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寫信馬拉松】讓挪威跨性別者決定真實的自己(已截止)

Submissions for this form are closed.

 約翰.珍娜(John Jeanette)© Amnesty International Norway

 

在保守的1950年代成長的約翰.珍娜.索斯塔・芮摩(John Jeanette Solstad Remø),從小就學會要裝成男孩才能得人疼愛,那是一種有條件的愛。

 

故事要追溯到20年前一個挪威海濱小鎮,在他大約四歲時,被媽媽發現他穿著洋裝:「我們倆都很害怕,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女孩,想打扮成女孩樣子,玩女孩愛玩的遊戲。」

 

「我開始假裝,但我太過努力,偽裝過頭變得很不可愛。我很快便學會最粗野的髒話,以及如何幹架。」


少年時期約翰一直是個壞男孩,但他也很喜歡音樂,這為他開了一扇門,持續發展被壓抑的女性特質。他的姑姑有一把吉他,給了他家裡鑰匙,讓他可以自由練習。「她有很多漂亮衣服,絲質內衣和高跟鞋。去她家讓我感到既自由又快樂,可以盡情試穿女裝,做我自己;但我又很難過,因為不能讓任何人看到我的樣子。」姑姑很可能心知肚明,但卻從不過問。

 

後來,他17歲離家,20歲出頭就結了婚。婚後生下一個兒子,成為滿臉鬍渣的職業軍人,十足符合社會對於男性角色的期待。

 

婚後約翰一直小心翼翼保守這樣的秘密,直到某天妻子發現他藏匿在地下室的女性衣物,兩人坦誠相對,彼此同意無法繼續維持這樣的婚姻關係。

 

30年後,時代終於改變,約翰.珍娜如今已能穿著女裝自由在街上行走,對她的朋友來說,「約翰.珍娜」就是「珍娜」,但在公開場合,她堅持使用全名,以強調她與其他挪威的跨性別人士仍持續面臨歧視。

 

雖然可以改變法定姓名,但卻無法改變法定性別,除非先在奧斯陸大學醫院(Oslo University Hospital)進行強制性的「變性手術」——一項源自1970年代的粗糙措施,包括移除你的生殖器官,並因此無法生育,以及承認自己因某種精神疾病所苦的精神診斷,而約翰.珍娜拒絕經歷這個過程。

 

這表示她所有的官方文件仍然將她視為「先生」或「男性」,雖然她在2010年即以跨性別者的身分公開出櫃,但當她需要出示身分證件,例如入住旅館或到圖書館借書時,她的跨性別身分常常被指指點點。除了歧視與騷擾,約翰.珍娜也可能在尋求適當的醫療照護時遇到困難。

 

幫助約翰.珍娜實現她想要的、沒有歧視的生活,請敦促挪威政府修法,讓她可以更改她的法定性別,而免於強制性的醫學治療。寫信給挪威的健康部,呼籲政府確保法律允許約翰.珍娜跟所有挪威的跨性別者不需要經過強制性的醫學治療,就可以更改他/她們的法定性別。

 

我們將寄送連署訊息至以下地址,給挪威健康照護部部長Bent Høie

 

Bent Høie

Minister of Health and Care Services

P.O. Box 8011 Dep
0030 Oslo
Norway

 

部長閣下您好,

 

我寫這封信給您是為了John Jeanette Solstad Remø,她希望能夠更換自己的法定性別,因為挪威目前仍要求跨性別者必須拿到醫院的精神診斷,且進行變性手術,才能真正更換證件上的性別身分。這不但違反了John Jeanette Solstad Remø在健康、隱私方面的權益,也迫使她歷經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待遇。

 

雖然貴國政府已保證將修改法律,但至今仍未有任何進展,請確保這並非空頭承諾,且將讓挪威跨性別者享有基本人權。

 

我在此呼籲您:

  • 允許John Jeanette Solstad Remø更改她的法定性別,包括在任何官方核發的證件上。
  • 提出具體法案,讓跨性別者能在一定期限內,透過公開透明的程序,取得與自身認同一致的法定性別。
  • 廢除任何摘除生殖器官或其他醫學檢定方面的強制要求,使跨性別者無須在更換法定性別時歷經這些痛苦。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