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5全球人權狀況概述

 

「我居住的大馬士革雅爾矛克難民營(Yarmouk)在政府軍隊和武裝團體的衝突之下,已經如蜂窩般殘破不堪,戰火真的太頻繁了,雅爾矛克已經成為其他地區難民暫時的棲身之地。我身為媒體行道者,也在人道救援組織工作,但是那些蒙面的男人對待人道工作者和武裝反叛份子沒有什麼不同,越來越多的朋友被逮捕後,我躲了起來。」

 

我收拾好行囊,告訴自己離開的時候到了,但是我能逃到哪裡呢?來自敘利亞的巴勒斯坦難民,一定要有簽證才能獲准進入其他國家。我想黎巴嫩或許是最簡單的選項,但是我曾經聽說巴勒斯坦難民在黎巴嫩不但飽受種族歧視,許多權利也被剝奪。

 

—阿邁德(Ahmed),來自敘利亞的巴勒斯坦難民,他穿越了埃及、土耳其及一片通往義大利的危險海域,終於逃到歐洲。

 

對於那些試圖捍衛人權的人、以及那些身陷戰地苦難的人來說,今年是充滿災難的一年。

 

各地政府皆一再強調保護平民的重要性,但是全球各地的政治人物卻未能保護那些最需要援助的人們,讓一切淪為口惠不實的空談。國際特赦組織認為此現象可以改變、也終將改變。

 

規範武裝衝突行為的《國際人道法》中明確規定「不得針對平民發動攻擊」;而區分平民和戰鬥人員的原則,對於身陷戰爭中的人們,更是基本的保護措施。

 

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中,首當其衝的總是平民。在盧安達大屠殺20週年的這一年,政治人物再三地踐踏保護平民的規定,或是對於其他人違反規定而造成平民死傷的行為視若無睹。

 

在敘利亞陷入危機之初,無數的生命受犧牲,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卻多次對此束手無策,直至2014年仍無法解決。過去四年內,超過20萬人死於戰火——絕大多數是平民,且多是死於政府軍隊的攻擊。大約400萬來自敘利亞的人成為流落至他國的難民,而在敘利亞境內則有超過760萬人流離失所。

 

敘利亞的危機和鄰國伊拉克息息相關,在敘利亞犯下戰爭罪的武裝團體伊斯蘭國(IS,前身為ISIS),也曾在伊拉克北部進行綁架、行刑式殺人及大規模的種族淨化。無獨有偶,伊拉克的什葉派民兵在伊拉克政府的暗中協助下,綁架並殺害了許多遜尼派的平民。

 

以色列軍隊於7月襲擊加薩走廊,造成2,000名巴勒斯坦人喪生,其中至少1,500名是平民。再一次的,平民仍佔了死亡人數的多數。國際特赦組織在詳盡的分析中指出,該手段不但展現出對人命冷酷無情的漠視,更涉及戰爭罪。哈瑪斯亦犯下無差別飛彈攻擊的戰爭罪,並造成6名以色列人喪命。

 

而在奈及利亞北部,政府軍隊與武裝團體博科聖地的衝突躍上國際新聞頭版,博科聖地綁架Chibok鎮276位女學生的事件引起世界的關注,但這只是他們擢髮難數的罪行的其中一項。奈及利亞維安部隊及其合作夥伴的駭人罪行則較少受到注意,國際特赦組織於8月公佈的影片中揭露了他們的部分暴行,他們對於據信是博科聖地的成員及支持者施暴,而被殺害者的遺體則遭棄置在大型亂葬崗裡。

 

在中非共和國,儘管有國際軍隊的介入, 宗教派系的暴力衝突仍造成超過5,000人死亡,平民再次佔了死亡者的多數。然而,這些虐待、性侵、與大規模屠殺的暴行,並未引起世界的關注。

 

而在全球最新建立的國家南蘇丹,內戰造成數以萬計的平民喪生,超過200萬人逃離家園。政府軍隊及反叛軍雙方都犯下戰爭罪與反人道罪。

 

針對159個國家人權狀況的最新年度報告顯示,上述事件不過是冰山一角,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對於這樣的情況我們無能為力、也無法改變,因為戰爭總是以犧牲平民為代價。

 

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對抗針對平民的侵犯行為,並且將負有責任者繩之以法,這些都是必要的,目前約有40個國家支持一項提案,提議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在針對集體屠殺、戰爭罪、反人道罪等情況採取行動時,應採自發性避免使用否決權的行為準則。國際特赦組織期待此提案的通過,從而踏出顯著而實際的一步以保護平民。

 

那會是重要的第一步,也將拯救無數生命。

 

然而,並非僅有阻止大規模的暴行一事未竟其功,數百萬人逃離已被戰火吞噬的家園,對於這些難民的直接援助也被否決了。

 

