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給了強暴我的人:修法保護馬格里布地區性暴力倖存者(已截止!)

Submissions for this form are closed.

摩洛哥行動者呼籲世界各地的政府保障性與生殖權利© Amnesty International

 

當16歲的愛蜜納(Amina Filali)被迫嫁給性侵她的男人時,她只能靠自殺尋求解脫。2012年3月,她吞食老鼠藥自殺。她的死在摩洛哥激起了廣大的反抗聲浪,凸顯了當地法律可以用來掩飾性侵罪行的荒謬。法律不但無法保護愛蜜納,反而讓她再次受害。

 

連署目標:修法

聲援對象:像愛蜜納一樣的女孩

鎖定地區:北非馬格里布地區(含阿爾及利亞、摩洛哥、西撒哈拉與突尼西亞)

連署期間:2014年五月至八月

層級類別:全球倡議

 

背景介紹

 

2014年1月22日,摩洛哥議會投票一致通過認為應該修改刑法第475條,原先這條法律允許性侵犯和18歲以下的受害者結婚,以免於遭到起訴。此次修法是源於兩年前一位名叫Amina Filali的16歲少女(我們叫他愛蜜納),她因為被強迫嫁給一名曾經性侵她的男性而選擇自殺。即使這項投票修法的結果對愛蜜納來說已經太遲了,但第475條的修訂案對摩洛哥和西撒哈拉女性權利來說仍是重要的一步,對這個地區的女性權益倡議者與國際特赦組織來說,這也是一大勝利,我們透過不斷遊說而成功修訂了歧視法案。

 

然而在阿爾及利亞及突尼西亞卻還有相似的條款存在,阿爾及利亞刑法第326條和突尼西亞刑法第227條同樣規定若被害者為18歲以下,性侵犯能藉由與該女子結婚而免除刑罰。在摩洛哥的刑法中,罰則的嚴重程度仍然是依據受害者是否為處女而定。事實上,這些法條的原則的根本是非常嚴重的謬誤,將榮譽與羞恥視為最重要的一件事,而根本未能真正關心性暴力受害者的需要。

 

我們認為現在是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及突尼西亞政府終結這些針對遭到性暴力婦女及女孩種種歧視的時候了,我們也認為應該立即確保她們在法律、社會和醫療方面的需求皆受到回應。舉例來說,這些國家對性侵的定義必須符合國際法的標準,也不應該狹隘的限定陰莖插入陰道一項。

 

針對女性遭受性別暴力的調查必須基於對受害者的尊重,調查人員中必須包括女性,而且都需要接受過處理性別暴力的專業訓練,並且確保這些人能夠全程參與其中。這類的調查也應該涵蓋針對政府官員進行反歧視和女性權利的有效訓練,並提供足夠的資源,也應包括嚴格的執行與監控。檢察官必須要勤查性暴力和性騷擾的案件,並起訴犯罪人士。

 

我們發現這三個國家對於強制性交的定義遠低於國際標準,也僅限於男性與女性發生性行為時是否違反女性當事人的意願。婚內強暴不被認定為違法,但婚外性關係和同性性關係則為非法;假使性侵害倖存者的說法不被採信,這樣的條款反而可能使受害者怯於提出投訴,害怕自己反遭起訴。在其中一件引發突尼西亞人民怒火的案件中,一名27歲的女性Meriem Ben Mohamed(化名:美利安),指稱她曾於2012年9月在突尼斯遭到兩名警察性侵,當她向當局舉發時,案件非但沒有受到調查,她自己反而被控猥褻。

 

在這三個國家中,強制性交的定義包含了刑法中屬於「善良風俗」的部分(decency offence),因此只將之視為一個道德議題,而非違反受害者的身體自主與完整性的罪刑。

 

此外,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西撒哈拉試圖或實際上進行人工流產都是違法的,除非媽媽的健康狀況處於危急狀況,因此法律禁止遭強暴或遭近親性侵通姦的受害者進行人工流產。根據突尼西亞刑法第214條,懷孕的頭三個月可以進行必要性的人工流產,然而女性權利的倡議者卻指出某些官方人士企圖以道德觀點或基於對反人工流產團體的恐懼,限制人工流產取得管道,增加婦女進行人工流產手術的困難度。

 

這三個國家必須訂定一套針對婦女與女孩遭受暴力的完善法律,並與女性權益相關組織共同協商,因為這些團體在對抗性別暴力方面具有豐富經驗及專業能力。

 

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西撒哈拉與突尼西亞,修訂歧視條款僅是希望終止社會、文化和宗教上長期以來透過父權不斷深化的那些對於婦女與女孩歧視的第一步,確保她們免於性暴力。國際特赦組織也致力於確保遭受性暴力的倖存者能有取得完善健康服務及心理支持的管道,使女性向執法人員回報性暴力成為一件可行的事,並且希望執法人員、法官及檢察官都能受到訓練,一同對抗並減少性別暴力。

 

 行動總覽

 

在馬格里布地區(阿爾及利亞、摩洛哥、西撒哈拉及突尼西亞),關於強制性交的法規強調道德更勝於受害者身心的完整。在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摩洛哥最近才廢除),這種充滿歧視的條款允許性侵犯只要與18歲以下的受害者結婚,就能免於被起訴。

 

當16歲的愛蜜納(Amina Filali)被迫嫁給性侵她的男人時,她只能靠自殺尋求解脫。2012年3月,她吞食老鼠藥自殺。她的死在摩洛哥激起了廣大的反抗聲浪,凸顯了當地法律可以用來掩飾性侵罪行的荒謬。法律不但無法保護愛蜜納,反而讓她再次受害。

