您的答覆,特別是您對於伊朗當局將立即採取相關措施的保證,以確保所有女孩及婦女能夠享有人權,包括能自由決定她們性與生殖健康相關事宜的權利,不受到任何脅迫、歧視和暴力。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