那些最熱衷大肆批評他國失敗的政府,自己卻不情願提供難民必要的金錢援助並協助重新安置。直至2014年底,只有不到2%的敘利亞難民重新安頓下來,而這數字在2015年應當成長為至少三倍。

 

在此同時,大量的難民及移民孤注一擲地想到達彼岸的歐洲,卻在地中海失去性命;而也因為某些歐盟會員國並未支援搜救,造成了如此令人震驚的死亡人數。


禁止在人口稠密區使用爆炸性武器的國際禁令,是在衝突中可以保護平民的措施之一。在烏克蘭,俄國支持的獨立軍(儘管俄國政府多次無說服力的否認其關聯)與親基輔的軍隊雙方都曾以平民區為攻擊目標,這道禁令很可能可以挽回許多人的性命。

 

保護平民的規則至關重要的一點是,當違反規則時,必須要有真正的問責與審判。因此,國際特赦組織樂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日內瓦通過的決議,其針對斯里蘭卡內戰期間人權侵害與濫權的指控展開國際調查。2009年,在斯里蘭卡內戰的最後幾個月裡,上萬名平民慘遭殺害;而在過去5年裡,國際特赦組織持續爭取、遊說聯合國著手調查此事。沒有這樣的問責機制,我們永遠無法向前邁進。

 

其他地區的人權狀況亦仍須改善。自2006年以來,墨西哥有超過22,000人失蹤,而43名學生於9月被迫失蹤的事件,無疑是雪上加霜。一般相信大部份的失蹤者是遭犯罪集團綁架,然而根據報導其中亦有許多人是被警方及軍方帶走後即下落不明,有時甚至是軍警和犯罪集團勾結所為;而少數被發現的受害者遺體顯示曾經遭受酷刑與虐待的跡象。聯邦政府與州政府皆未能有效調查這些罪行,以確定可能牽涉其中的政府人員,並確保受害者及其家屬享有有效的司法追究手段 。墨國當局除了缺乏回應之外,更試圖掩蓋此一人權危機,免責、貪污以及助長軍事主義化的現象也相當嚴重。

 

2014年,世界各地的政府持續打擊非政府組織與公民社會——在某種程度上,這是變相讚美了公民社會角色的重要性。俄國政府透過令人心生恐懼的「外國代理人法」,加強了對非政府組織的壓制,宛如回到冷戰時期。而在埃及,非政府組織面臨了嚴重的打壓。埃及政府施行穆巴拉克時期的集會結社法規,此舉傳達了不容忍任何異議的強烈訊息。主要的幾個人權組織因畏懼當局的報復,不得不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埃及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時人權報告的撰寫。

 

儘管抗議者面臨了針對性的威脅與暴力,他們一如往常地展現無畏的勇氣。在香港的「雨傘革命」中,數萬名抗議者不顧當局的威嚇,行使他們言論自由與集會自由的基本權,也因此面臨了警方過度且恣意的武力使用。

 

人權組織有時被批評懷抱不切實際的夢想,意圖創造改變。然而,我們必須謹記,非凡的事物是有可能達成的。12月24日,在50個國家的批准門檻於三個月前達成後,國際武器貿易條約(Arms Trade Treaty)正式生效。

 

國際特赦組織與其他團體已為此協定遊說了20年,在這期間,我們屢次被告知這樣的條約是不可能通過的。然而,武器貿易條約現在生效了,並將禁止販售武器給可能用以施暴者。在未來幾年內,若能有效實行,該條約將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2014年是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被採納後的第30年,這是另一個國際特赦組織爭取多年的公約,也是1977年我們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原因之一。

 

30週年紀念一方面是個值得慶祝的時刻,但是另一方面卻也提醒眾人,酷刑在世界各地仍十分普遍。這也是國際特赦組織2014年發起「停止酷刑」運動的原因之一。

 

這則反酷刑的信息,在美國參議院於12月發表一份報告後獲得特別的迴響,該報告顯示,當局預備寬容自2001年911攻擊事件後數年來發生的酷刑。令人吃驚的是,某些該為酷刑犯罪負起責任之人,仍未曾感到一絲羞愧。

 

從華盛頓到大馬士革(敘利亞首都),從阿布賈(奈及利亞首都)到可倫坡(斯里蘭卡首都),政府領導人皆正當化恐怖的侵害人權行為,他們表示這樣的行為維持了國家的「安全」。事實上卻正好相反。我們之所以活在如此危險的世界裡,對人權的侵犯行為正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沒有人權,就沒有所謂的「安全」。

 

在人權受到嚴重侵犯的時期,也或許尤其是在這樣的時期,我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創造顯著改變的可能性。

 

無論加害者是政府或非政府行為者,對抗侵害人權行為的必要性從未如此急迫。我們深切期望,從未來幾年回顧2014年,我們在2014年所經歷的將是最終的低點,是讓我們從谷底奮起進而創造更好的未來的起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