 

摩洛哥政府在2014年1月廢除此項歧視的條款,但是悲劇卻沒有停止發生。摩洛哥的法律──還有阿爾及利亞和突尼西亞的法律──都無法保障婦女、女孩,使其免於性別暴力的侵害。這些法條更無法在暴力發生時,為受害者提供有效的補救方式。

 

「我的身體‧我的權利」倡議運動呼籲馬格里布區全面改革所有充滿歧視的法律條款,包括允許性侵犯與受害者結婚以免於刑責,以及其他歧視性的法規,並應採用相關法律措施保護性暴力倖存者。我們也呼籲為性暴力倖存者提供更多的醫療服務與司法救濟管道。

 

重要訊息

 

  • 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西撒哈拉及突尼西亞等地,法律無法充分保護性暴力倖存者,反而更加深倖存者的污名及傷害。
  • 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突尼西亞當局皆有義務防止性暴力、保護倖存者,並且確保符合受害者需求、具備一定敏感度的救助管道確實存在。
  • 上述三個國家的當務之急就是進行全面的法律改革,並與女性權益團體共同協商,以正視針對婦女、女孩的性暴力議題。
  • 國際特赦組織的「我的身體‧我的權利」運動呼籲上述三國政府應處理並根除這些充滿歧視,且違反國際認知的性與生殖權利的法條、政策及實行方式。

 

行動策略

 

這項行動是「我的身體‧我的權利」倡議運動的一部分,隨後將展開未來三個月於馬格里布三個國家的行動計畫。此將為2015年子區域計畫的發起及全球響應行動鋪路。

 

我們的策略是把握利用摩洛哥議會第475條修訂案的機會,進而向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突尼西亞當局施壓,提倡全面性的司法改革。此行動也包含來自三個國家性暴力倖存者所集結的團體。

 

目標

  1. 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西撒哈拉及突尼西亞,所有歧視性暴力倖存者的法律條款,皆應予以修訂,並且確保性暴力倖存者得到充分的保護。
  2. 提供性暴力倖存者全面的醫療服務以及司法救濟管道,包括賠償金。
  3. 透過團體行動、外展活動與針對執法人員與法官的性別敏感度訓練,正面挑戰對於性暴力倖存者的偏見。

 

付諸行動、立即連署

 

這是一項針對馬格里布這個子區域的運動,範圍包含阿爾及利亞、摩洛哥、西撒哈拉及突尼西亞等地。請您填寫線上連署,向三個國家政府同時提出訴求。每一份簽署都將被送至以下的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及突尼西亞訴求對象,因此會被分享三次。

 

連署內容如下:

致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及突尼西亞政府,

 

在阿爾及利亞和突尼西亞,性侵犯可以藉由與青少女受害者結婚,而逃過刑罰。雖然在摩洛哥及西撒哈拉這樣的條款已被廢除,然而,當地法律還是無法充分保護性暴力倖存者。

 

在此呼籲您以下述方式,終結對性暴力倖存者的歧視:

 

修訂具有傷害性且充滿歧視的法條,包括:

  • 廢除阿爾及利亞刑法第326條,以及突尼西亞刑法第227條之二。
  • 廢除摩洛哥刑法第488條,並且不再以性暴力倖存者是否為處女來判定加害者刑罰之輕重。
  • 修訂強制性交的定義,以符合國際法性別中立的主張,且不應再視肢體暴力為必要條件並要求提供肢體暴力的證明。                    
  • 通過具體且全面性的法律以面對性別暴力。
  • 必須將婚內強暴認定為特定的刑事犯罪。
  • 將未婚成年人雙方合意的性關係與同性性關係除罪化,因為性暴力倖存者有可能因此害怕被起訴而不願投訴。

確保下列事項之責任歸屬及支援單位:

  • 確立有效的法律救濟,使其具備一定敏感度,得以因應性暴力倖存者的需求。
  • 訓練警察、法官、律師及醫療照護人員,以具備敏感度、保密且不歧視的方式回應性暴力倖存者。
  • 提供有效的社會及醫療服務,包含緊急避孕和其他安全且合法的人工流產管道。

 

訴求對象

Prime Minister of Algeria 阿爾及利亞總理 

Abdelmalek Sellal自4月17日總統大選後被任命為總理。

 

Address:

Palais du Gouvernement

18 Rue Docteur Saadane

Algiers

Algeria

 

Prime Minister of Morocco 摩洛哥總理 

Abdelilah Benkirane 是政府首領,並且是摩洛哥議會最大政黨──正義與進步黨the 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 (PJD)的領袖。

 

Address:

Department of the Prime Minister

The Royal Palace, Touarga

Rabat,

Morocco

 

突尼西亞將在2014年尾聲進行立法選舉,全國選民大會無法在選舉結束前通過或修訂法律。因此,我們將向法務部及婦女與家庭國務卿提出訴求,因為他們在針對女性暴力新提議的法律草案制定中,扮演極關鍵之角色。

 

Minister of Justice, Human Rights and Transitional Justice,

Hafedh Ben Salah

正義、人權、轉型正義部門

Ministry of Justice, Human Rights and Transitional Justice

31, Boulevard Bab Bnet

1019 Tunis

Tunisia

 

Secretary of State for Women and Family

婦女家庭官方秘書處

Neila Chaabane

Ministry of Women and Family Affairs

Avenue Med Ali Akid, Cite El Khadhra,

1003 Tunis

Tunisia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